首页 > 互助农业 > 原住民农产品的行销平台——台湾有机大联盟

原住民农产品的行销平台——台湾有机大联盟

台湾有机大联盟是由原住民地区从事有机农业的原住民族人,在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员会的辅助之下所组成的团体。大联盟推行参与式保障体系的概念,并以庄园型的模式发展在地的农产品特色,透过共同产销与公平贸易的精神,来发展原住民族的主体经济。

台湾社团法人原住民族学院促进会秘书长金惠雯女士

台湾社团法人原住民族学院促进会秘书长金惠雯女士

在博览会现场,负责台湾有机大联盟的成员之一——台湾社团法人原住民族学院促进会(以下简称:原促会)秘书长金惠雯女士接受了有机会记者的采访。金女士介绍,在2005年的时候,他们就发现农户有卖不出的农产品了,也是从那时起,他们开始以网络(部落e购)行销的方式来帮助农户卖水果。“最初我们只是帮助卖一些水果,后来发现很多农户也有这方面的需求,再后来我们经过了2-3年的考虑后,终于决定开一个常态性的产销平台(指“圆乡有机生活馆”,于2008年改名为“圆乡部落市集”)。截止目前,原促会在台北地区已有近十家实体店了。在去年的时候,原促会更以“有机大联盟”为名前往德国纽伦堡参展,并将“有机大联盟”的名称延续了下来。

一路走下来,金女士感触颇多,“最令我们感动的是,我们看到了农民在这个过程里面有一些收获,不再是只想着把东西卖出去,而是真正在观念上有了一些转变,也愿意同我们一起面对困难了。”

金女士举例,比如在使用包装和思维方式上:“过去农户为方便自己,习惯采用大包装来包装产品,也不会有回馈顾客的想法。但后来通过原促会的一些课程(行销课、技术课等)、一些沟通,农户慢慢转变了,也逐渐配合我们的工作了。”金女士同时指出,农户过去那样做,产品是很难走出去的。

但随着有机大联盟成员的不断扩充,把关好成员的“准入机制”也显得尤为重要。金女士告诉有机会记者,他们并不会设定一个过为严苛的准入机制,如果农户认同他们的理念,并愿意践行下去,大联盟就欢迎他们加入。对于那些曾经使用化学合成的农药、肥料种植农作物的农户,如果他们想转变为有机农户,大联盟同样是欢迎的。

有机大联盟现场

有机大联盟现场

谈到种子,记者发现在有机大联盟中有很多农户是会保留老种子来种植作物的。农户不愿意丢掉老人留下的食物,因为他们认为这些食物本来就是上天分配给大家的。

“我们鼓励大家使用老种子,不过也是这几年才开始的。许多农户还会采用自然农法或有机的方式种植作物,在种植中还会加入一些微生物菌。”金女士说。

在交谈的过程中,一位来自大联盟的成员黄福胜先生也加入了进来。他是位排湾族原住民,来自台湾台坂,是在一次参观活动中受到农户的影响加入到大联盟中来的。“我想把部落中一些原生种的作物传下去,比如红米、小米等,并把有机的观念留在部落中。”黄先生说,自己之前从未种过地,但种后发现非常有成就感,还可以把自己种出的食物送去给朋友,并且接触土地后,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相较从前都有所改善,所以他愿意坚持下来。

大联盟中不乏故事,金女士在第一天的研讨会现场上就曾分享了一个“尤爷爷的橄榄”的故事。尤爷爷的家族肠胃都不好,后来尤爷爷听说吃橄榄可以改善肠胃,于是尤爷爷与家人合力种植了一大片的橄榄树。27年过去了,尤爷爷坚持不喷洒农药、化肥,不砍伐,有时身体允许,他还会在山上过夜,和橄榄树说说话,有时遇到台风过境,尤爷爷也会不顾家人的阻拦,坚持徒步到离家5公里的橄榄园中看一看,深怕它们受波及。不过遗憾的是,尤爷爷怕坐飞机,所以这次没能到场,黄福胜先生说。

在现场,有的成员在忙着张罗生意,有的成员则愿意和前来的观众安静地交谈。有机大联盟就像一个大家庭,集结了诸多不同性格的原住民。不过对于目前的发展,大联盟还存在着颇多挑战。金女士告诉记者,“我们目前主要还是以蔬菜水果的销售为主,目前种类不是很丰富,我们希望未来能够连结更多的农民以提供给消费者更为丰富的产品。”再有,大联盟如何保证产品来源的稳定性、如何发展长购客户、如何更好地进行理念推广都是其目前所需面对的。

文章来源:有机会

记者:兆红

图片来源:纽伦堡国际博览集团提供

有机会记者兆红
世界万物美好又漂亮,所有的生物伟大又渺小。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