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访木之花家族:自给自足、循环永续的生态村(二)

访木之花家族:自给自足、循环永续的生态村(二)

接上篇:

访木之花家族:自给自足、循环永续的生态村(一)

NPO绿色生活与地域交流

2001年以木之花家族为母体所成立的NPO组织(非营利组织),负责自然农法及有机农业的推广、资源回收再利用等,跟环境、福祉相关的活动,还有生态村的推广。也受静冈县政府委托,从事新归就农者的辅导。

还有“微笑便利屋”计划,只要地方上的爷爷奶奶、家庭主妇等提出需求,举凡清水沟、修剪庭树、清扫落叶、修理空调……等无所不包,而且是不收钱的。

“木之花年轻人比较多,”成员笑,“做这些是应该的啦!”

木之花家族的自然田园

生态村设计教育Ecovillage Design Education(EDE)

2007年,在加拿大学习环境科学、在苏格兰Findhorn Community学习生态村设计的みちよちゃん与木之花相遇,并成为成员,开始有意识的推广生态村的理念。

生态村设计教育Ecovillage Design Education(EDE)从2006年开始,已在全球23国展开,木之花也在2008年于日本大学附属设施举办初次的EDE,今年初,将地点移至木之花,报名者在一个月的期间上课、实习、与成员们共同生活。“没有什么地方会比生态村的现场更适合体会生态村设计。”成员说。

生态村设计教育的四个方面——环境、经济、社会、世界观(来自Gaia Education)

生态村设计教育的四个方面——环境、经济、社会、世界观(来自Gaia Education)

具体上课内容,分成:

  • 环境”:永续的粮食生产、适切的技术、生态建筑;
  • 经济”:钱是什么?合乎道理的生活方式、社会企业与地域经济;
  • 社会(人间关系)”:圆滑的沟通、领导力、意思决定与facilitation(在会议、组织集会等场合,促进发言、整理谈话内容、确认与会者共识等,协助参加者的合意形成和相互理解,使得组织活性化、达成协同的手法、技术、行为的总称)、转型城镇(transition town)
  • 世界观”:意识转换、宇宙意识和地球历、创造性和艺术等。

明年(2013)二月将举办第二次EDE。

2013年2月将举办的生态村设计课程预告海报

2013年2月将举办的生态村设计课程预告海报

其他事业的营运

其他如经营旅馆“木之花庵”,供来访者住宿;懂音乐的成员则组成木之花乐团,除娱乐自家人,还巡回表演,只要有访客来,晚上一定会举办演唱会。到访时因为是平日,所以住宿的只有我一人,木之花仍然全员出动唱了一小时的歌来欢迎我,煞是受宠若惊。

另外也会参加许多的EVENT,持续地将木之花的理念传达出去。

十一月参加于东京日比谷公园举办的“土与和平祭典—播种大作战”

十一月参加于东京日比谷公园举办的“土与和平祭典—播种大作战”

共有共享、‘一个钱包’的简单经济

“有才能、有能力的人,就能在这个社会上成功,然后获得更多的利益,追求自己的幸福”——这是现代资本主义的思考方式,但在木之花,有一套独特的运行模式。

首先,成员各自的资产当然是各自管理,但自由分享给其他成员;加入木之花后,不考虑劳动的多寡和工作内容,一年的总收入由大人均分,成员们为独立的事业主各自纳税。平常的生活费、保险费、税金、小孩的教育费等,则由大人的收入中共同支出。例如去年2011年,每个大人的平均所得为五十万,再从其中提出二十四万(一个月两万),集合在一起的1200万,是为木之花全体的年度生活费,其余的二十六万则会汇入各自的账户中。“虽然说有汇入账户,但在这里根本用不到钱,”刚来到这就用存款买下木之花庵的成员跟我说,“我来到这后就再也没看过我的账户。”

生活费一个月二万!是日币两万,不是台币两万喔!两万,别说是东京了,不管在九州、冲绳、还是北海道,都是一个很难达到的数字(不要忘记你在黄金传说看到的一万元生活是不含房租的),木之花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很简单,就只是“共享”而已。

在木之花,成员分别居住在五栋住宅里(目前正在盖第六栋,为木造的ECO生态建筑),交通工具共享、衣服共享、生活用品共享,如此一来,一人所需的生活开销将会大幅降低。遇到成员出差、生病、或是有成员要进修(目前有成员在攻读博士、在东京学美容等)的花费,则由全体成员共同支援,正所谓,全员“共享一个钱包”。

“你们比共产主义还共产主义。”从中国来的访客曾对木之花成员们这么说。

在耕耘土地之前先耕耘自己的心

2009年,创立GEN的丹麦环境活动家Jackson夫妻造访了木之花家族,赞赏“木之花成员的精神层次的高度,与意大利的Damanhur、艾沙尼亚的Lilleoru并列为世界三大生活共同体。”然而,早在木之花成员们知晓“生态村”概念之前,他们就已经确立了这样的想法:不管做什么,都由“心”开始。

我原本一直这样认为,透过自然农法的实践,随着自然生态的调和,人类本身的身心状态也能达到某种和谐的状态。然而,其实这两者之间并没有先后顺序,倒不如说,心的影响力或许还更强大。

野菜耕种队的Ttacchan说,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最惊讶的是“田地的歪曲是心的歪曲”、“心创造了现实世界”等想法,在长野县自然农法研究中心学习育种,并在执日本循环农法之牛耳的埼玉县霜里农场研修的他,最初抱持着跟我一样的想法:“不是一直线、亩稍微歪了点有什么关系,对作物的生育根本不造成影响嘛!”还有,当我看到定植成一直线的茄子时,第一个浮现的念头是:天哪好浪费空间!交叉定植就可以收成更多更多的茄子了!

一味学习技术与知识的我,似乎忘了其他更重要的事,并为了长年身心的不安定与同伴难寻的失落与孤独而苦恼着。然而田间所展现的风景,其实就是自身心灵状态的投射。心灵状态除了在每天的共同生活中慢慢调和,十八年来每晚不间断、木之花独有的晚间会议,更是让精神快速成长的方式。

共同生活一开始并不容易,数名成员们都如此提及。事实上,有志于生态村的人们,一旦开始共同生活之后,因为各种龃龉和对立而分崩离析的例子也所在多有。

如果说农业是撑起木之花的骨干,那大人会议就是木之花的心脏。在大人会议,除了分享每天发生的事和作业进度之外,更重要的是名为“心シェア(心之分享)”的对应方法。

“在每日的生活实践中调和身心”——这是成员间的共识,也因此,这十八年来鲜少有大的对立,但是难免会有感情的摩擦、工作上的缺失和磨合等时候,一般人总是会互相指责,但是成员们时时刻刻注意的,是先审视自己的内心。当然,这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人难免会有不理性的时刻,因此即使是两个人的问题,成员们都会当作自己的问题,在大人会议中,站在当事者的角度思考、提议,如此集众人智慧,往往会产生好的观点。成员们也能共同成长。

大人会议的另一个特征,是“广为公开”。即使是个人的隐私也会。“如果成员中有谁喜欢上谁,会在大人会议上表态,”成员笑说,“成员们是当然的啦啦队。当然如果过于专注在对方的事情让氛围变得很奇怪,就会叫他要注意啦!”

不管是微小的沟通,还是人类全体的问题,全都是根源于同样的真理—木之花如此确信着。因此即使是日常小事,也不会怠慢它,因为再小的事,都具有值得学习的价值。

10月家族大合照,还包含了长期和短期的访客们

10月家族大合照,还包含了长期和短期的访客们

结语:愿作第一百只的猴子

听过“第一百只猴子现象”吗?

一只猴子在海边洗芋头,其他的猴子看了,也仿效牠,开始在海边洗芋头,当第一百只猴子也开始洗芋头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在其他相距遥远的海边,也开始有猴子洗起芋头来。

最近我常常在想,如果说只有在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种着无化肥无农药的蔬菜,其他时间却不停的滑手机、看电视、玩计算机、对周遭的人漠不关心、对自己的生活从不审视、对地域连结毫无兴趣、对世界问题缺少关怀,那这样的自然农法似乎只能是半吊子。

农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还有福祉、艺术、经济、环境、社会……等等很多面向,都是追求永续生活中不可或缺的。

生态村并不是反科技、反社会、闭门造车,相反地,生态村的居民,普遍具有高度精神意识和社会关怀,并积极的对外发信。他们创造了一种新的生活型态,在这个苦多于乐的社会开出新的道路;他们彷彿在海边洗芋头的猴子们,对世界发出前所未有的信息。我相信,在不远的未来,会有越来越多人了解其珍贵的价值,从而思考至今的生活方式。

而你,愿作那第一百只猴子吗?

更多信息

木之花官网:http://www.konohana-family.org

Gaia Education(盖娅教育,生态村设计教育、可持续发展教育资源):http://gaiaeducation.org

图文来源:上下游新闻市集

作者:简小嘉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