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大自然声音的传信使者 吴金黛

大自然声音的传信使者 吴金黛

你听过失恋青蛙的悲鸣吗?老人数鳗苗又蕴含着什么样的节奏感?蛤壳也可以做成音乐?这些躲在世界各个角落、乍听之下稀松平常的声音,到了风潮唱片音乐创作总监吴金黛的手中,她总能像变魔术似的,创作出一个又一个动听的故事。这样的创作能量,也让她抱走一个金曲奖座。

吴金黛

吴金黛

学观光、教英语,最后毕业于美国杨百翰大学音乐系,吴金黛的音乐之路看似无心插柳却走得理直气壮。学成归国应征工作时,风潮唱片明明要征求的是男录音师,吴金黛硬是说服老板录取了她,从此一头栽进音乐里。

顶着外国留学的光环,吴金黛却非外人想象中的娇娇女,她彷彿身形瘦弱却充满活力。吴金黛的工作服不是套装高跟鞋,而是缝满口袋的背心或夹克,搭配耐脏长裤及球鞋,方便她上山下海收录声音。外出录音时,吴金黛的口袋总是被各种与录音相关的小东西塞得饱满,口袋的边缘还插着原子笔和纸;肩上的另一个背包,则装了电池、录音带,以及一支毛茸茸的大型麦克风。

有了这些标准装备,吴金黛跑遍全台湾,忠实收录各种自然的声音。但并非每次录音都水到渠成,还得靠着她的创意与灵感,让声音说出自己的故事;就算是乡下卖菜车的喇叭叫卖声,经过吴金黛的巧思巧手,都融合成曼妙的生命组曲。曾经,她为了捕捉暮蝉的声音,误打误撞“介入”了一场青蛙三角恋,最后成为《森林狂想曲》里的意外的精彩音乐。

在从事音乐工作以前,吴金黛也跟你我一样,只保存着视觉的记忆。不过,在她被一大群旁若无人、理直气壮、大声鸣叫的青蛙给吓到之后,却从此爱上了这份工作。当她开始收录野外的声音,才开始把耳朵打开去认真聆听、注意各种细节,那时候,一些声音开始进入吴金黛的生命中,她的记忆场景变得非常完整,它是包括视觉、温度、声音、嗅觉的三度空间,而不是一种平面的视觉感。

与天王、天后级歌手造价动辄百万、千万元的豪华录音室相比,吴金黛的录音室相形见绌却最多彩丰富,因为她的录音室无所不在:山林里的湿滑泥地、海岸边的沙滩砾石,只要有声音的地方,吴金黛就是能够创作出与众不同的特别故事。

下一次,如果你在山林野外,看到一个女孩,拿着一支比她手臂还粗的麦克风专注录音时,请随着她一起静静地体会大地的呼吸,因为那种呼吸的声音,正是大自然最丰沛的生命力呈现!

专辑《森林狂想曲》试听

吴金黛专访(节选)

专访╱中时电子报总编辑郭至桢

撰文整理╱中时电子报守寍寍

郭至桢问(以下简称“”):声音这个元素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你如何诠释对声音的感觉?这里的“声音”,可能是人说话的声音、可能是虫鸣鸟叫、可能是雨水滴落在小池塘的声音,可能是一般人认为不怎么样的声音,或者听不到的声音,但你却总能抓到我们听不到的声音。

吴金黛答(以下简称“”):声音不像视觉,它很容易被忽略,有点像空气一样,其实一直都在,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去注意到那么细微的部份。

人只会听到他想要听到的声音,至于不想听到的声音,就不会听到,所以会有“耳边风”。例如现在你走在东区的马路上,其实你可以听到很多声音;汽车的声音、商店播放音乐,如果夏天,可能还会听到蝉叫或鸟叫,但大部份人都不会去注意这些声音。但那时如果你撒一把铜板,每个人都听到了!都会回头。

声音其实就是这样,你会选择性去听到你要听到的声音。

其实我早期也像这个样子。刚投入录音工作时,我也会回想以前曾在国外比较自然的地区,例如森林或国家公园里的一些画面,但我回想到那些场景时,都不会有特别的记忆,只有视觉的记忆。

我早期也是跟大家一样,但因为我投入这份工作,去收野外的声音的时候,我才开始把耳朵打开去认真聆听,一些声音开始进入我生命中,开始录音、注意到细节后,场景变得非常完整,它是三度空间的、而不是一种平面的视觉感。甚至当我回想过去录音的一些场景时,我不但记得视觉的场景、还记得声音的场景、甚至还记得嗅觉的场景、温度的场景。

当你把感官打开时,你会发觉打开的不只有视觉、听觉……只要多打开一部份,很多的感官就都被打开了,那是很有趣的一个部份。

:这么多声音进入你耳朵,你怎么去思考并解读每一次进来的声音?它代表什么意义?让它最后呈现出我们听到的完整旋律?

:以鸟叫为例,大部份的鸟是有旋律性的,如果不是有旋律性、起码也会有些节奏性;虫跟青蛙等等,它也是有节奏的。例如我做《森林狂想曲》的时候,我是下班后跟朋友在半夜去乌来泡脚,听到一些虫在“唧唧唧唧唧”、一些青蛙“啾啾啾啾啾”,牠们会有一些自然的音高,把那些音高组织起来,就变成《森林狂想曲》了。泡脚时,曲子当场就出来了。

有生命的动物叫声是一回事,海洋又是另外一回事。因为基本上海的节奏也不固定、也没有旋律,所以我每次都要听很久很久,但往往听十分钟我就会睡着。因为海的声音真的会让你听起来很放松,所以就会睡着。后来我觉得,我需要进到一个情境,不能在那边死死地听一种声音。

进到那个情境之后,才会有那个想法出现。例如原先开始录音时,我一直想着要录到一个很纯净的海,其他的声音都不要。原先我们在剪接的时候,有船的声音,剪掉!有人的声音,剪掉!后来我去垦丁录音时,本来录音时是很干净的,忽然来了一堆年轻人在那边玩、笑闹,变得很吵,我就想:回去又要剪掉了。可是后来我想,人的声音出现在海边根本就是天经地义的,我为什么要剪掉?那样才叫做台湾的海洋嘛!台湾的海洋应该是很亲近人的,虽然有一段时间,台湾人不准随便接近海洋。

但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所有的动物都可以接近海洋,海洋是涵养所有生命的一个泉源。人对于海洋的依靠与依赖,跟这些(动物)是一样的,因为人就是大自然的一个部份,所以我觉得我实在不需要把人剪掉。这张专辑里,我放了大量人的声音、船的声音;当初要剪掉的那些人的声音,我全都放进去了。

:大自然真的是非常多元而包容。金黛的工作真的很重要,为台湾的大自然和生态,做了珍贵的纪录,除此之外,金黛现在还开始进行图文和声音的汇整。后来你也做了很多图鉴,这些珍贵的资料,是不是有做计划性的收藏,是否与教育机构有所连结?

:目前为止,还没有受到教育机构的重视。在此也呼吁主管机关,希望能够看到我们的努力。

早期我在做这个工作的时候,我只是很单纯的把大自然的声音,当成是一个音乐的元素在玩,可是当我自己去录音,你跟这些生命面对面接触的时候,你不只是被牠们的声音感动,也会被牠们的生命感动。

比如说一只鸟,可能这一分钟,牠把你当敌人,离你远远的,你接受牠对你的敌意,可是当牠习惯你以后,牠可能就会飞到你身边,为你唱歌,你还可以跟牠四目交接,你甚至还可以跟牠聊天,我常吹口哨跟牠们聊天,这个过程真的很愉快。或者是前一秒你录的那只蟋蟀,可能是一只断腿的蟋蟀,牠不太方便跳离开,下一分钟,牠可能就被红蚂蚁吃掉抬走了。那就是一个生命的过程,你必须接受。

我希望台湾的民众,到野外踏青的时候,能够真正去接触大自然,而不是只是到郊外的咖啡厅,去喝一杯很贵的咖啡;或是去个温泉区,泡完汤之后,吃很好吃的野菜之后就离开。其实,大自然有更多的元素可以让人感动、可以更丰富你的精神感官,而且很便宜,不用花一毛钱。你只要带一瓶水,一个饭团,就好了。你就走进大自然,回来之后,你就会觉得你身心很饱满。

:的确,跟大自然在一起的感动,实在很难以诠释。你不在其中,不会知道大自然给人的冲击会有多大。

听起来,你在不同的录音场合,跟不同的生命接触之后,久而久之似乎已经知道把自己幻化某一种生命的过程。你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开始懂得一些“非人”语系的东西呢?听说你有一次为了一只青蛙求偶失败,非常难过。

:其实不是很难过,我是很同情牠。我没有安慰牠啦,我只是把牠的过程录下来,作为牠爱情的见证。

其实那时候主角不是牠,我是要去录蝉,因为我在竹林里听到一种很好听的声音,后来我知道那叫暮蝉,但是那次我们去的时间不太对,在等候暮蝉的时候,我就听到背后有很多莫氏树蛙在叫,那地方因为有人种金针,有许多灌溉用的大桶,里面有水,桶上面盖了一些波浪板,我把那板子一翻开,里面就有四、五只莫氏树蛙,其中已经有两只抱在一起,准备要假交配,旁边还有三只,我想应该是公蛙,这三只在旁边等了很久,后来其中两只就放弃了,只剩下最后一只,一直很希望可以传宗接代,牠就一直绕着这两只抱在一起的青蛙。

结果这两只不胜其扰,后来就沿着波浪板上岸,不在水里游。结果一上岸,那位第三者,也想上岸,就一直往上爬,那只母青蛙就背着公青蛙绕着桶子,第三者也一直跟在后面绕,大概绕了有五分钟。

青蛙来说,五分钟是很长的时间,后来我想说牠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应该帮牠们一下,后来我就伸手过去,那只母青蛙就跳到我的手上。其实平常牠们很怕人的,只要一感觉有人在,牠们就会躲起来或是不动声色,可是这时候不得不,牠们就上了我的手。

后来我想说,现在我该拿这两只青蛙怎么办,牠们不会就在我的手上传宗接代吧?所以我就把牠们放在地上,可是那时候我真的没什么生态常识,我想说放在地上,牠们自己会去想办法,可是地上的环境是草,这不是牠们可以产卵的地方,牠需要在水边。

所以当我把手放再草地上时,母青蛙觉得不太对,牠不太想下去,我就觉得更尴尬,只好又放回原来的桶子,结果一放回去,那个第三者又开始追,追到后来,那个第三者就终于追上了,那个第三者就跳上去,变成三只青娃叠在一起。

这时候我发现,动物界的爱情跟人类的比起来,一点也不逊色。第三者一上去,马上就想要把原来那只公青蛙弄下去,牠扒情敌的肩膀、脚、脸,结果牠扒得太用力,自己重心不稳,又掉到水里去。

后来,这只第三者可能觉得累了吧,牠从水里爬上波浪板以后,就没有那么积极了,牠的叫声听起来相当落寞,唱起了悲哀的歌,我就把牠录下来,为牠的失恋做纪录。

:所以大自然真的是很多元,男女之间的情爱、竞争,有失有得。而你在从事录音工作时,也遇到许多帮助过你的人,有许多感人的故事。

在金黛所制作的专辑里,有一张叫做《恋恋温泉》,温泉也有声音故事吗?你想要让大家领略什么样的声音和情感?

:其实那时候做这个专题的时候,我也是有点小头痛。想说,温泉有什么声音呢?后来我想,这张专辑所想要表达的,应该是去泡温泉的那种感受。我当时为了制作这张专辑,就真的去泡了很多温泉。以录音之名行泡温泉之实。

不过这个过程也满美妙的,我也对台湾的温泉下了一番功夫去研究,知道台湾哪些地方的温泉大概是哪些成分,然后每到一个地方,我就一定要去探那个温泉的源头,去录一些那个温泉头的声音。可是这些声音对大多数的人来说,并不熟悉,除非你看到那个场景,你才会有比较具体的感觉。所以我虽然把温泉区的声音录下来,但是主要的氛围还是靠音乐来表达。

:我自己在听这张专辑时,虽然没有直接感受到你所谓泡温泉的情绪,但是我把自己抽离,我感觉到一种时空场景的转换,我感觉到这个音乐试图去勾勒台湾早期温泉发展史,在不同阶段的不同情感、历史、文化的重要元素。象是北投、乌来的温泉,都各自有历史的涵养在其中。

:的确。专辑中有一首是《安通温泉》,这首曲子在我录音的过程当中,我非常享受。我记得去录音的时候大约是在三月份,我自己一个人开车在前往安通的路上,三月的春天真是太美了,路边有一田小黄花,不知道是什么花,开近了之后发现那不是小黄花,那是一群黄蝴蝶,一整田的黄蝴蝶。那时候好多,我连开车的时候都要放慢速度小心开,才不会撞到蝴蝶。

后来我到了安通温泉,为了要去探源头,就走到它的后山,那又是另外一种感觉。就是春风很温柔,吹着竹林嘎嘎作响,还看到满山的浦公英像小棉花一样满山飞舞,我会站在那个山头,是因为我要去追一家子大冠鹫的叫声,让我看到了一幅这么美的春天景象,这就是我想要的场景。

至于象是关子岭、北投,之前还在想,关子岭该怎么表达呢?那就用关子岭那条情歌来做。这个故事讲来就很有趣。那次我去录音的时候,录到一半,刚好乡下的卖菜车经过,放了很大声的音乐,录到一半听到这音乐,就很生气不录了。

后来我就去泡澡,把自己放空,人在放空的时候有时候会有旋律跑进来,这时候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就是刚才卖菜车俗又有力的音乐声,我突然发现:这就是关子岭啊!后来我就把这个元素放进去音乐里面,这就是这个地方的特色,我要把这个元素放进来。

:很多东西是跟着在地发展出来的。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个声音,一定有它的原因。放开自己,能包容更多声音进来。

:所以以我这几年在野外工作的过程,学到很重要的心得,就是要尊重每一种生物或是文化的多元性,要尊重那个在地性,不需要用我们习惯的价值去判断它。应该要接受并且尊重它的存在。当我去接受这样的声音时,我发现做出来的音乐真是好听。

:从大自然声音的录制到现在,未来还有什么计划,或许还有我们难以想象的东西?

:说实话我都没有规划,很多东西都是缘份。原本我也没有计划要做大自然的音乐,不过做了以后发现里面有另外一个世界,我就栽进去了。

大自然声音我希望能够继续下去,将鸟类这类生物的声音能够录制齐全。大自然的音乐目前已经有些成效了,希望能将影响力继续深植下去。至于台湾传统音乐也是一样。

除此之外,最近几年我们也在录制大陆少数民族的音乐,前一阵子我去大陆将四种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口传人类遗产中的四种乐种,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全部录制完毕。

郭至桢:风潮这一系列大自然音乐除了金黛的监制外,还集合了台湾许多一流音乐人共同录制,未来也希望风潮唱片能多做这种珍贵资产的保存、身心灵深受感动洗涤的音乐。

文章来源:中时电子报

专访全文:http://forums.chinatimes.com/report/people/970530/02.htm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1. 游客 03/01/2013
    这个FASHION啊...
  2. 游客 02/28/2013
    很好的音乐,让人平静下来。
    • 游客 03/01/2013
      因为篇幅原因,没有放更多的试听嵌入,亲们可以自己去搜哦,她的每张专辑都很棒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