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记忆里的味道

记忆里的味道

小时候赶上艰苦岁月的尾子。记忆里有关美食的片段不多。和父亲一起常挖过野菜,并不似现今呼朋唤友一起的田园雅趣,那时更多的是羞于贫穷的一点偷偷摸摸。家里酱油水煮冬瓜,就算是大菜了,父母要忍着唾沫看着我们先吃完。在那样平淡味觉的年代里,却有几种味道深深铭刻在记忆的深处。蛋心圆就是其中颇为美好的一种滋味。

蛋心圆

蛋心圆是一种圆形小饼干。外形看上去极其的简单。在鸡蛋和糖都显得很珍贵的年代里,这样的小饼干自然成为孩子们梦寐以求的珍品。鸡蛋的香甜味儿被烤的脆脆的。放到嘴里也就化了。能泡牛奶里更是奢侈。有的孩子舍不得吃,虽然小小的一块,也要尝试着掰开来。常常变得潮了,软软的。没有脆的感觉却也并不影响食欲,因为那淡淡的鸡蛋的香味儿。

很久再没有吃到蛋心圆了。对那些越来越香的各类饼干也没了兴趣。不久前,儿子恰逢断奶期。正当我对着哇哇大哭的孩子一筹莫展的时候,孩子的爷爷去超市买回一点蛋心圆。或许是一种经验,爷爷拿着小圆饼干逗着孙子,然而孩子似乎并不买帐。我试着吃了一块,完全没有了那种记忆里的味道——虽然也是甜的或者也是某种香味儿。包装袋上只是鲜明的写着:买两斤送一斤。

时代变化了,过去的土鸡蛋变成现在的洋鸡蛋;白糖变成甜味剂。或许由此而失去了记忆里的味道?这当口儿,突然冒出了想法。去找回儿时的味道,蛋心圆原本的味道。于是鸡蛋从自然农户那儿拖过来了,也找到大学食品厂的老师傅。一开始,不用已经习惯了的化学添加剂,对师傅来说多少有点不适应,无法保证口感成了最大的担忧。不断的退步到几十年前的制作方法,让老师傅有了一些底气。没有稳定剂和膨化剂,酥脆的口感只能靠人力搅打,并需要在气泡没有塌陷下去前迅速的放入烤箱烘烤。现代工业化无疑简化了人力,但真不愿意由此简化了人心。

小小的蛋心圆现在已经成为儿子的最爱了,当然我也会时常的去偷吃。虽然和超市的比起来,没有那么的酥脆,没有那么的香,但的确是我记忆里的味道。淡淡的真实的味道,也是幸福安然的味道。

文章来源:拉图尔自然生活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1. 游客 04/18/2013
    “蛋心圆”..好美的名字...小时候吃过类似的哦...但你现在看多像铜锣烧
    • 游客 04/19/2013
      傻妞,这个哪有像铜锣烧啊?颜色大小厚度都不一样啊,铜锣烧还有夹心呢!蛋心圆看来是要自家做才好吃的,外面买的都没有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