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苏格兰芬霍恩生态村探访记(二):深入朴门民居的一天

苏格兰芬霍恩生态村探访记(二):深入朴门民居的一天

编者按:地球目前面临的危机之一是:人类过度消耗资源,制造太多废弃物,却无法回收再利用。如果能够减少消费,让废弃物进入自然的循环圈里,得到再次利用的机会,离“永续”似乎也能更进一步。然而,永续并不容易,在生态村里住了数十年的克雷格·吉布森(Craig Gibsone)先生,仍面临一些挣扎,且来看看他的生活哲学。

参访芬霍恩(Findhorn)生态村的行程进入第三天,这日迎接参访团的是苏格兰不正常到极点、冷冽的“盛夏”。原以为是我们不熟悉这边的气候,但气温冷到当地居民都需要打开暖气;对我们这群来自亚热带的访客来说,有幸经验到夏季寒流的到来也相当难得。

不过在劲风冷雨中,苏格兰开阔原野中的色彩却显得丰富。在芬霍恩这个不算大的角落当中,住家或公共场域处处可见的林园里,紫黑、橘红、橙黄、嫩绿、垩白在灰色宁静的背景衬托下,让人不禁赞叹自然用这种配色方式,展现纯粹却多样的美感。

自然建筑

芬霍恩生态村的自然建筑

芬霍恩生态村的自然建筑

一行人来到在芬霍恩生态村已住了40几年,一位朴门农学的实践者──克雷格·吉布森(Craig Gibsone)先生的家。他将略长的白发用黑色发带随意固定,身上穿着褐色风衣。尽管风衣上头的几个小洞泄漏了风衣的年纪,但冷冽的大风贯穿小洞后带起一阵衣角婆娑,反而透露了主人的率性。

帅气的克雷格带着兴奋的语气向我们介绍他的小菜园。在几块长条状的土地上看似随意但却精心用篱笆区隔出不同的绿色小岛中,偶尔可见野鸡在庭园四处爬抓、啄食,俨然一副园中大总管的模样。忽然,一个壮硕的小家伙抢占了大家的目光——牠是只拥有人类两个手指宽、一个手掌长、黑得发亮的鼻涕虫。“其他农夫或许不欢迎牠,但我可不怕,因为菜园里养的鸡可以帮忙‘清理’这些小家伙。”克雷格对我们表示:“大自然里的生物都有其存在的道理和功能;用最少的人力介入,让自成体系的自然自己生长,是这儿的规则。”

不要整齐划一,要生物多样充满野趣

低头看着克雷格田园中巨大的红色大黄、白萝卜、高丽菜,以及一些不知道中文名的各式蔬果,这才令人发现原来这是一片不施肥洒药、不除杂草、随意撒种、在自然选择下长成一片欣欣向荣的生态园。在解说中,克雷格语带骄傲地说:“这一株是自生自长的、那一株也是……还有那一株……”对于人们试图用经营诊所的心态驯化大自然,将原本充满野性、多样性且生态平衡的环境弄得整齐划一,克雷格相当不以为然。他说他的菜园模拟了自然界的状态,要和自然共同创造一个生态平衡的小园地。

在他的细细解说中,我们了解这就是朴门农学的精髓──强调仿效自然、顺应自然的生长模式。因此他在耕种时并不翻土,以免破坏底层的生态系统,取而代之的是采用覆盖的模式,这么做除了可让农作产生的副产品(如麦杆、枝叶等)再次回归成为大地养分循环的一部分,此外也可藉由覆盖纸板、布料的方式,来抑制杂草的生长,如此一来,就不需花时间施肥、除草。对克雷格来说,整个过程他只需要付出少量的劳力,放手让自然接手该发生的事情,也因此他可以将时间花在其他象是捏陶、艺术、酿酒等的活动当中。

近年来在台湾大地旅人、亚曼园等组织的推广下,朴门已经是渐为人所知的“农艺手法”,但克雷格先生更近一步将这项设计手法,融为成为生活中紧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他的家、他的农园所有设施,都仿效了大自然的生态系统来设计;对大自然来说,没有任何生物是无用、多余的,所有东西都有其重要性,并能重新回归、再利用,因此也就不会产生任何的浪费。

收集雨水、收集太阳

回收材料制作的啤酒桶屋

回收材料制作的啤酒桶屋

结束户外参访,一行人来到克雷格自行搭建的住家,同样是毫无浪费的朴门精神的体现!其呈圆桶状的外观,让人想起电影魔戒中哈比人所居住的哈比屯,小巧可爱到极点。这栋啤酒桶屋(Barrel House)因主要建材来自废弃威士忌酒厂酿造用大酒桶的木材而得名,酒桶木材自身的弧度,塑造了建筑外观独特的曲线。

关于这栋建筑的故事远不只如此,克雷格表示,他的房子有将近75%的建材来自半径12公里内的回收材料,只有少部分用于修饰装潢的材料来自于外地进口。而生态绿建筑常见的手法,在此一项都不少:隔热的墙壁、建筑南向大面积开窗、屋顶设置雨水回收管线、太阳能板也同样安装在屋顶之上,同时也在室内安装热交换系统(Heat Exchange System),让太阳能板所收集的热能转换成厨房和洗澡用热水;整栋房子可说是将各种被动节能(Passive Energy Saving)技术运用到了极致。

然而克雷格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满意;象是他每年要花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砍木头、搬木头,让暖炉提供一整个冬天的温暖,“我的生活有75%使用再生能源,但锯木头的时候我仍然必须用汽油让机器运转。如果我不用机器,得花上3个月……”他脑海中一直思索着:“我还能怎么办?”

不只有他面临这样的难题,事实上,所有人在实践永续生活的路上,都会碰到这样的挣扎和两难;却缺乏如他产生进一步思索改进的反省。

内省的深刻实践力

虽然现在人们对于“节能减碳”和“环境永续”等词语并不陌生,然而事实上,我们的政府和企业,一旦面临经济和环境之间的抉择时刻,大多还是选择牺牲环境来成就表象的经济繁荣;我们的人民,多数依然停留在各种高度消费的非永续行为层次。中间是否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让大家彷彿衍生出“说一套、做一套”的分裂人格?

在这次朴门农居参访行程中,从头到尾,从未听克雷格喊出“节能减废”或“低碳永续”这类词句,但是从他的农园与啤酒桶屋,任何的设施,全都模仿着大自然生态,没有任何的浪费,这种脉络强烈的一致性,来自于贴近大地的生活态度全面的实践;这同时也显示了他将“照顾大地”的精神,内化为一种生活哲学,因此才能戒慎恐惧又诚实地逼自己面对欲望、做出取舍,时时反省自己和大自然的关系。

手工打造的木门

手工打造的木门

在到芬霍恩之前,参访团心底怀疑着这个所谓的“生态村”到底有多注重生态平衡?这儿的居民真能脱离资本主义毫不永续的高消费社会到什么地步?从克雷格身上,我们才认识到,这些问题或许应该先反求诸己:“”有多注重生态平衡?“我可以”脱离资本主义高消费社会到什么地步?或许还可以进一步问:“我能”怎么做?

每个人的答案一定不同,就像克雷格菜园里有着各式各样的生物,大自然从来也不要求一个每个人都一样的生态,怕的是一个不愿意思考和不愿意面对的心态。个人如此,社会集体亦如此。

文章来源:台湾环境资讯中心

作者:李紋、王莉雰、蔡孟薰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