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食育政策不只是食品安全,而是整体国土规划

食育政策不只是食品安全,而是整体国土规划

本文摘要:日本值得学习的地方,正是他们勇于检讨、随时修正偏离的方向,以柔软的姿态朝向21世纪美丽国土的目标逼进的精神。但一味追逐或模仿日本所提出的政策、法案、计划或行动方案,并无法真正解决国内农村发展的困境,我们须要做的是深深凝视脚下的这块土地,痛切反省错误的发展政策,谦虚地向土地学习,方能提出一个真正适合台湾的发展政策。

2011年,台湾连续发生多起饮食安全事件,在寻求解方之际,日本完成“食育推进计划”的第一个五年期,其成效受到国内有识之士的普遍重视,进而随之倡议。然而,国内对日本“食育基本法”及其相关政策的了解,多囿于片面,或窄化之为健康饮食教育,或将之等同于饮食安全政策。本文试简要梳理日本国家政策的发展脉络,希望能提供更宽广与长程的视野,使读者了解日本“食育基本法”在国家整体及农业部门发展上所踞临的战略位置。

日本的食农教育

日本食育政策与农村长期发展计划

日本食育计划的推动,与二个上位政策密切关连,其一为1998年制定的“21世纪国土发展蓝图”,该计划自2000年起执行,以10至15年为目标,希望修正20世纪一极一轴型的国土发展思维(注1),朝向“多元且富个性的地方营造,促进地方自立、创造美丽国土”的多极多轴型国土发展(注2)。

另一方面,在农业部门与之相应的是1999年制定的“食料‧农业‧农村基本法”,揭示“确保粮食稳定供给、农业永续发展、农村振兴及多面机能发挥”四大理念(图1)。为落实“食料‧农业‧农村基本法”,2002年,日本农林水产省随后发布“‘食’与‘农’再生计划”做为行动方针,其内容大要分为二部份,一为确保饮食安全与安心,必须加速支持食物生产的农业结构改革,以朝向人与自然共生的美丽国家营造;二是应协助主动积极参与的农业农村经营体改善其环境条件,加强农山渔村与都市共生交流的条件(注3)。

食物、农业、农村基本法的构架

爬梳食育基本法制定前的日本国土计划及农业政策转向历程,我们获得两个主要发现:

首先,面对21世纪,日本修正过去基于现代主义而将乡村视为发展落后地区的想法,重新肯定乡村价值。因此“缩短城乡差距”不再是此阶段强调的发展观,相反地,此阶段的日本国土计画中呈现的是,就国家整体而言,乡村的存在与都市同等重要,农业生产是维持国家永续不可欠缺的基础。而为了弥补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时期农业部门的流失,协助农业部门面对21世纪农业全球化的挑战,农林水产省将农业振兴与农村振兴视为一体化的工作,也就是以农业资源为基础的乡村发展策略。

其次,“食农教育”的推动不是在食育基本法制定之后才发生的,其最早出现可追溯至1997年社团法人农山渔村文化协会为学校综合学习时间而编制的食农教育教材,而2002年旳“‘食’与‘农’再生计划”则是确立其在政府课题中的位置(注4)。此后,食育做为国家长程发展计画的一环地位日益重要,政府及民间相关活动也渐次增加,终于促成“食育基本法”的制定。

2005年日本通过“食育基本法”后,“食料‧农业‧农村基本计划”即将“食育”与“地产地消”列为提升粮食自给率的配套项目,要在全国推动“易懂且具实践性的食育与地产地消、扩大国产农产品的消费及消费者对国产农产品的信赖”(注5);一如图2所示,食育政策不仅是一个为解决当下饮食安全问题而提出的方策,更是日本农业发展策略下的一环。

食育在“食料⁃农业⁃农村基本计划”中“提升粮食自给率”的位置

食育在“食料⁃农业⁃农村基本计划”中“提升粮食自给率”的位置

食育基本法与JA食农教育

在“食料‧农业‧农村基本计划”政策方针的引导下, JA(全国农业协同组合)于第23届大会决议推动“向地方扎根的食农教育”,具体揭示三大目标:饮食文化的传承与实现扎根于地方的健全饮食生活;以产地为中心,扩大国产农产品的消费,提升粮食自给率;在地农业的振兴与地方的活化(同注4)。在上述目标之下,以地方(含自治体、社团组织、私人企业及在地生产者)、学校、家庭为食育推动对象,从五大面向切入推动食农教育(表1),以下将逐一介绍每一个面项底下具体的行动方案:

一、农业体验/农教育:

1.地方:建构“儿童农场网路平台”(注6)、推广市民农园。特别介绍“儿童农场网路平台”是一个以儿童为主角,以活泼的方式提升儿童对农业的兴趣而设立的网路平台。透过这个平台,传递各地农事体验活动及JA食农教育活动的最新讯息;提供学校老师规划食农教育之技术及场域支援;让关心农业的幼、中、小学童或城乡学生透过平台交流互动。

2.学校:推动学童农园、稻盆栽、支援学校综合学习课程、支援校园讲座、协助安排食农相关之学校教育旅行。

3.家庭:推动亲子割稻教室、稻盆栽、agri school、市民农园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agri school,它是以JA会员的孩童为对象,即为农家孙代(第三代孩童)开设的农业体验课程,目的是为增加农家后代对农业的兴趣与接触农业机会,培养农家未来的后继者;因此,有别于一般短期体验活动,agri school学员必须随作物的生长,参与一整年的学习才能拿到结业证书。

JA食农教育的5大面向与3大目标对象群

JA食农教育的5大面向与3大目标对象群

二、校园午餐食材在地化:

1.地方:设置“校园午餐食材在地化推进协议会”等。

2.学校:提供在地食材、在学校推动米食文化、促进校园午餐食材生产者与学生交流互访、提供学校营养师咨询。

3.家庭:针对使用在地食材的学校家长举办试吃会、提供食谱。

三、生活文化/食教育:

1.地方:举办饮食生活改善运动、传统饮食文化推广活动,制作营养均衡指南等。

2.学校:教导营养均衡指南、营养教育、支援学校综合学习课程。

3.家庭:举办亲子料理教室、推广营养均衡指南、推动天天吃早餐运动。

四、地产地消:

1.地方:设置农产品直卖所、与在地食品相关企业协议推动地产地消。

2.学校:学校午餐使用在地食材。

3.家庭:促进消费者利用农产品直卖所、发行四季蔬果月历提倡食在当令。

五、交流:

1.地方:举办消费者与生产者的交流会、食农论坛等。

2.学校:推动农家寄宿(homestay)。

3.家庭:推动绿色旅游、产地观摩等。

结论与省思

本文考察日本食育基本法与国土计画及农村发展政策间的脉络关系,说明何以食育不是一个为解决饮食安全问题的短视政策,而是一个攸关乡村治理哲学,正是它的前瞻性,引领着JA走在消费者之前。进而,本文说明JA如何配合国土及农业政策转向,将推广服务对象扩及消费者及都会居民。

身为一个农业及农村组织团体,JA掌握了庞大的农业产业及农业继承者的资源,它善用这些资源,与地方、学校、家庭多面向且富弹性地合作,提供足具创意与教育意义的行动方案。

然而,本文所介绍者,保守地来说仅止于2010年以前日本农村发展的动向。迈入2010之际,日本再度检讨过去十年农村发展计划的成效,策定新的“食料‧农业‧农村基本计划”,更提出六级产业的新概念。

回顾21世纪以来日本农业政策变迁的脉络,作者深深觉得,日本值得学习的地方,正是他们勇于检讨、随时修正偏离的方向,以柔软的姿态朝向21世纪美丽国土的目标逼进的精神。日本对时代动态掌握之迅速,不是我们在后面追赶得及的。

因此作者想借本文强调,一昧追逐或模仿日本所提出的政策、法案、计画或行动方案,并无法真正解决国内农村发展的困境,我们须要做的是深深凝视脚下的这块土地,痛切反省错误的发展政策,谦虚地向土地学习,方能提出一个真正适合台湾的发展政策。在这过程中,台湾的农会或可积极扮演地、产、官、学沟通平台的角色,让各方关心农业的力量得以有效整合。

注解及参考文献

  • 注1. 即以东京为中枢,以缩短核心与边陲差距为国家发展目标。
  • 注2. 国土庁(1998)。21世纪の国土のグランドデザイン-地域の自立の促进と美しい国土の创造。http://goo.gl/OD3f7。
  • 注3. 农林水产省(2009)。新たな农政への大転换。http://goo.gl/UsY9L。
  • 注4. 森田伦子(2004)。食育の背景と経纬-「食育基本法案」に关连して。调查と情报,457:1-10。
  • 注5. 全国农业协同组合中央会(2005)。JA食农教育展开方针。http://goo.gl/d7yHV。
  • 注6. 原文作:子どもファーム‧ネット。详见:http://goo.gl/d3g2k。
  • 本文曾刊登于农训杂志277期。

文章来源:上下游新闻&市集,作者:张玮琦

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27315/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