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一个农民改变了一个城市——日本长井市彩虹计划考察报告

一个农民改变了一个城市——日本长井市彩虹计划考察报告

中国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城乡统筹、协调发展,近年来引起各界广泛讨论,这在日本90年代以来已有成功经验。我们于2004年12月18日在本州岛东北山区的山形县长井市考察了由一个叫菅野芳秀(Kakinotane)的农民成功发起的“彩虹计划”(Rainbow Plan),其所体现的城乡良性协调和官民理性互动,都是值得借鉴的。

生态农产品

一、彩虹计划简况

彩虹计划是在日本的山形县长井市由农民和市民自发兴起的城乡结合的生态循环经济运动。所谓彩虹,意指在城乡之间架起丰富多彩的联合。其成功之处,恰在于政府与民间组织形成良性互动。

1989年东京大学农学部毕业的知识农民菅野芳秀,不安于工业化加快期间的农村衰败和农民地位低下,遂与另外两个市民商议发起该运动,他们联合社会中介组织与商业单位,由城市厨房垃圾分类收集的宣传起步,逐渐纳入了城乡协调的以环保与生态农业为口号的内容。

8年之后,在社会党执政期间彩虹运动得到日本中央政府和县级地方政府投资支持(各占1/2),总共投入了3.9亿日元,建设了日本第一个城市厨房有机垃圾与农村养殖业牲畜粪便混合生产有机肥料的公有制工厂。由于已经有民间的长期群众工作基础,在工厂建成投产的同时,全市一半市民约5000户自愿加入了厨房垃圾分类处理的群众组织。3年后,厨房垃圾减少了30%;现在每年能够生产450吨有机肥料,促使当地农业的有机生产也得到推广。随之出现的更为令人振奋的情况是,长井的市民更加信任本地的有机农业生产,中小学校的学生餐已经大部分改为采购本地的有机食品,“本地农产品本地消费”(本地化农业)的比重明显提高。而这对于应对WTO挑战的日本小农户从事的农业的生存来说,恰恰是至关重要的。

参观有机肥料工厂时,日本农林水产省在当地工厂的的负责人说,原料中有二成牛粪、二成稻壳、六成厨房有机垃圾;经过两次合计80天堆积发酵之后就成为高效有机肥料,主要输送给本地农户和市民经营的都市农业。他认为,有机肥料生产项目的技术和工艺其实很简单,最大的困难在于怎样得到社会支持。而在长井这个5万人口的小城市,由于有非官方的民间组织启动的彩虹计划的作用,市民普遍很配合,参与计划的市民家庭每户都得到专门设计的厨房垃圾桶,工厂每周两次派车到居民点收集有机垃圾。

不过,虽然本地的食品安全和质量明显提高,有机农产品的销售价格也会略高些,但当地农民收益还是没有明显提高。现在正在考虑如何进一步产生更高效益的办法。

去年,泰国的农民组织来到长井市参观了彩虹计划有机肥料工厂,回去后很快在泰国建立了类似的项目。

二、彩虹计划的实施过程

我们在参观工厂和市民NPO搞的都市农业园之后,到这个项目的发起人菅野芳秀的家里座谈。这是个在日本少见的大个子中年人,据说青年时期在东京上学时参与过成田机场农民反抗征占土地的运动,还为此坐过4个月的班房。现在他是个有两公顷稻田和1000只蛋鸡的兼业化小农。这个并不富裕的小农,不仅是彩虹事业得以成功的直接发动和组织者,而且是当年激进左翼运动骨干向社会改良运动领导人转变的典型。

他说,15年前开始发起彩虹事业,与东京左翼知识分子的“21世纪人民计划”(People Plan 21)差不多同期启动。当时仅有两三个市民接受他这个想法。此后,起重要作用的是当地女性社团,甚至可以说这个彩虹事业主要是女性社团做成功的。她们的介绍使我们认识了本市工商所,才与商业界连接起来。工商部门的会长和妇女部长签订协议,要求商业单位积极参与。本市的商业界认识到,因为这里地处山区,不可能成为大城市,但可能成为最优秀的环保型生态农业城市。他们希望地区环境治理好了会有竞争力,吸引更多的人来这里生活、就业或者投资。

于是工商所把富人请来座谈,了解计划内容;同时我们也在市民中找到有专门知识和技术的人来参与。本地的女性社团去约见市长;市长表示支持,认为这个项目是安全的,不会有犯罪或者危害社会的内容。这样妇女们的参与就更加积极了。再后来,广大市民也有了积极性,很多不同部门的人逐渐参与其中,如农业、商业、JA(日本农协)等等。到97年上级政府也参与项目,投资上了有机肥料工厂。此前,彩虹计划已经建立了联合组织,叫彩虹计划执行委员会;菅野芳秀担任了该委员会主席8年,直到03年。

三、主要经验和问题

菅野芳秀强调了以下经验:

其一,彩虹计划体现的是社会良性互动的理念。大家都知道人类与自然应该是个循环,而彩虹计划是这个循环的桥梁。不仅是在生物和环境之间的桥梁,也是社会的桥梁,城乡各界的参与有利于促进市民与农民的交流;这种从生物到社会的循环没有哪个是头,哪个是尾。城市提供安全的肥料,农民提供安全的食物。这就把普通老百姓结合起来,形成利益共同的网络了。

其二,彩虹计划派生的作用是社会人际关系改善了。这里的事业与其他地方最大不同,就在于这是市民自发推进的;别的地方却主要是政府推进。人们在不同的领域工作,不同领域的利益往往是冲突的。那么,就这样不断冲突下去,50年后会怎样?为了未来的人类生存的社区继续存在,人们应该互相分享经验,各界不同群体联合起来非常重要。

事实上,我的目标并非只是减少垃圾,种植有机农产品;而在于转变人们之间的关系。日本每年34000人自杀,维持正常社会太困难,人们只知道把追求富裕作为生活目标,单个人怎么可能应对这种竞争造成的社会压力?而彩虹计划派生的社会功能却使人们在互相交流中分享自然环境和社会知识。人并非仅仅是经济动物,他们其实是在参与彩虹运动的交流中成为新的人。

其三,上下结合是地方治理的最好方式。人们现在讨论地方治理(Local Governance),我们的经验证明最好的方式是上下结合。普通市民中产生了思考和建议,在社区经过讨论、被政府接受了,去实现这些思考和建议,简单地看,彩虹计划就是如此。

最初的想法是实现“人民社会治理”,那时打算不依靠政府的力量,仅仅农民和市民的合作来实现理想,我应该是那两者之间的桥梁。后来明白政府的作用也重要,但要以市民的想法为主。现在通过彩虹运动只不过实现了一半,真正完全实现农民与市民在地方治理上的结合,还需要更多时间。

有机肥料工厂的投资是从中央政府到县级政府下达经费,是自上而下的;但彩虹计划却首先是自下而上形成的自我治理,其中参与式的计划讨论,大多数市民对垃圾分类的要求自觉执行、社区内部互相监督……。例如,现在彩虹工厂每年在成千上万市民收集的垃圾中仅仅筛选出40公斤的家庭废弃金属物品,过去却是数百公斤,这是因为人们更加关注农民使用有机肥料的生产,但在以往,市民则没有对农民的这种关心。现在的运动发展起来以后,你可能不再认为只有是市长才能管理这个城市。人民已经在这样的运动中实际上整合成为一种能够发挥自我管理作用的力量。例如,农民在彩虹运动中的有机农产品的产量也增加了,环境也改善了。这些都并非政府的作用。

最初的目的不过是减少废物,现在实现了垃圾减少30%,这个成果对市民能够直接参与保护环境的事业是个很好的教育,他们明白了可以靠自己的努力,既保持这种比较现代化的家庭生活,又不破坏自然环境。

其四,农业本地化是应对全球化挑战的有效办法,尤其是日本的小规模农业面对国际竞争、WTO挑战,确实有很多问题。因此,地方的有机农业产品就在地方消费,也是个很重要的循环经济的方式。现在全球化当然是个更为严峻挑战,我们也知道必然发生国际市场的冲击,日本的农户规模小,是个弱势群体,在竞争中确实艰难,因此,彩虹计划客观上已经造成本地消费增加,有可能形成一种挽救日本小农的办法。

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应对全球化挑战的运动。彩虹计划对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例如,泰国的农户来学习了回去也搞了同样的计划,也可以产生一种挽救小农这种弱势群体的作用。

人们加入各种另类的社会运动,多少都会有对全球化挑战的了解和反应。如果能够把单纯经济的问题与哲学、社会的问题结合起来,作为一种综合的目标来动员群众,则可能形成和完善人们对于全球化挑战的准备。

彩虹计划吸引了很多群众参与其中,你几乎无法衡量人们加入后的热情和投入的力量到底多大。彩虹运动一直就有些挑战。在启动的时候,群众没有实际经验,所以确实需要有教训来逐渐成熟。大多数市民在彩虹运动开始的时候当然是观望的,要到运动发展起来了才参与。

目前我们仍然有困难,需要逐步克服。主要两个方面:

一是有机农业生产和流通的问题,如何才能使得项目可持续发展;

二是政府、市民与农民三者关系的协调。

虽然有机农业确实成本高,但完全没有化肥农药,安全度高,本地消费者能够理解本地农民的价格高于一般市场产品的原因。农业生产与消费的本地化是一种自给自足;随之,可以在满足本地的条件下,再把这种农产品扩大到周边的市县,而不是直接销售到外地或者国外。当然,最后还是得考虑我们这种优质有机农产品是否有与国际市场的结合办法。

创造未来生活的6个因素:自然环境与人的生命循环;地方自主;自给自足的本地生产消费;社会文化多元的融合;民主主义;国际交流。

温铁军、刘健芝2004-12-17、18于日本山形县长井市、高富市

文章来源:国仁城乡科技发展中心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