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一株健康蔬菜的辛苦旅程

一株健康蔬菜的辛苦旅程

几年前,偶然听到一个菜农说:“不打药,菜会被虫子都吃光,我们就没饭吃了。”所知有限的我,陷入了一个逻辑怪圈:吃打药的菜不好,但是不打药,我们连“打药的菜”都吃不上,而菜农连“饭”也吃不上了。两害相争取其轻,继续吃打药的菜吧。但用脚趾头思考,也知道这样的农产品对我们的身体有着什么样的伤害。如果“我”或世界上的其他人都因为打药菜被吃死了,谁又来吃打药菜呢……世上的问题都是相似的,用同样的句式不同的词组,便可以提出类似的问题,诸如:高强度的工作当然不好;但是不努力工作,我们会连“饭”也吃不上。两害相争取其轻,继续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吧,但用脚趾头思考也知道这样对我们的身体有着什么样的伤害……

一颗蔬菜如何才能口感好

一种蔬菜所含特有营养配比,决定了它的口感。俗话说的好,对一个人来说,除了个人能力,还要看“天时、地利、人和”。而蔬菜的口感,除了看蔬菜的“能力”,也要看蔬菜生长的“天时、地利、人和”。

在我为“不打农药吃不上蔬菜”这件事绞尽脑汁也找不到问题的出口时,意外的在万能的搜索引擎中,发现了“不打农药”进行种植的“安金磊”。

安金磊简介

安金磊是一个地道农民,他花了很多功夫在自己的土地上,全是力气活,不走捷径,不耍小聪明;他感恩土地的赠与,绝不贪婪且与杂草燕雀螟虫共享;他循着“道法自然”之指导耕种,但也几乎花了整整七年才重建了平衡的自然并得以见证土地的“奇迹”。

仅仅是在发现使用农药、除草剂、化肥种植出来的蔬果粮食能吃坏人以后,他就决定放弃使用这些化学的东西。安金磊教给我很多东西,其中最重要的是真正意识到什么是自然,以及唯有实践可得真知。

安金磊热爱他的土地,他光脚踩在土里,他闻着土壤的味道,捕捉着田地里的虫鸟合鸣,便可知道土地的健康情况。而我们,有没有耐心地觉知过自己的身体?

发现时蔬好味道

健康的蔬菜比“孱弱”的蔬菜口感要好,但也要分品种,例如“甜玉米”,是一种普通玉米的产糖基因发生变化形成的变种。再甜的有机种植的普通玉米,也不如常规“甜玉米”甜。

天时——合适的种植时节,提供了蔬菜生长需要的日照、温度、雨水。例如白萝卜就是冬天的一种应季蔬菜。另外,采收的时机也影响蔬菜的口感。例如新出白萝卜的辣味较少,成熟的白萝卜辣味就很明显。

地利——土壤、空气、水质,对菜的口感有很大影响。给土壤施营养全面的农家肥,蔬菜就长得健康,“菜味”就明显。另外,灌溉量也影响口感。例如,生菜如果生长期缺水,叶子就容易有苦味。

人和——蔬菜要和菜田里的多种生物共存——鸟吃虫子,虫子吃菜,健康的蔬菜也有“防御机制”,包括合成、释放一定量的天然驱虫剂等,不同种的蔬菜还能互相保护……各种生物的数量,大自然自有平衡。这个平衡被破坏,蔬菜本身又“孱弱”,病虫害就容易泛滥,造成蔬菜的口感变差。

在“口感”和“健康”间取得平衡

自然需被敬畏,蛮横地对抗带来的是两败俱伤;对自然法则的遵循,则带来和谐共荣,所以大地供养万物生灵,杂草雀虫都应有其立足之地。人不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我们只是自然万物中的一小物。过度贪婪无休止地攫取会让原本活着的土地贫瘠荒芜了无生气,自然如是,我们的身体也如是。

一千五百多年前的陶渊明说:“田园将芜胡不归?”,这话放到我们这样心灵贫瘠身体荒芜的现代人身上,一样好用。白萝卜有辣味,苦麦菜有苦味,某些生菜也微苦……有部分朋友认为这些菜口感不好。不同的蔬菜有各自独特的“菜味”,其实是其内部独特营养成分的味道。例如据报道,萝卜的辣味来自几种天然的抗癌物质。迟出的白萝卜比新出白萝卜辣味重些,但这些抗癌物质也多一些。

很多朋友认为很嫩的菜口感最好,菜稍微老一点就不喜欢。殊不知,老一点的菜含重要的膳食纤维,比起营养品店里卖的纤维片,更便宜、更健康。像安金磊老师那样,慢慢的修补起自己的“农耕禅”,我们选择蔬菜天然的口感,再多多注意营养搭配,也可以耕耘好自己的“身体荒地”。

文章来源:食养无界刹那和光的博客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