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农村每年垃圾多达1亿吨 就地处理是出路

农村每年垃圾多达1亿吨 就地处理是出路

田头村口的一堆堆垃圾,是中国很多村庄里刺目的一景。每年这些农村垃圾的产生总量都达1亿吨之巨,由分散的点源污染逐渐积累成广泛的污染源。

处理农村垃圾,近年来才逐渐引起重视,但全国上下尚未探索出理想的模式。

农村垃圾

每年1亿吨垃圾未处理

环保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农村固废研究室主任张后虎博士告诉记者,中国每年产生城市生活垃圾2亿吨左右,经由目前的填埋+焚烧的体系被处理掉;农村每年产生约1亿吨垃圾,目前主要是乱丢乱弃、自然消解状态,很少有符合标准的处理。

与城市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垃圾处理体系不同,农村生活垃圾产生量在增加,但同时却没有形成成熟的处理模式,即便在沿海发达地区,农村垃圾处理也是个比较新的课题。尤其令人担忧的是,由于农村特别分散,垃圾统一运输成本太高昂,城市里的垃圾集中处理模式很难复制到农村去。

农村垃圾的构成,主要包括日常生活垃圾、废弃秸秆、养殖场牲畜粪便、农村医疗废物、电池、农药包装袋之类危险废物等。在农业时代,绝大部分农村垃圾废弃物是可以自然消解的,例如剩菜可以喂猪,猪粪可以做肥料。随着农村越来越深地卷入工业化进程,例如塑料袋、电池等无法自然消解的垃圾也就越来越多。

跟城市相比,农村垃圾处理有特别的难题。

首先是农村特别分散,使得垃圾运输成本高昂。目前已经实现了农村垃圾集中处理的地区,通常的模式是“村收集、镇转运、县处理”。设想一个镇有数十、上百个村庄,一个县又有数十个乡镇,垃圾运输车需要转遍每一个村庄,最后将垃圾运到城市的集中填埋地点,一年运转不停。其中的物流成本和体系运转成本之高,不难想象。

目前农村垃圾处理,多数是简易填埋(为降低成本,小城市的填埋亦有很多不规范)。垃圾填埋后,会形成渗滤液,有的渗滤液甚至有毒,会形成二次污染。规范的填埋处理是用薄膜收集渗滤液,但简易填埋的渗滤液往往只能任其流淌。

就算是农村垃圾最后能够成功转运到城市,城市的负担也会大增,城市本身处理能力不够成为未来的一大挑战。

实际上,即便是体系成熟的城市,很多在垃圾处理方面也早已不堪重负。以南京为例,张后虎告诉本报记者,过多的垃圾无法处理已经成为南京的一个头疼事儿。现有的三个大型垃圾填埋场已经快填满了,很难找到新空地填埋,而新建的垃圾焚烧炉也都尚未运转,即便开始运转每天只能烧1000吨,以现在南京的垃圾产生量,每天还将有千吨以上的垃圾难以处理。

就地处理是出路

张后虎向本报记者介绍,日本的节约意识强,因此垃圾产生量比较小,垃圾分类做得也很细致,这样便易于处理。且日本垃圾中厨余成分少,而我国由于垃圾分类实施困难,再加上生活习惯,增加了垃圾处理量和成本。

农村垃圾处理上,分类仍是一个大方向。但即使在城市里,这一理念也尚未得到完全实现。

即便如此,业界还是有一些基本的共识。多名环保业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提出,农村垃圾处理的大方向必须是分类化、就地处理和资源回收利用式。

苏州嘉净环保股份公司董事长吴立此前对本报记者表示,他们公司目前的核心业务是农村污水处理,将来会进入到农村垃圾处理领域,目前正在各种比较成熟的垃圾处理技术中做选择。吴立认为,“村收集、镇转运、县处理”的方式一定无法持续,农村只能走就地处理和废弃物资源化再利用的路线,而这需要技术支撑和商业模式支撑。

目前商业模式还没有形成。上海老港再生能源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何文远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城市中垃圾处理的商业模式是很成熟的,有招标特许经营等多种方式。收费方面,则是政府买单、市民交纳垃圾处理费。农村尚未形成商业模式,谁来买单界定也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之下,民营资本较难进入。

实际上,一些地区的收费模式正在形成。本报记者了解到,山东潍坊一些农村在2012年统一设置了垃圾箱,收费是每人每年40元。

消息来源:三农直通车

图片来源:网络

兆红
新闻学毕业初入有机行业,对于专业、对于这个新兴的领域,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很多路要走。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