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有机茶农故事,那群快乐的坚守人

有机茶农故事,那群快乐的坚守人

故事一:微笑茶农,在人生的转角遇见幸福

摘要: 为了解决茶园病虫害、生长与用药的问题,同时又能快速了解茶产业的动向与趋势,国仓大哥与美合姐报名了农民学院一系列的训练课程如:施肥原理及堆肥制作技术班与茶叶进阶选修班,开始利用生物防治与减药农法来提高茶园的产量,而茶园目前也通过了中兴大学、茶改场与药毒所等多家检验机构的农药残留检验。

微笑茶农:在人生的转角遇见幸福

在南投县仁爱乡的山上,有着一对笑容亲切的种茶夫妇,他们是黄国仓与陈美合。原本国仓大哥经营防盗监视设备,但因近年来市场逐年萎缩、竞争激烈,年纪也逐渐增长,于是夫妇俩逐渐萌生转行从事农业的念头;由于身边的亲朋好友多数种茶,加上看好茶产业的前景,于是在96年夫妇俩正式转行当茶农,种植软枝乌龙茶。

茶园位于南投较高海拔山区,不仅周遭无污染,风景也很美丽

茶园位于南投较高海拔山区,不仅周遭无污染,风景也很美丽

一开始以为种茶很简单,只要努力照顾好茶树就会有不错的收获,却没想到病害、虫害、气候的变换与施肥的时间、方式都会影响茶园的产量与茶叶的品质。国仓大哥与美合姐环顾邻近茶园,发现多数茶园为了提高产量,大量使用农药与化肥,这也让他们十分胆颤心惊。为了解决茶园病虫害、生长与用药的问题,同时又能快速了解茶产业的动向与趋势,国仓大哥与美合姐报名了农民学院一系列的训练课程如:施肥原理及堆肥制作技术班与茶叶进阶选修班,开始利用生物防治与减药农法来提高茶园的产量,而茶园目前也通过了中兴大学、茶改场与药毒所等多家检验机构的农药残留检验。

采用生物防治预防虫害

采用生物防治预防虫害

小叶绿蝉正在叮咬叶片

小叶绿蝉正在叮咬叶片

茶园生意盎然,凤蝶穿梭于茶树中采蜜

茶园生意盎然,凤蝶穿梭于茶树中采蜜

由于国仓大哥与美合姐算是中途转行,茶叶品质顾好了,却不知道应该要卖给谁,起初多交由茶行与盘商收购,但茶行与盘商的收购价格较一般价格差,后来经由农民学院网的介绍,国仓大哥与美合姐开始至农民市集展售,透过市集的推广、开放品茗也与民众分享自家茶园与传统农法不同的栽培方式,一步一脚印地慢慢培养起一群支持他们的顾客,除了至市集购买他们的茶叶外,还会透过电话宅配购买。而国仓大哥与美合姐也朝著成立自己的茶叶品牌,让更多人能分享到他们用心栽培出来的好茶。

高山茶茶汤清澈,茶香味清新

国仓大哥与美合姐表示,虽然中年转业当农夫的过程是辛苦的,但是他们勇敢地将梦想逐步实现,对他们来说,农民学院正是引领他们实现梦想的阶梯,国仓大哥和美合姐想跟大家分享,只要决心从农,起步永远不嫌晚!

 故事二:从拔草看农夫

本文摘要: 我陪黄大嫂一行一行除茶树杂草,大嫂弯腰跪地前行,整个人几乎埋进树丛底。她说她每天从早到晚跪地,感谢土地,亲吻土地,农民的膝盖都磨坏了,这不是最实实在在的爱护土地吗?我无言,他们确实已经以现阶段能做的最大努力,珍惜生养他们的大地之母。

从拔草看农夫

吟轩(地名)摆摊的农产品种类繁多,黄明傼大哥泡茶请我们闲聊茶叙,黄大嫂则手艺高强,随季节做出各式农产加工品,茶梅、高山油菊、洛神花、手工黑糖、姜母糖、苦茶油、无硫金针酱菜等等,每样加工品的原材料都自家种植。身为严苛的有机消费者,我自然要问清楚,“所有农作物是否皆有机种植?”黄大哥的回答常让我感觉困惑,似乎集结了惯行、有机和自然农法,这是怎么回事?……趁这次农忙,我用力与黄家夫妻深入此主题,想搞懂农民的心。

第一次来吟轩,采收有机油菊。天候不佳,大伙穿着雨衣在雨中采菊花。那盛开菊花的香,脸上手里沾染菊花油,参与这农事实在太幸运了。

第二次来吟轩,正逢春茶采收前,黄家夫妇以人工除草,也让我参一脚。一般惯行茶园施以化学除草剂(乍看很像被火烧过的干枯草坪,在花东纵谷很常见),不需花人力除草。黄大哥大嫂说因为化学除草剂伤害土地,宁愿日晒雨淋以刀和手除草,让草肥滋润土壤(即草生栽培)。那他惯行在哪呢?在于每年一次的化肥,每季一次的低度喷药防病虫害。

对上次在低度用药茶园的除草经验,特有感触~草虽然生长旺盛,泥土虽然松软,但没闻到草香,没感到泥土芬芳,土地里没有会动的生物(没有虫虫、蜗牛),总感觉少了什么,有种失落感。

以我对黄家夫妻的认识,我完全不怀疑他们施用药量和次数,绝对远低于一般惯行农民,不用担心农药残留问题。但真心支持有机如我,总不停问,’不用药不是更好吗?”原来,黄大哥两年前已划出一小块地,转以自然农法种茶(不用药不施肥),产量低所以价格高(我舍不得买,但试喝真是极品),他配合十几年的主力经销商无法代理高价位的有机茶(即销售通路尚未建立)。

为了预备下周采夏茶,黄大哥大嫂必须整顿和茶树长一样高的杂草,他们在雨中已经工作三星期。前来凑热闹帮忙拔草的我,今天才进入第三天。两夫妇分工合作,把茂盛杂草丛割掉,转作绿肥。黄大哥背十几公斤重的割草机,割短一排排茶树间的高大草丛,清出让采茶人走路的通道;我则和黄大嫂一组,拔除茶树上和树丛下杂草,方便采茶人摘茶叶。

大嫂说,“这季因为雨没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喷药(雨中用药,不仅没驱虫药效,农药会直接流入土壤伤害土地,两夫妻舍不得)。虫把茶叶咬得伤痕累累,下周采茶产量注定很低,也不知道主力经销商愿不愿意收茶?”她神情没有半点无奈,乐观的他们看老天赏饭,若茶叶不美就留着自己喝。

我陪黄大嫂一行一行除茶树杂草,大嫂弯腰跪地前行,整个人几乎埋进树丛底。她说她每天从早到晚跪地,感谢土地,亲吻土地,农民的膝盖都磨坏了,这不是最实实在在的爱护土地吗?我无言,他们确实已经以现阶段能做的最大努力,珍惜生养他们的大地之母。

雨势时大时小,身体闷在雨衣里虽然不太舒适,但和大嫂边农作边聊农民八卦,听花莲好事集幕后感人故事,倒也不觉得拔草太辛苦。

也许山上湿气和寒气较重,到今天上午,我开始鼻水流不停,大嫂叫我先回去休息。我用卫生纸塞住两个鼻孔,继续农事。大嫂问我,“会不会觉得自己很笨,没有薪水却来帮农民拔草?”都市人如我,该怎么向农夫解释,我们在山林云海间亲近土地所得到的快乐,心灵被滋润的欣喜,往往回家后还开心很久。也难怪都市人流行付费体验农家乐,这让一辈子蹲在田里的农民觉得很奇怪……

没吃有机以前,喜欢下厨的我都上传统市场买菜,一大把菜十块十五块,超便宜。我一个人吃不完,常任凭菜在冰箱烂掉,反正便宜,再买就有。开始吃有机后,因为有机食材贵的惊人(惯行食材秤斤卖,有机蔬果、无毒鸡猪虾则以公克计价),我变得非常珍惜食物,几乎不外食,一定要把冰箱里昂贵的菜肉水果煮完吃完。

近距离亲近农夫朋友,他们的乐天单纯,他们不畏恶劣天候捍卫土地的坚持,有机食材的珍贵不再只是自己掏出的钞票,更因农夫的汗水与真情真意。

想告诉你们这次和上次除草的心得差异~这次茶树叶确实有点丑,但杂草终于散发香气,而且上次拔草脸上残留的怪味不见了。

看人要看心,很高兴认识真诚对人与土地的你们。祝你们采茶制茶顺利!

文章来源:上下游新闻&市集

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15685/

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9343/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