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居家 > 酸枣岭村老周:屋顶种菜,复得返自然

酸枣岭村老周:屋顶种菜,复得返自然

陶渊明《归园田居》云:“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而今天,笔者将带各位认识一对曾久居闹市、后返回乡间,坐拥花园、果园与菜园的周老夫妇。他们花费近十年的光阴与心血,圆了儿时的田园梦,打造出一个错落有致、亦家亦农的养老天堂——位于北京昌平区酸枣岭村的周老农家——今日农居。

坐在秋千,正对大门

坐在秋千,正对大门

走进周老家,探入院门,便可见一卧牛雕塑矗立于石台之上,雕塑下有一首七言律诗《春乡客至》:“池畔风拂绿柳条,房头日暖杏花苞。母鸡产后欢声叫,雌兔临盆自扯毛。吠犬向门知客到,噪鹅曲项对宾翘。亲朋围坐品茗唠,主人喜乐看眉梢。”周老颇好作诗取乐,他说:“这是一首七言律诗,按照章法来讲,第五句与第七句不应该押韵,但我实在舍不得这两个字‘到’与‘唠’,索性就押全韵,也算是一个特色。”周老还说:卧牛代表自己,勤恳工作半辈子,终于可以休息,退下来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了。正所谓“老有所依”,老人们依靠的,有子女,也有年少时的梦想。如今,周老与妻子孙阿姨偏安一隅,在北京工作的女儿隔三差五回来一聚,生活也算其乐融融、幸福满溢。

二层屋顶望见一层的樱桃树

二层屋顶望见一层的樱桃树

周老家的院子约一亩大小,根据村里的规划,并无耕地。但周老硬是打造出了300余平米的耕种面积(近一亩地),他不无得意地说:“如果大家都这么做,又可以退耕还林好些许呢!”菜园里种的蔬菜不下二十种,常见的如韭菜、油麦菜、南瓜、丝瓜,居然还种着小麦与玉米。果树也种了不少,有枣树、樱桃树、葡萄藤、核桃树、杏树,甚至有猕猴桃树。六七月再去,院子会茂密许多、硕果累累,游客可以一路参观一路品尝。为什么院子不见桑树呢?周老笑了,说道:“这你们可就不懂了吧?原本我也打算种桑树,可这里的村民不同意,因为‘桑’与‘丧’同音,不吉利。他们说没有人把桑树种家里,我老婆也不同意。虽然我并不迷信,但也得尊重这里的风俗。”

另外,受限于北方的自然条件,有些植物周老无论怎样努力也没法成功栽种,他无可奈何地说道:“北方的果树我基本全种过,前些年尝试种枇杷,北方天气太冷,南方的果树挨不了,一到冬天就死了。本来想把南北的果树都种上,现在看来,是实现不了的了。”人生如梦,即使梦圆,也总有残缺。

周老与孙阿姨经过近十年的耕耘,除了打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圆梦之所外,也带动了整个村子的生态旅游发展。如今,酸枣岭村的农家乐很多,娱乐项目也丰富,不过,像周老家路边花园、院里果园、屋顶菜园的农家,居然只此一户。究其原因,周老说:“大家都嫌辛苦吧!”

许多人看到周老家如此之惬意,纷纷表示“如果我有这么一个院子该有多好”的感慨,但是周老却说:大多数人不过是一种占有欲,看见好的就想拥有。是啊,我们只看到房顶上一片片的菜地、院子里一棵棵的果树,却不曾留心周老嵌满泥土的指甲和粗糙的手背。周老与孙阿姨在这里扎营十年,才翻修出这么一个梦屋,我们却仅仅是看了几眼,便打算从此拥有?

周老带我们参观的时候,不想他鱼缸里的一条草鱼死了。周老十分惋惜地说:“这几天太忙,忙得来没空打理,鱼被浮在水面上的水藻闷死了。”五一假期,慕名前往周老家游玩、住宿的客人很多,周老和孙阿姨两人实在忙不过来。我们去的那一日,周老光顾着优待我们,没时间给房顶的植物浇水了。

坐秋千望向右边

坐秋千望向右边

周老的情怀与他的名字“周开国”一样忧国忧民。从他的名字我们便可猜到他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于同一年。他经历颇丰,下过乡、做过知青、当过煤矿工人、在国企干过,还办了厂、做起老板,但他最喜欢的,是种地。周老说:“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就意识到屋顶是一个被浪费了的耕地。”周老关心三农问题,就像关心自己的家人一样。他买了许多与中国农业、农村、农民有关的书籍,通过自身实践与理论钻研,研究出一套缓解三农问题的方案。一下午的时光,我们坐在窗明几净的餐厅里,听周老讲述一个老知青心中最忧心的事。

周老讲三农问题

周老讲三农问题,留心他的一双手

“我们常说‘中国梦’,要强大,但我们国家的缺憾是没有发达的农业。美国的农业如此发达,也有休耕制度,然而中国,华北地区每个农民仅有2至3亩的土地,西南地区就更少了,每人差不多只有2至3分的土地。1亩地一年就算产1000斤麦子和玉米,3亩地净收入3000元,还不如农民外出打工一个月的工资!在比较利益下,农民宁愿把地变相荒废,也不种了。”老周开门见山,直入主题,谈到了农民为什么不愿意种地的问题。周老表示:如需解决问题,我们需要在以下四个方面做改进:

一、农民不应再是贫穷群体。提高农民的生产效力,增加他们的收入。假如1户可以种100亩土地,中国只需要1800万农民就够了。(2006年春天,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通过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中国须坚守18亿亩耕地的粮食警戒线。)

二、受国家政策影响,农民成为了最不务正业的群体。现在有农民企业家、农民医生、农民教师、农民商人等等,可农民的本质应该做什么呢?种地才对,而不是在其他行业做补充。不务正业损害的是中国的农业发展,间接影响中国整体的强大。在农闲时期,农民可以出外打工,但是在农忙时,应该不允许农民出外打工。

三、劳动力的蓄水池不应该在农民群体中提取,宁可有一个像西方一样的失业群体,国家专门针对失业群体制定相关政策。中国需要把很多农民变成专业化的、非农产业的劳动者,而不是今天当农民,明天工业需要了又去打工,后天城里没有就业机会了再被踢回来。

四、土地流转的问题。中国历史上有几次土地集中经验可都是失败的,比如合作社从低级社、高级社到最后的人民公社,但是,人民公社导致农业低产,80%的农业人口供20%的城市人口,农民的收入上不去。习近平主席十八大以后提出了一个观念:允许家庭农场的出现。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

“现在我们一直在解决土地流转问题,最新公布的一个办法是土地出租。租用土地的租金从100元至500元一亩地,但是像北京地区,1亩土地租金约1000元,如果收入为2000元/亩的话,1000元的就成本太高了,当然,种蔬菜或水果可能会高些。从种地的情况讲,1000元/亩肯定没人租,,这里又牵扯土地所有制的问题。”继而老周谈到了一个更为敏感的话题,“什么是租地?过去叫佃农,租地不就让整个农村的经济成为佃农经济了吗?过去我们的口号是‘耕者有其田’,我们怎么能回到过去呢?”

周老认为:“首先应该保证‘耕者有其田’,土地不能普遍的、全部出租,只是补充。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呢?我觉得可以允许土地买卖。国务院明确规定城镇人口不得拥有宅基地,但我们可以通过转让使用权实现土地流转,并通过农业税调节产业内外的手段。”

(老周之所以热衷研究三农问题还有一个原因:他十年前购买的宅基地可能被收回,目前正在打官司的阶段。)

屋顶蔬菜大棚

屋顶蔬菜大棚

临走前,我们在周老的留言簿上写了一番话。孙阿姨给了我们几块巧克力和果丹皮,怕我们路上饿着,还一路将我们送出大门。我们尚未走出村口,周老便骑着自行车匆匆赶来,大呼一声:“你俩离开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呢!”回头一看,周老撒住自行车,从上边跳了下来。我们走时,看周老正在迎客,便无谓打扰。周老追来,只为送别,这让笔者不禁想起了李白的一句诗:“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送客要送到看不见客人为止。中国人好客、尊客的美德,我们在周老与孙阿姨的身上完完全全感受到了。两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被一对六十多岁的长辈照顾着,实在是“受之有愧”。

后记:周老爱诗,所作的诗词都有出处和说法。他念诗的时候,会随口考我们的古文功底,这令曾为语文课代表的笔者无地自容。大多数时间,我们在努力学习“有用”的知识,却忘记了附庸风雅不只专属于文人骚客,更属于中华民族。诗歌,就如历史,承前启后,与古今一脉相承。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便可诠释周孙二老之院子的人文风采与意境,真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啊!周老还有一个心愿:愿此小园,可以在拆迁浪潮中得以保留。

文章及图片来源:有机会

作者:张茜

张茜
草西,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借由文字,给人以温暖和治愈。关注食物、自然、艺术、在地文化和可持续生活。现任有机会网COO、主笔;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目前是绿龙山庄劳动志愿者、东亚地球市民村村民、自由作家。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1. 游客 05/09/2013
    那么多的小人物...他们平凡却又不平凡
  2. 游客 05/0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