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从食农教育到制度改革,大学应负起社会责任

从食农教育到制度改革,大学应负起社会责任

本文摘要:学生认真想要推动食育,最大的绊脚石却来自校方。台大以财产权为由,全面禁止师生在校园种菜,即使宿舍强调学生自治,王若帆却仍然受到刁难,必须很可笑地把蔬菜取名为“可食地景”,他们的活动是在“造景”,而且还不能直接种在土里,只能种在盆栽“造景”,对照学生的用心,校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实在令人感到心寒。

上下游继去年校园 营养午餐专题后,这次走入大学校园,检视台湾大学生的饮食环境,探讨大学生面临的食物真相,也探讨绿色餐厅在大学实践的可能性。本文为系列文章之完结篇。

从台大、清大、东华的案例,可以证明经费与人力并不是推动绿色饮食的绝对障碍,然而东华的成功经验也并非一帆风顺,餐厅或因价格太高,或因地点偏远,面临叫好不叫座的窘境,由此可知,在大学推动绿色饮食,除了需要从上而下的行政支援,基础的食农教育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台大和清大的学生就自力救济,从种菜和共食团开始,一步一步走进土地。

看清每个生产者的脸孔,清大伙食团推共食

下课钟一响,原本装满人潮的教室霎时清空,小吃部和外头夜市挤满了饥肠辘辘的大学生,但有一群人的晚餐很不一样,他们碗中的白米饭来自学校30分钟车程外的二重埔农田,嘴巴咬的山药没有喷洒任何化学农药,餐盘里的鸡肉有头有脚有屁股,共同点是都离学校不到十公里。

去年12月,“清大伙食团”在网路发起宣传,十几个学生相揪每星期一和星期三晚上,在学校第二招待所餐厅一起共享在地小农提供的食材,他们有的互不相识,有的则是社团同学,但大家都为了吃一顿健康营养的晚餐齐聚一堂。

清大位在城乡交界,高科技园区和车水马龙的高速公路映照着一片片农田,距离清大仅仅10分钟车程,就有一座种满了11种地瓜叶的荣启有机农场,以友善农法种出冠军米的庄正灯也住在附近的三重埔。清大人文社会学院学士班李博霖是活动发起人之一,他从国光石化事件之后开始走入农村,惊讶地发现原来自己的生活周遭存在这么多小农,但大部份的同学却一无所知,他希望透过伙食团让同学对饮食有更多想像,看到食物怎么被生产出来,“重新拉近人与土地的关系。”

清大伙食​​团希望以地产地销方式,支持学校附近友善土地的农民,拉近学生和土地的距离(图:李博霖提供)

清大伙食 团希望以地产地销方式,支持学校附近友善土地的农民,拉近学生和土地的距离(图:李博霖提供)

“我们希望将清大打造成新竹绿饮食基地”

这个概念也具体而微地表现在他们的餐桌上,两大盘的鸡肉不只有平常常见的鸡腿、鸡胸、鸡脚,连鸡屁股和鸡头都看得到,目的就是要让吃的人可以看到食物的原貌。伙食团的成员钟宁表示,自己长期关注农业议题,遍寻校内外却始终找不到友善土地的餐厅,伙食团正好提供了这个空间,认识生产者让自己更珍惜手中的食物。

伙食团是清大学生自己发起的小小绿色革命,不过背后其实有更远大的蓝图。清华学院去年执行教育部跨科际论坛计划,在校内推动一系列食育议题,清华学院导师李天健认为清大的地理条件得天独厚,既有临近农田,周六还有竹蜻蜓绿市集进驻,很适合发展社区支持型农业(CSA),现在要做的就是建立交流平台。

若以清大师生一万三千人来看,每天1.5公斤的食物摄取量,只要采用30%在地食材,每天就有5000公斤的需求量,养活附近十几个农场绝不是梦。

“我们希望将清大打造成新竹绿饮食基地。”计划执行总监徐铭谦满怀期待地表示,清大有一半以上学生将来可能会进入邻近的科学园区工作,倘若能在大学就建立起食育观念,未来或许能扩展到竹科,建立新竹地区坚实的社区支持型农业。

为了让大家更知道食物的原貌,餐桌上的鸡肉从头到脚都留下来(图:李博霖提供)

为了让大家更知道食物的原貌,餐桌上的鸡肉从头到脚都留下来(图:李博霖提供)

不畏校方阻挠,台大女宿种出“可食地景”

倘若东华的绿食育计划是从上而下的支持,清大是由学生与老师携手合作,那么台大学生可说是从土里长出来、孤苦无依的革命军了。

这个时节来到台大,可以看到椰林大道旁一丛丛美丽的杜鹃花争奇斗艳,不过拐个弯走到台大女五舍,映入眼帘的是一盆盆种著莴苣、青葱的小小盆栽,这是台大女五舍推行的“在宿舍种菜”计划。

推动计划的宿舍生治会会长王若帆,一开始只是想推广舍胞善用厨房,在宿舍开了一系列烹饪课,虽然她坦言上大学之前根本没拿过锅铲,但硬着头皮开始煮菜之后反倒煮出了兴趣,在采买食材的过程,她慢慢了解一个食物要从土里入到嘴巴有多不容易,看着宿舍零零星星的空地,她灵机一动,何不让更多舍胞也当个业余农夫,连结产地到餐桌。

为了以身作则,王若帆还特地到社区大学学习朴门农法、自制堆肥,去年冬天,她和三四个舍胞一起种下美生菜、罗勒、迷迭香,收成后马上下锅来吃,虽然头一次当农夫很多事情都还零零落落,舍胞的参与程度也有待加强,但成就感却无与伦比,她说最重要的不是成果而是中间的过程,透过亲手种菜、作堆肥,营造出宿舍的整体感,也开始关心自己吃下去的食物。

讽刺的是,学生认真想要推动食育,最大的绊脚石却来自校方。台大以财产权为由,全面禁止师生在校园种菜,即使宿舍强调学生自治,王若帆却仍然受到刁难,必须很可笑地把蔬菜取名为“可食地景”,他们的活动是在“造景”,而且还不能直接种在土里,只能种在盆栽“造景”,对照学生的用心,校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实在令人感到心寒。

积极推动宿舍种菜,却要将这片菜园命为「可食地景」因应学校的严格管制

积极推动宿舍种菜,却要将这片菜园命为「可食地景」因应学校的严格管制

王若帆利用宿舍的厨余和免费的咖啡渣制作堆肥,实现从摇篮到摇篮的零废弃物概念

王若帆利用宿舍的厨余和免费的咖啡渣制作堆肥,实现从摇篮到摇篮的零废弃物概念

创造空间,给大学生机会碰触食育议题

民以食为天,然而也正是因为太基本,往往使人忽略三餐的重要性。长期推动食农教育的主妇联盟理事主席黄淑德一针见血指出,台湾一味教导学生认真读书,将大笔经费投注在研究上,却连最基础的饮食都顾不好,对照日本在2005年就成立食育基本法,将国民健康纳入国家重要目标,台湾却还在只闻楼梯响的阶段,“没有健康的身体,大学还谈什么竞争力?”

许多人都认为大学生已经是成年人,不管吃得健不健康都是自己的选择,黄淑德不否认学生的主体性,但她强调,“会被教养成什么样的人,就在于你有多少机会可以碰触这些议题。”站在教育的角度,大学应该要提供一个友善的空间,让学生可以从生活中思考饮食的意义。

这个观点可以从台大社科院进驻“生态绿”咖啡的案例获得印证。2008年,在台大社科院学生会的强力支持下,台湾第一家公平贸易咖啡店“生态绿”进驻校园,负责人余宛如坦言在社科院并没有赚到什么钱,有时候甚至赔本在卖,但很多同学毕业后回来会热情跟她打招呼:“我喝过你们卖的公平贸易咖啡。”她笑说,同学可能根本就忘记生态绿的名字,但却会一直记得曾经喝过一杯公平贸易咖啡,光是这样就已经非常值得了。

余宛如也分享在英国留学的经验,英国政府在2006年确立以营养为基本的校园食物规则后,利用政府乐透基金,用2000万英镑在全国成立5000个烹饪社团,教学生和家长料理,用1700万英镑全力推动校园食农教育,而地方政府每投入1英镑就可以回收3英镑的效益。她刚到校园时非常惊讶,从巧克力棒到咖啡,公平贸易的食物应有尽有,餐厅蔬菜也来自邻近小农,而这些都是校方在餐厅发包时就预先纳入的条件。

推动绿色食育,学生观念和校园制度改革缺一不可

不论是英国或东华的案例,都预示着大学应该负起的社会责任,一顿饭可以只是填饱肚子,也可以支撑起数十公顷的友善农地,更可以换得无法估量的健康、生态和环境。推动绿色饮食,大学生的食农教育到统包制度的改革缺一不可,当学校能够摆脱遥不可及的排行迷思,学生能倾听食物背后的声音,这股绿色革命才能在校园真正地落地生根。

文章来源:上下游新闻&市集  上下游记者林慧贞

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26935/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1. 游客 04/07/2013
    正本清源,从教育的源头做起,很有深度的文明社会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