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现代农业的弊端

现代农业的弊端

《第二次启蒙》书摘

不管我们多么喜欢那个依靠廉价石油的粮食体系,那个时代都行将结束了。用《中国应走后现代农业之路》的作者大卫·弗罗伊登博格的话说就是,”现代农业完全依赖矿物燃料,随后又要释放二氧化碳。它需要太多太多的人离开农村的家园,迁居到本就人满为患、遭到污染的大城市。现代农业是靠过去100年的发明创造发展起来的,它不可能以它现在的形式再持续100年了,更不消说1000年。”他同时强调了貌似强大的现代农业的脆弱性。“现代农业经济是脆弱的,它很容易被打碎。它经不起气候和社会的巨变。……回想一下美国新奥尔良风暴(Katrina)以及随后的洪水给这个小城市的人口所造成的后果。社会秩序瓦解了,人们一连12个小时无水喝,24小时无食物。中国的任何一个城市也是依赖脆弱的食物供应网的,而这样的网可以在数秒钟之内被瓦解。最近四川发生地震后的情况就是如此。”

现代农业的弊端

弗罗伊登博格先生的结论是:“我们认为,中国别无选择,惟有发展一种独特的后现代农业。”

一、现代农业的弊端

“现代农业”实际上指的是“现代西式农业”,或“西式现代农业”,它是一种将建立在牛顿机械力学基础上的机械的、线性的现代技术运用于农业生产活动中,大量使用高强度耕作系统,并普遍采用高水平无机化学农用制品进行大规模单一品种连续耕种的工厂式规模化农业生产方式。因此它在当代西方又被简称为“工业式农业”或“石油农业”。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现代农业所带来的短期高速增长的生产能力曾令世界惊喜,但由于其竭泽而渔式的生产方式,其发展的局限和蕴含的危机日益凸现出来。结合中外学者的研究,我们将现代农业的弊端概括为如下八点。

1、西式现代农业对土地的榨取

土地是农业的根本,肥沃的土地是人类永久的财富。现代农业以近乎败家的方式对土地进行疯狂的榨取,表现在技术上大量施予化肥农药,设备上粗暴使用巨型农机,时间上野蛮采用连续耕作,空间上无礼实施单一品种。土地只能以惊人的表土流失、急剧的地力下降来表达无言的愤怒。

有研究者根据美国水土保持局公布的数字作过形象的描述:假如将美国每年表土流失量装入火车车厢内,这列火车的长度将绕地球18周。有资料表明,受现代农业影响,在上世纪最后20年,中国台湾农田土壤90%遭到破环,土壤品质下降,毒性升高,有些农田甚至因污染严重而不得不永久休耕。

印度的情况更为严重,由于接受了所谓现代农业的“绿色革命”,自1970年开始,“印度有三分之一的土地成了不毛之地。曾经被赞誉为印度小麦蓝子的旁遮普邦,现在有一半横卧在那里,颗粒无收,百分之六十的儿童正遭受着营养失调的折磨。”

城市居民不要以为这一切是农民的事,与自己无关。按照著名可持续农业先驱溫德尔贝瑞(Wendell Berry)的说法就是,“不论日常生活有多么都市化,我们的躯体仍必须仰赖农业维生;我们来自大地,最终也将回归大地,因此,我们的存在,是基于农业之中,无异於我们存于自己的血肉。”

2、西式现代农业对健康的隐患

早在上个世纪30年代,美国首位获得医学诺贝尔奖的卡奈尔(Carrel)医生就已提醒世人,“日常供应的食物中所含的营养成分已大不如前。食物虽然保持了原来的外形,但受大量生产的影响,品质已变。化学肥料只能提高作物的产量,却无法补充土壤中枯竭的‘全部元素’,因此影响到食物的营养价值。”

医学研究表明,现代疾病起源于饮食与生活的不正常。食物来自土壤,没有肥沃的土壤就没有营养丰富、食用安全的农产品,也就没有健康的身体。由此也可以说,营养并非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土壤才是最重要的,她可使人类灭亡或兴旺。

现代农业造成土壤地表流失,土地品质退化,化学污染严重,加上基因改造工程,直接影响农作物营养价值,并使农产品安全受到威胁,造成对人类健康的极大隐忧。

3、西式现代农业对石油的巨耗

有人说,现代农业不是立足在土壤上,而是立足在石油上。从这句话不难理解,现代农业一方面对土地残酷掠夺而毫无敬意,另一方面对石油高度依赖且欲壑难填。例如,占全球人口6%的美国人口,消耗着占全世界33%的石油资源,其中20%直接或间接用于美国现代农业。地球的石油存量有限,有大学研究机构发表评估报告称,美国的石油存量只能维持到2020年,全球的石油资源也将在2040年枯竭。现代化学农业遭遇着严峻的石油能源危机。

4、西式现代农业对环境的污染

环境问题困扰着当今世界,全球变暖、臭氧层破坏、酸雨增加、淡水资源减少、资源能源短缺、森林锐减、土地荒漠化、物种加速灭绝、垃圾泛滥成灾、有毒化学品污染,凡此种种,无不触目惊心。

在美国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加州,据称在有些地方的居民饮用水中,可以闻到农药的气味,一些居民甚至不得不买水喝。另据报道,在美国一些地方,空气中的雾滴内所含有的农药量,实际测出的数字比预计要高得多,科学家称这些雾滴可能会伤害作物和森林。环境污染究其责任,尽管现代工业是罪魁祸首,现代农业也难辞其咎,因为这是一种工业化的农业。

5、西式现代农业对生态的灾难

生态环境是生物存在和发展的内在条件,特别是人类生存和农业生产的基础。地球上只有相当狭小、厚度稀薄又十分特殊的圈层适合高等生物的生存,这个狭窄的空间集中位于地球表层上固相、液相和气相的交界面附近,围绕着该界面,高度集中了地球上达99%的生物物质,这就是生物圈,而生态环境就是生物圈中各种生物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的最为关键的部分。

由于世界人口的增长,对耕地、牧场的需求量日益增加,现代农业导致森林受到前所未有的破坏。非洲由20世纪初90%的森林覆盖到世纪末只剩下50%,其余的土地因大量使用化肥农药而遭到破坏,变成一片沙漠,导致非洲长期饥荒。目前全球荒漠化的土地已超过3600万平方公里,占地球陆地面积的1/4。

上世纪50年代左右,科学家观察研究表明,仅需少量的化学药剂便会对一些野生动物造成生理病变,例如干扰生殖系统和内分泌系统,造成性别变异而无法繁衍后代,最终可能导致物种灭绝。现今地球上生存着500-1000万种生物,它们正在以每年数千种的速度灭绝。

寰球同此凉热,美国印第安人19世纪的忠告是:“当最后一棵树枯萎,最后一条鱼被抓捕,最后一条河被污染,才会发现钱是不能吃的。”若不克服现代农业的生态之害,人类将自食其果,难逃灭绝之灾。这种生态的灾难、生命生存的灾难就是我们人类的灾难。

6、西式现代农业对经济的误读

粮食的丰收和过剩似乎曾使现代农业对规模经济欢欣鼓舞,这种对经济的误读注定其喜悦是短暂的。建立在过度开垦和大量使用化肥农药基础上的现代农业,已经付出了沉重的生态代价,这笔经济帐应当重新估算。

有专家建议,市场必须真实地反映出生态所付出的代价。化肥农药生产的食物需反映出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的代价以及因食物引起疾病的医疗费用成本;石油的价格需反映出所造成的空气污染代价和呼吸道疾病的医疗费用成本、同时还要反映出酸雨对森林、湖泊、农作物的损害以及对气温上升所造成的破坏性代价。有些代价甚至是无法估量的。如此算来,现代农业这笔经济帐肯定是亏损的。

事实上,在21世纪初全球已连续出现粮食生产低于消耗的趋势,而且差距越来越大。几个主要出口粮食的国家受气候、水源和地表流失的限制,不仅再也无法提高粮食产量,而且产量还在不断下降。由于2002年遭受严重干旱,加拿大已停止出口小麦。现代农业对生态的破坏必然导致经济的破产。

7、西式现代农业对社会的破坏

在强势的现代农业工厂式和规模化的生产方式下,在农业社会中迅速产生并形成了一个弱势群体。这就是小型家庭农场的成员。他们因为暂时没有比较优势,无力参与市场竞争,因而受到现代农业的剧烈冲击,一度既无招架之功又无还手之力。在美国,因无法抵御所谓现代农业规模经济下价格优势的冲击,平均每星期有上千家农户面临破产的厄运,农户自杀的现象时有发生,导致农业社会凋零悲惨的结局。

然而,因破产失业的农民不得不离开农村,当他们进入城市寻找新的发展机会时,不仅给城市带来巨大的管理压力,也使城市失业问题更加严重。

此外,有证据表明,由于化肥农药对地球造成的整体污染,就连生活在北极的爱斯基摩人都难幸免。他们长期以食鱼为生,解剖尸体发现他们是全球人类中体内化学污染最为严重的群体。他们的免疫系统惨遭破坏,小孩长期罹患中耳炎,注射天花、麻疹、水痘等疫苗都已无法在体内产生抗体。疾病、惊慌和恐惧如影随形。窥斑见豹,现代农业对社会心理和社会秩序的破坏是不可低估的。

8、西式现代农业对文化的侵蚀

农业与文化的关系密不可分。“三才者,天地人”、“农为帮本”、“民以食为天”、“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些中国古训所反映的文化内涵,世界各国都有共识。有国外学者打过形象的比喻:一个国家好比一棵树。树根是农业,树干是人口,树枝是工业,树叶是商业和艺术。因为有树根,树才能获得营养而茂盛。……因此,如果要使树不会枯死,树根必须随时获得营养。

显然,当我们改变食物生产方法的时候,我们也改变了食物,改变了社会,改变了我们的价值观念。有人说,人类文化的进展离不开两大支柱:一是智慧,一是慈悲。美国印第安人有“七后代”哲学观,即当代人的所作所为,必须为七后代着想,必须考虑对七后代的影响。

现代农业急功近利,为了获得眼前的利润,不惜违背自然规律,过渡消耗自然资源,大量使用化肥农药,造成资源能源、安全健康、生态环境、经济社会等一系列足以将世界推向“地狱”的危机。现代农业甚至都不为下一代着想,谈何智慧和慈悲呢?

现代农业对文化的侵蚀,究其根源就是对人的心灵的侵蚀。现代人为一己之欲而贪婪自私,践踏土地而留下满目疮痍。伟大的生态哲学家史怀哲(Schweitzer)在谈到他著名的“敬畏生命”(reverence for life)原则时强调,对生命的“敬畏”是在建立我们与宇宙的精神关系之上的”。现代农业漠视生命,摧毁生命,既欠缺智慧,又缺乏慈悲,现代农业的危机就是现代文化的危机,也是我们整个地球的危机。

现代农业并非无源之水。从哲学上看,现代农业也是现代思维方式的产物。发端于西方启蒙运动的现代思维是一种非此即彼的分离思维。它将人与自然分开,将个体与共同体隔绝,将现代与传统的联系斩断,将农村视作城市的附庸。正象马克思深刻地指出的那样,资本主义生产“破坏了土地持续生殖力的必要条件”,“毁灭了城镇劳动者的健康劳动者的文化生活。”在《资本论》中,马克思进一步写道:“资本主义农业的一切进步不仅是抢劫劳动者艺术的进步,而且是抢劫土地的艺术的进步;一切在短期内提高土壤生殖力的进步都是走向毁灭那种生殖力的永久来源的进步。”

这意味着受现代性或现代思维方式的影响,现代农业在大方向上出了问题。

因为现代农业不是以人的健康,人与自然的共同福祉为旨归的,而是以追逐利润为导向的。问题是:如果健康没了,正常的家庭生活没了,良好的人际关系没了,自然环境破坏了,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世界著名连锁店沃尔玛的创立者山姆·沃尔顿临终前说他愿意以其所有的财富交换一个健康的身体。可惜他觉悟的太迟了,以至不能使自己受益,但我们其他人却能够从他以生命为代价所获得的体悟中得到宝贵的启迪。财富是必要的,但正如美国企业社会责任领袖大卫·施沃伦(David Schwerin) 所指出的那样,如果财富是以一个人的健康和我们的地球的生机为代价的话,“那它就没有任何价值。”

文章来源:摘自《第二次启蒙》第一章“敬畏大地——走向建设性的后现代农业”

作者:王治河、樊美筠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