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中国离有机的路到底有多远?

中国离有机的路到底有多远?

空气常常是被污染的,水大部分也是,土壤多被农药化肥除草剂污染,转基因种子国家门洞大开。在这片土地上要怎样做到绝对的有机种植?在深山老林处开辟一个农场,种好蔬菜、养好禽畜运出来?先不说高碳低碳,运费和保鲜都是一个大问题。在城市附近,建立一个封闭型的空间,把空气用离子机过滤一遍,水用离子膜过滤几遍,土壤全部检测清理一遍,并保证运行过程中全部内循环?不是不可以做到,那样的蔬菜,没有二十块一斤,并且客户群足够大,是绝对做不来的。而且那样也并非绝对有机,因为是人造的空间,已经脱离天然有机的环境了。

农田

那么,还有没有必要做生态、有机、绿色的食品?还有谁可以去努力往这条路上去做,虽然不可能今天起程,立刻就到达?或者说,对于我们的环境,我们的食品安全,我们的健康,以及我们子孙后代生存的土地,我们,还有没有必要去努力,去改变?

天福园的张志敏老师,一位我非常敬重的前辈,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十年。她原本有着世人眼里光明宽广的事业,她是国际商贸师,懂多国语言,传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第一笔合同,是她签订的。这一切,她放弃了,十年前在京西南郊开建了一个150亩的农场。她力争生产纯净的食品,农药化肥就别说了,连有机肥料怕外面的品质不能保证,都坚持内部循环,所以她那里的土地并非十分肥沃,但蚯蚓满地,小鸟成群;她坚持多样化种植和养殖,常常看到她那里鸡满园子疯跑,火鸡和鹅大摇大摆地在路上踱步,牛和羊成群地在园子里吃草。

她做得很艰难,尤其在十年前,国人对有机、食品安全完全没有概念的时候。开始她种的果蔬粮食常常送给朋友,好些年来她的产品都是同普通食物一个价格就卖了。她把自己多年的积蓄全部搭在了这个农场的维持上,在最艰难的时候,只有一位放牛的老农跟着她。她时有夜里配菜到三四点,早上六点起来送菜到下午的经历。

她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持一片纯净的土地。

她为了什么?为了我们的民族,为了我们的土地,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

可是哪怕即使如此,她的150亩的周围,还是被常规的,也就是用了农药化肥的土地包围着。她的150亩土地,空气还是与周围连通的,所以,她那里,应该也并非绝对的“有机”。

有人说,在现在的中国,不可能找到绝对的有机种植。也许,这句话也同样绝对了。但是,我们每一个人,没有责任吗?我们仅仅是消费者吗?仅仅是拿着钞票选票的上帝吗?对于这片土地,我们每一个人,应该负有什么样的责任?

我们不应该责怪用农药化肥除草剂的农民。1毛钱一斤的大白菜,亩产哪怕一万斤,收入不过1000块钱,还冒着滞销烂在地里的危险。换做是我们自己,哪怕是用农药化肥除草剂这样比有机耕作省力得多的种植方式,我们会去做吗?

对于构成我们身体组成部分的食物,我们应该付出什么样的价格和代价,是越便宜越好吗?价廉能够物美吗?价廉能够要求它物美吗?我们应该如何对待生产这些食物的人,他们是需要获得平等与尊重的人吗?他们是有安全生产和生活的权利的人吗?如果我们不能为他们提供生活安全的保障,我们又如何能要求他们向我们提供食品安全的保障?

现代社会生活,让城市越变越大,让商业的链条越变越长,让越来越多的人,离土地和大自然越来越远,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功利和冷漠。我们应该反思什么?

个人以为,CSA模式最大的意义在于,让越来越多的人,回到土地上去吧,回到我们生活的最初,看到食物是怎样从地里生长出来的,用自己的汗水,浇灌自己的果实,它不再是商品,不再是买卖,而是上天对我们的恩赐。也许,这样我们会学会珍视自己的食物,尊重为我们生产食物的人。农田需要改变,更需要改变的是人的心田。

中国有机的路还有很远,需要每一个人的努力,生产者、消费者、城市人、乡村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并且准备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

如果可以,尽可能坐公交车,带着孩子,去郊区种菜吧,为了我们,共同生长的土地。

文章来源:Sunshine的博客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1. 风的快乐 05/07/2013
    中国有机先从绿色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