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闲话我们的食物与农业

闲话我们的食物与农业

杜牧老先生有句名诗,叫做“睫在眼前长不见”。是的,有很多事,我们孜孜以求,也未必可以长久拥有,失去了,方知没它也能活;但是有些东西,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比如吃饭。

超市里的本地食物

吃饭这件事无比重要,但是我们却常忽略了对它的关注。我们去餐馆呼朋唤友大快朵颐,我们去超市挑拣一番食物后回家扔入冰箱。很少有人会去细细咀嚼一粒米,很少有人会去细细追究一袋奶。很少有人去理会食物从哪里来,经过了什么样的历程到达我们面前。越来越多的人离土地越来越远,甚至孩子们以为,蔬菜是从冰箱里长大的,食物就是从超市里获得的。

耶鲁大学有一门叫做《关于食物的心理学、生物学与政治学》的公开课,课程一开始,教授提了个有趣的问题。投影仪显示出某著名品牌食品印在包装上的成分资料——长长的一串单词,各种调味剂增色剂等食品添加剂,大概有几十种化学物质的名字。面对这样一份食物,教授让同学们思考:这样人工制造出来由如此之多化学物质组成的食品到底是还不是食物?

是的,这些充斥着化学添加剂的食品,还是食物吗?可能很多人从未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每天从超市拎回各种食品。当然,也有人已经警觉,不愿再选择过度加工过的商品,因为三聚氰胺苏丹红某某菌之类的,已经有点伤了大家的心,任他再有名的品牌、再华美的包装,也未必能百分之百抵制住商品逐利的天性。即便研究食品添加剂、研究转基因的专家信誓旦旦告诉大众,他们添加入食物的东西没有毒、转基因没问题,但是王婆卖瓜这种事,谁也说不准。最主要的原因是,是生命如此复杂绵长,谁又能看得那么透彻长远?哪个实验设计可以模拟自然系统如此完善,滴水不漏?所以,还是尽量吃些天然食物吧。

可是那些原本应该带给我们的纯正的、欢快的能量的食物,也已经偷偷变幻。最主要的原因是,生产食物的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农民撒到土壤里的不再是腐熟了的农家肥,而是白花花的化肥;一只鸡蛋,可以几十天后迅速变成一只烤鸡端到你的桌子上;一棵梨树,从开花到结果,不打上十几遍药是不行的;即便是一棵土豆,也要在耕地的时候往土壤里撒点药来预防地下病虫害。有一份2004年的老新闻,美国营养学院学刊上的研究报告称,美国科学家分别对39种蔬菜、3种瓜果,进行了13类主要营养成分变化的综合对比,结果显示,现在我们所吃的蔬菜和水果中所含的重要营养成分,如蛋白质、钙和维生素C等,远远低于50年前的水平。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是化肥农药的滥用,土壤失衡,农业过分追求产量。当然,如果仅仅如此也还好,可以按照美国专家的建议,大家加倍吃蔬菜水果,可是大家又担心的是农药、激素等各种有害物质的残留,会让人体成为一个化学毒品的检测场。

有句英文叫做“You are what you eat”——民以食为天,健康的食物,才能造就健康的人。如今各种疾病越来越多,越来越年轻化,除了生活方式等因素,也难免让我们怀疑到食物头上。比如,生物动力学农业创始人奥地利哲学家、教育家鲁道夫·斯坦纳八、九十年前曾预言:几十年后的人们会因为微量和痕量元素的缺乏而患各种疾病。大规模、单一化、求高产的农业生产基调让现代农业没有化肥农药似乎就瘫痪了。实际上化肥只给土壤添加了主要生命元素,短期效益客观,但是长期使用土壤板结养分失衡。现代农业大量使用农药杀虫杀病毒和摒弃农家肥而用化肥取代之的最大危害是打破了大自然的循环规律,导致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一方面不仅因为土壤不健康和农药残留生产不出健康的食物,另一方面大量弃之不用的人粪和规模化养殖场的禽畜粪便成为重要环境污染源。

我们需要健康的食物,我们也需要健康的地球。于是,一种新的农业形态出现了,或者说,一种回归传统的农业出现了,大家称之为有机农业、生态农业等等。虽然,在中国,“有机”这两个字在市场的运作下似乎已经稍稍有些贬义,甚至成了高价、造假的代名词。甚至到现在,大家对它的定义也不是很清晰,或者说各自的理解也不是很相同。总体来说,最初这种“新”的农业形式只是对现代化学农业的反思与纠正,是对健康食物、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一种追求,它一种不同于现行农业的生产系统,在这个系统内尽量保持土壤、生态系统和人类社会的可持续性。一方面它原本并不是要成为只有贵族才能消费的起的奢侈品,另一方面它也希望真正从事农业的农民和劳动者都能得到应有的收益,而不是像常规农业那样农民要么处于被牺牲的弱势要么要靠政府补贴。

抛开宏观问题,就单单提供安全健康、营养全面的食物这一点上,这种“新”农业是如何做到的呢?实际上最主要就是反思常规农业对生产对象“人为”控制是否太过分这一点,(“人为”就是“伪”嘛);人类的欲望是不是过了点;人类是不是把自己对自然的位置放得高了点。生态农业提倡自然一些,把人类自己的位置放得低一些,将“自然以及模仿自然”放在首位,尊重植物、动物本身的生长规律,尊重它们与外界各种因素比如土壤、阳光、空气、其他动植物微生物的自然联系。拿植物来说,如何能保证营养全面安全健康?首先,种子不能选用转基因的;第二,土壤最关键,营养全面肥沃的土地才能种出健康营养全面的植物,这需要堆肥、养地、培养土壤中的有益菌群分解有机质等诸多方法;第三,保证植物应有的正常生长周期,不用化肥大肥大水催苗,不用激素类物质刺激,让植物自然生长成熟,不用化学性除草剂;第四,病虫害方面,建立相对独立复杂的生态系统,利用动植物间天然的制衡关系减少虫害,尽量做好选种、土壤处理等工作,让植物健壮,增加抵抗病虫害的能力,还有播种要种对时节也很重要,比如在丹麦的调查显示,在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期间,同一块地的胡萝卜收获时间先后相差1周,胡萝卜茎蝇的为害率分别是5%和50%,差异极为显著……

由于这种新农业系统中动植物比常规农业“增加”了生长期(实际上就是正常的生长期),增加了必须要耕种者用心、用力的劳动(比如不能用化学除草剂),增加了系统失衡病虫害爆发导致损失的风险(常规农业为了保证最终结果,不管动植物是否生病,生长期有可能遇到的病害虫害,不管是否真的发生,都用药预防,所以才有一棵梨树从开花到结果喷上十几遍药、一只鸡从小到大不断喂抗生素的现象),等等,以上谈到的以及未谈到的许多因素(比如由于是非主流农业,从业者技术掌握未必熟练)的确会让这种农业的产品成本偏高。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即便都是生态农业,世界范围内存在的技术体系也不相同,欧洲和印度有生物动力学农业,澳洲、台湾地区的一种农业叫永续农业,日本、韩国有自然农法,中国有传统农业等等。最终各个农场的生产理念、执行标准也是不尽相同,成本自然也不尽相同。所以,生态农业的产品最后的市场价格到底应该如何,这其实是另一番复杂的问题。

在消费者角度,有的人会觉得花比普通食物高不少的价格吃顿饭不值得,也有人会觉得少去外面下几次馆子少买件名牌衣服包包,找个值得信任的农场,花比普通蔬菜贵两三倍价格的钱订一份菜,很对的起自己和家人。因此,从另一个角度讲,至少,当你想要关注一下与生命息息相关的食物的时候,当你想要关爱一下自己、孩子和家人的时候,生态农业给我们增加了一种新的选择。

而且,食物对于每一个人都很重要,生产食物的方式,不仅对每一个人来说很重要,对整个地球也很重要,如果有人选择了生态农业的产品,那么他也间接为地球的环境做了一份贡献,而良好的环境,正是人类自己和子孙后代健康生存的最基本条件。因此,著名的研究大猩猩的生态学者珍妮古道尔在她的《希望的收获——食品安全关乎我们的心灵》书籍最后说:“记住,每次购买食物都是一次投票。我们的购买、我们的投票,将决定未来,我们需要成千上万的选票,投给那些恢复我们地球健康的农业实践。”

作者简介

刘跃明,网名天空,热爱植物、自然与旅行,毕业于北师大生物系,曾希望做一个植物生理学家。城市生活多年、不务专业多年 后,终于依着心灵呼唤与命运指引,回到家乡实践自己的田园梦,创办美田阳光CSA农场。采取生态有机理念,美田阳光是时尚与实践结合的脚踏实地的生产型农 场。

文章来源:美田阳光农场 http://blog.sina.com.cn/maylandfarm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1. 游客 04/16/2013
    这篇文章太赞了!每看一遍都会触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