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食养无界,莫谈野生

食养无界,莫谈野生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有一个梦想,就是把一个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这次来到很少有外地游客的祁门,便想好好看看、尝尝野生食物。

莫谈野生

我对于纯粹的野生早已不抱希望,而且脆弱的生态已经经不起这么多人对于野生的惦记,我理解的野生应该是在碧水蓝天间生长,在生长和加工环节拒绝一切化学的方法,唯一值得肯定的是人的悉心照料。

祁门当地真的能够看到野猪、野鸡等野物,但是我不敢问津,自当无福消受。想起在一次高端宴席上,主人特意准备了一桌野味,宾客兴趣盎然。人们对于野的情怀,自古家花不如野花香,野生到底代表什么?只求诸君莫谈野生!

祁门游行

祁门之行,让我印象深刻之一便是食材。许多饭店也不用菜单,多大的饭店都是大排档点菜法。第一顿饭就被木耳笋片鲜肉煲、香菇炖土鸡这两个菜香翻了,以我的吃货经验,当地菌类和笋类应该是极品。

食养无界祁门

酒足饭饱,置身事外地静静看着我的生活,为什么我还是日复一日的这样,而不是向往的那样,这也是我热爱旅行的重要原因,我痴迷于这种穿越的游戏。

香菇和木耳也经历着这种同样的穿越,野生的是农村娃,家养的是城市娃,由于城市木耳产量高、个头大、规模化生产,掀起一股“农转非”的热潮。如今城市空气差、重金属、人口密集,大家开始想念农村的好。这是一场声势浩大的穿越游戏。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奔赴县医院旁边的大菜场,如果你想了解一个地方的生活,一定要早起逛菜场。在饭店小杨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他们饭店进货的干货店,我首先感兴趣的是头天晚上吃的很少很嫩的小木耳,在淘宝上,应该叫“老鼠耳”,我以为是特殊的品种,店老板说,这个一般是从很多木耳中过筛出来的一级货,因为这种小木耳最香最嫩。我开始一位木耳是没有香味的,但是这种小木耳在烧开后香气扑鼻。同样的道理,香菇、干笋都是个头越小,口感越好,价格越高。

老鼠耳

香菇

在前往牯牛降的路边,在原始森林的山脚下,我们发现了香菇、木耳种植小块土地,最大块的也就2亩左右,这些木耳香菇的生存环境让我也吃醋,路旁的小溪清澈见底,与九寨沟差之无几了。山里的气候风云变幻,这边大太阳,那边山顶还在下雨,这种清爽的湿气特别适合菌类的生长。我相信菌类是有灵性的,像一个隐居的君子,口感和营养价值的关键在于生长的环境。此时我想起南京周边一个香菇种植户臭烘烘的大棚,蚊蝇滋生,二者简直天壤之别。

祁门之行思,如果我有一个茶园

在祁门之时,我曾找到农技站,打听谁家用椴木种香菇,谁家做手工红茶。副站长领我去了他家,指着院子里的几口炒茶大锅,今年就出了40斤茶叶,现在就剩几斤了,泡给你喝喝。他说祁门生长的茶叶采下来放在家里,过一个月自己就会发酵,因为茶叶本身富含酵素,就跟葡萄一样,这是其他地方没有的现象。

副站长家的院子

站长家的红茶,金芽很多,我连着喝了6泡,第六杯时香味还很浓郁、口感回甘,之后的行程我品尝了1000元以上的祁眉,也难以征服我了,有人说,茶叶每个人好一种,我想我喜欢的就是这一款。

看到金色的芽了吧,这个东西可宝贵了

(看到金色的芽了吧,这个东西可宝贵了)

茶叶原叶在农民那里不值钱的,但是制茶师傅工钱最费,采茶工一天采的原叶大概20斤左右,10斤茶出1斤茶叶,每个制茶师傅一天只能手工炒制4斤茶叶,发酵时间最少2个月,如果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各位自己去算算,一斤真正的手工红茶人工成本就要超过200元了。后来问了很多茶农,他们大多失去了农民的认真本色,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当什么都用经济来衡量的时候,他们的认真在市场上难以获得应有的价值的时候,他们直线地选择了最省事的方法,用低廉的价格把原叶直接卖给红茶厂,进行机械化加工。

祁门红茶从工艺上大体分两种,一种是功夫茶,就是陈年发酵的,类似于普洱,越陈越好;还有就是祁红香螺,属于半发酵茶,兼具红茶的醇厚和绿茶的香甜,以手工炒制最优秀。

功夫茶的工艺,与金骏眉和台湾的红茶比较过,也许是我还没找到好的,颜色祁红最纯,香气不差,但是口感祁红差一点醇厚,泡不好会涩。

真希望我有一个茶园,采茶,制茶,有一群爱喝我做的茶的人……

明年春天,我们再会!

文章来源:食养无界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