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都市农场能在深圳走多远

都市农场能在深圳走多远

“最近天气好转,会员很快就可享用到叶菜了。”深圳的4月阴雨连连,会员杨女士那段时间经常收到深圳一家有机菜园的道歉短信。杨女士管菜园叫都市农场,但在经营者的表述里,自己是“社区支持农业CSA”(Community Support Agriculture)。

CSA概念最早起源于瑞士,得到发展却在日本。1965年,日本的一些家庭主妇开始关注农药对食物的污染,她们发现加工和进口食品越来越多,本地农产品却越来越少。她们便与有机食品的生产者达成了一个供需协议Teikei(Teikei是有共识或一起合作的意思)。这一理念后来传播到北美和欧洲,并逐渐发展成为了当下非常流行的CSA模式。在CSA的概念里,农户和消费者的关系是互信和友好的。农户承诺在具有生态安全的农业系统中生产能带来健康的食物,消费者也要承担生产耕作的风险,比如可能遇到的自然灾害等。

随着深圳市民对食品安全卫生的要求越来越高,深圳的CSA也随之起航。通过入会等方式,有一定经济基础的深圳市民可享受到特供蔬菜,而菜园向会员承诺,在种植过程中不使用化学类农药、肥料、生长激素、保鲜剂、除草剂,坚持生态种植。

但是,它会长大吗?各种成本高涨的今日,深圳CSA的成长之问始终没有消除。

艾维塔CSA菜园工作人员现场进行土壤PH测试,其土壤PH值介于7和8之间。-深圳商报记者-郑健阳-摄

艾维塔CSA菜园工作人员现场进行土壤PH测试,其土壤PH值介于7和8之间。-深圳商报记者-郑健阳-摄

定位:无添加、有菜味

每天早上,家住蛇口的何铮就得驱车一个多小时前往深圳东边的大鹏,他的艾维塔CSA菜园就位于大鹏东山寺附近。作为深圳首家大型社区支持农业项目,占地600亩、已种植蔬菜200亩的艾维塔承载着何铮的都市农夫梦想。

“现在,让市民能吃上一口有菜味的健康蔬菜已经成为奢侈的事情,所以我想坚持CSA的原则,食在当季食在当地,在深圳建一个CSA的菜园,给有需要的市民特供无添加、有菜味的蔬菜。”5月8日,何铮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2011年,原本做水果电商的何铮开始投身CSA菜园事业中,成立艾维塔CSA菜园,对外招募消费者份额成员,所有成员预付份额费用,并与菜园共同承担风险,农场根据当地应季产出定期给配送份额成员配送蔬菜产出,劳动份额成员则因为自己的劳动投入而收获健康的蔬菜,由此形成农场参与式保障系统。

从找地到种植,何铮始终坚持“生态种植”的理念。“据了解,深圳现有耕地约4.7万亩,其中基本农田为3万亩,原特区内外均有分布,存在地块小、布局散、不便于规模经营、且易受到污染等问题,我们当时找了深圳很多地,最后终于找到这块没有种植过的新地,附近的水源没有受到污染,它从来没有被施过化肥,但也因此而土壤贫瘠,我们使用农家肥、草木灰来为土壤追肥。”何铮说,“菜园施用有机肥料,不使用化学除草剂,化学类生长激素,菜园采用物理和生物相结合防虫技术防虫、治虫,保持生态稳定。”何铮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承诺。说话间,何铮拔出地底的胡萝卜,在水龙头下冲洗掉泥沙后,直接啃上了,“很多小孩来到菜园,就是这么吃萝卜的。”在菜园中,黏虫板随处可见,“在芹菜的旁边种上苦瓜,菜虫喜欢吃芹菜但又讨厌苦瓜的味道,这就有了驱虫效果,这就是生态杀虫环境。”何铮向记者介绍菜园的杀虫妙招之一。

“所有的蔬菜都遵循着其种植规律,什么季节种什么蔬菜。”何铮说。何铮坚持的生态种植受到一些深圳市民的认可,菜园发展一年多,依靠着口口相传,固定会员已经超过500人,目前已是小有名气的农耕文化体验中心,先后接待过小学、幼儿园、企事业单位过百家。

成本:产量低、生长周期长

艾维塔现行“会员预付制”,主要的套餐有两种,6斤装的季度蔬菜套餐1680元(26次),年度是5680元(104次),9斤装的季度蔬菜套餐2280元(26次),年度是7680元(104次),为了尽可能保证会员吃上新鲜蔬菜,目前每周配送两次,折合每斤蔬菜要价8~10元,有市民亲自到菜园采摘蔬菜,每斤蔬菜按10元计算。

在蔬菜定价上,何铮采取谨慎的态度,何铮介绍说:“很多CSA农场的定价吓跑了市民,所以我不想完全按照种植成本去定价,而是根据市场价格进行定价,尽量让价格更合理。目前,该价格是经过市场考察而来的,虽价格比普通蔬菜高,但比市场上的有机无公害蔬菜便宜。我们进行免费配送到家服务,蔬菜的定价差不多比超市价格上涨了10%。”记者随后走访了深圳几家超市,有着有机标示的蔬菜平均每斤价格为10元,有机蔬菜的专柜始终未能出现市民聚集购买的现象。在普通的菜市场,以生菜为例,每斤生菜的价格在3元左右。

在今年3月举行的第三届中国CSA交流会上,来自山东的CSA农场负责人曾撰文表示,在CSA圈子里,大家对价格都“非常敏感,不太想触及到”。许多CSA都遭遇到成本控制问题,陷入了“不被信任——销售不畅——成本升高——价格升高——销售不畅”的恶性循环中。根据CSA理念,蔬菜从田地直接到餐桌,不用经过中间环节,按照一般成本计算,其价格应该会有所降低,为何CSA农场农产品价格会将近10元/斤?

何铮告诉记者,根据菜园农民的估算,每斤农产品的纯种植成本为5.5元/斤,远高于普通蔬果。“原因有四点:第一,在没有使用任何催生剂、化肥农药的情况下,农作物的产量较常规种植少;第二,种植时间成本高,叶菜的生产周期需要40天,但如果有了化肥等帮助,生长时间只要20天;第三,人工成本较高,农产品人工成本占到50%,物流成本为25%,如果使用除草剂,一位工人一天就能除草10亩地,但人工除草,一人一天能除一分地就不错了;第四,产销不完全对称,按照目前菜园的规模计算,每2.5亩地的产出可供20个会员家庭,200多亩地的产出就能满足1600多个会员家庭,如今超过500个会员家庭的规模还无法满负荷生产。”何铮笑言:“除此之外,我们还承担着看天吃饭的成本,大风、大雨都会对产量产生很大影响。”

CSA的成本还有另一种算法。 清华大学博士后石嫣曾赴美研究CSA模式,归国后在北京创办了小毛驴市民农园。石嫣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提到:“目前大家只把眼光聚焦在经济成本上,有机农业看似成本高,但如果将后端处理成本也计入其中,其成本并没有比普通蔬菜高,后端处理是指农药残留、土壤重新建设等方面的处理,而有机农业在此花费的成本较低。”石嫣告诉记者,他们曾做过一个CSA综合性消费者调查,结果显示,消费者最关注的仍是食品安全问题

前景:谨慎地乐观

石嫣告诉记者,目前,中国的农业仍处于弱势,有机肥、种子、生物性农药的市场较混乱,针对小农户的相关政策也不完善,CSA是在中国整体农业弱势的情况下发展开来的。

对于未来的发展,石嫣直言“CSA的发展没办法着急的。”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经过了30多年才将CSA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在中国,CSA社区支持农业只有七八年历史。但她对CSA在中国的长期发展还是很乐观,从长期的宏观环境看,中国需要除了大型超市以外的替代性市场,“CSA就是最好的替代性市场。”

在成本因素更为明显的深圳,何铮告诉记者:“艾维塔CSA菜园正朝好的方向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触信任这种模式,对于CSA的未来,我抱谨慎乐观的态度。但刚开始做CSA农场,规模一定不能太大,因地制宜种植农作物,信息要透明公开。”除了和消费者建立信任纽带,何铮也有扩展经营渠道,比如现场采摘、礼品馈赠等都能给菜园带来一半的盈利。

艾维塔的蔬菜

当下:与消费者建立信任纽带

前段时间,家住西丽的李芸从龙岗一家CSA农场购得几只走地鸡。禽流感信息一传开,一家三口针对走地鸡的处置出现分歧。李芸的丈夫罗先生坚持要扔掉这几只走地鸡,原因是走地鸡是农户自己饲养的,没有经过统一严格的质量检测,这潜藏着各种安全风险。

罗先生的担心反映出CSA发展的关键问题——信任。在今年的深圳市两会上,人大代表白宏在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后发现,CSA模式缺少政府的支持和对市民的正确引导,缺乏来自政府相关部门从健康、信任度方面给予客观的评价。这造成菜园和市民需要更长时间建立信用纽带,加上生态种植成本相对略高,所以目前的CSA菜园普遍处于亏损经营的状态。

“有机认证”被视作是建立信任的重要一环。事实上,除了尚品农庄等少数菜园获得有机认证之外,大多数CSA菜园并没有行政层面的认证。据统计,截至2011年年底,全国获得有机认证的企业共有7728家。中绿华夏有机食品认证中心常务副主任李显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CSA农场农户进行国家有机认证的极少。有CSA农场主曾经咨询过认证机构,“50亩土地,一年的认证费要15~20万元,这钱我们贴不起。”北京翡翠湾农场负责人孙德伟曾如此表示。何铮也坦言,“有机认证”是针对每一种类的蔬菜进行收费,菜园进行多样化种植,如果全部进行有机认证,那每年几十万的认证费用确实负担不来。

CSA农场主们正在寻找第三方认证以外的认证方法,即通过信息的透明、消费者参与监督的方式来获得信任。何铮介绍说,艾维塔CSA菜园24小时开放,随时欢迎会员前来参观监督。5月8日,记者走访艾维塔CSA菜园,菜园技术人员现场采集种植土壤,并用PH试纸进行检测,土壤PH值在7~8之间,现场采集的水样PH值也在7~8之间。

在艾维塔网站上,使用何种种植、除虫方式,使用何种品牌的有机肥等信息都是公开的,会员随时可查询。在微博上,何铮经常和网友、会员进行互动,及时答复会员的疑惑。这是何铮所能做到的最实在的信息公开。

除此之外,何铮还是主动将蔬菜送检,他向记者出示了一叠由华南绿色产品认证检测中心作出的检测报告,根据检测报告显示,其菜园的大白菜、韭菜、玉米、青瓜、苦瓜、胡萝卜、南瓜、茄子等农作物的各项指标均合格。“这些都只是安全检测报告,检测一遍也要花费好几万元。”何铮说。

石嫣描述了目前国内参与式认证的工作方式。“首先,农场农户的消费群体较为稳定,因此农户会有好好种菜的责任感;其次,许多农场都是24小时开放的,消费者可以随时去菜地里进行监督;再次,部分农场有劳动份额,市民经常来菜园种菜,这也增加了消费者的监督次数。这种认证方式在国际上已经被认可。”石嫣谈到,信息公开透明才让CSA农业回归到“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的核心理念。“比如前段时间,北京遭遇低温,农产品产量减少一半,我们向会员公开信息,并和会员一起商量解决办法,这其实反而有利于和会员建立信任纽带。”

“信任纽带建立需要很长时间。刚开始建农场时,一个消费者需要一个月左右才决定是否订购菜园农产品。”何铮告诉记者,在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现在和消费者建立信任的时间缩短为几天。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记者 郑健阳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