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潮农李学友:俺不是传说,俺是微博卖菜哥

潮农李学友:俺不是传说,俺是微博卖菜哥

李学友,1969年生,成都郫县人。曾经在外打工、漂泊的他,于2004年回归土地,开始了自己的农耕生活,并于2009年,加入生态健康蔬菜种植的行列中。他说:“以前我打很多工,觉得很累很累了,老板却不涨工资。2004年的时候,我的工资才七八百,让老板涨200元他也不干,还不如种地。于是,就回家了。”靠天吃饭的日子比起打工其实更不好过,常亏本。

把土地养好,才有健康的食物

李大哥是成都郫县园田村环保农耕小组组长。他的菜地位于成都郫县安德泉水村2组,共有26亩。与动辄上百亩、上千亩的农场比起来,李大哥的农场更偏于家庭式。2004年至2008年,李大哥种的是打农药、施化肥、添加除草剂的韭菜。他说:“当时大家都种韭菜,觉得是一条致富的路子。一亩地一年收入上万,一家两口种3至4亩地,年收入就达三四万,对于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不过李大哥话锋一转,“可是,种植生态健康蔬菜,一亩田可以有2至3万的收入,自己健康,又可以在市场上获利,我更看好它。”

农民致富,光靠政府不行,还得靠自己。但是,种地挣不了钱,因此,他们都跑到城里打工。如果不是与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志愿者结缘,那么,李大哥可能早已不再种地。2009年,世界自然基金会有一个环保农耕项目来到了李大哥所在的园田村,在志愿者分享环保农耕概念的讲座上,很多前来听课的农民还没听到一半就跑了。李大哥是为数不多对此有兴趣的人,“我参会下来,便去问书记怎样参加,书记于是给我报了一个名。他们说只需要拿出一两分地,我报了5分地,打算试试。”

环保农耕项目组的朋友常常带李大哥去听健康讲座,并到许多农场参观。第一次邀请李大哥去北京参加CSA大会,起初他还不愿意:“看到石嫣,我想,她一个博士生都来种菜,那我也是农场里的‘大学生’!”因为是受邀嘉宾,活动全程参与都是免费的,所以,李大哥最终答应赴会。“会上,石嫣说,农民能拿出一点自己的土地来种生态蔬菜,已经是很大的进步。在这个过程中,我慢慢被感染了。”李大哥笑了笑。

从技术人员转为销售主力

李大哥开始做生态农耕,周围的邻居都不看好他。即使现在,他已经在圈内“小有名气”,他们的态度依然如故。毕竟,李大哥投入了四年时间,直到现在仍没有盈利。“刚开始做的时候,老婆也反对,我们常吵架,矛盾很大。她认为这个事情不现实。后来有人开始买我们的生态健康蔬菜,才有了一点信心。”李大哥似乎有些无奈,“土地转换三年后,我们以为自己负责种菜就好了,机构的人会帮我们卖菜,结果不是,我们还得自己去卖菜。没办法,把我逼出来了。”李大哥现在主要负责销售,已经有一段时间不下地了。

种地的工人、加上会计和销售,一共五位。虽然人少,但所种的蔬菜品种却很丰富,因为李大哥必须为习惯了在超级市场采购的消费者考虑,为他们提供多样性的餐食选择,所以,农场不仅种得有瓜果类、叶菜类、花菜类,还有茄果类、根茎类、豆类、芽苗类的蔬菜。说起菜地里种的蔬菜,李大哥就停不了口:“我们种了黄瓜、丝瓜、南瓜、苦瓜、菠菜、土豆、白菜、小白菜、莴笋、豌豆尖、生菜、菜心、番茄、芹菜、胡豆⋯⋯冬天种的大头菌已经长成,采收期一个月,采完了就换一种接着种。菌类一年四季都可以种,不过要分季节、分种类。”

种植生态健康蔬菜的这四年时间,李大哥积累了不少经验。如今,他将更多时间与精力放在了与消费者的沟通上。“我每天都会花时间在微博上与消费者沟通,他们想吃什么菜,我们就种什么。以前不注重这一块,忙的时候连他们定的菜都会忘记送。现在明白了,与消费者的沟通最重要。我们把好的菜配送给消费者,老的、不好的自己留着。之前我在微博上拍了一张农场老花菜的照片,结果有客人主动要。相互沟通,相互理解,让消费者吃到真正好的东西。”李大哥每周会配送四次,他把成都市分为四个区,每次配送两个区。东区、南区,周一周三配送;西区、北区,周二周五配送。“这样,我们的车才装得下那么多菜!”李大哥说。

痛并坚持着

与2009、2010年相比,现在选择生态健康蔬菜的朋友稍微多了些。农场通过会员的口口相传、与单位同事相互介绍来发展会员。“我们会邀请朋友来农场体验,先品尝,再订购。仅仅通过听说,都会怀疑。”目前,李大哥的农场会员有40多位,另一个合作的农场有60多位会员。李大哥对此不无担忧:“对我们来说,26亩的地太大了!好多都空着。8至12亩就差不多。”据李大哥描述,若26亩地满种满栽的话,可以服务260户会员。

“我最希望成都尽快有帮助小农场的有机市集出现,像北京农夫市集那样,提供一个平台让更多人接触和认识到生态蔬菜,让大家在同一平台下感受、直观地选择,这样,作假的在市场上就走不长久。”李大哥之所以发出如此的感慨,源于之前在西安参加一个活动时,当地政府某官员的一句话:“你们在做正确的事情,但应得到法律的保护。”李大哥说:“政府有正规的市场,不会为我们专门开辟另一个市场。随着市集的队伍不断壮大,就会给大家带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影响交通、市容等。在成都没有这样的场所提供,其实好多农场都愿意参加。”

采访即将结束,记者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您觉得自己还可以坚持多久?”“只要还有会员在,我就永远做下去。”李大哥坚定地回答道。

文章作者:张茜

图片来源:有机会

张茜
草西,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借由文字,给人以温暖和治愈。关注食物、自然、艺术、在地文化和可持续生活。现任有机会网COO、主笔;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目前是绿龙山庄劳动志愿者、东亚地球市民村村民、自由作家。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1. 游客 02/24/2013
    [...] 原载地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