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苏格兰芬霍恩生态村探访记(一):走进永续村落

苏格兰芬霍恩生态村探访记(一):走进永续村落

芬霍恩生态村:永续,从心开始

在不过度依赖科技的状态下,人究竟要如何与自己、社群及自然万物和谐共存?用什么方法才能凝聚共识,让人们愿意一起努力,创造新的生活方式?

穿越几千哩路,我们来到苏格兰,准备落脚芬霍恩生态村(Findhorn Eco-Village),进行为期5天的生活体验。

苏格兰芬霍恩生态村

历史背景:翻开芬霍恩的老相簿

芬霍恩生态村位于苏格兰东北角,依傍在莫瑞斐斯海岸(Moray Firth coast)边,在1960年代,由Eileen Caddy、Peter Caddy和Dorothy Maclean创建,因为失业,3人带着3个小孩居住在拖车屋。为了生活,Peter尝试在屋子附近的贫瘠土地上种植蔬果,他们透过冥想、静坐、聆听并遵循大自然的引导,最后竟神奇地种出了硕大的卷心菜、草药和鲜花!

自此之后,芬霍恩的声名逐渐远播,许多人慕名而来,发展至今拥有两个园区、约500多名定居住户。1972年,生态村正式注册为基金会,并开始积极举办大量活动(工作坊、体验周课程、分享会、示范班等),力求推广涵盖“四大意义”的永续生活。这四大意义包括:个人修行/灵性提升(personal/spiritual)、社交生活(social life)、生态保育(ecology)、经济稳定(economy)。由这四大领域组成的永续生活,很清楚显现其中所诉求的各项平衡:个人的和群体的平衡;生态与经济的平衡。

芬霍恩基金会(Findhorn Foundation)的工作人员,来自澳洲的Yvonne说,3名创办人从没想象过当初的拖车屋会开枝蔓叶,长成现在的样子,他们仅是谦卑地与自然沟通。而我们问到将来的愿景,Yvonne笑着说:“我们没有计划!(We have no plan!)”她指出,重点其实不在于“该做什么”,而是“怎么做”。都市生活的快速步调、冷漠的人际关系,以及随时保持警戒状态的大脑,让人一刻不得闲,但却也像失去灵魂的空壳,无法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Yvonne说:“我们发现,大部分人都活得不快乐。”

所以目前基金会的宗旨是:教导、帮助人们活得更快乐。

个人修行:在静默中,听见自己的声音

在芬霍恩,人们学习如何与自己、与自然和平共处,一天始于和身边的人手牵手围成一个圆,透过圆圈和身旁的人建立连结,再透过静默、冥想、感受自己、感受自然、感受当下,倾听内在并和别人分享,而进行任何团体活动前,都会有这样的小小仪式。

个人修行

我们不禁疑问,这些内在观照的“灵性提升”行为,究竟跟永续有什么关系?Yvonne表示,诚实面对自己,是很重要的关键,也是基础。因为必须先了解自己、知道如何善待自己,才能和善地对待自然。她还俏皮地表示:“想改变世界,一次一颗心(Changing the world, one heart at a time)。”效应会像涟漪般向外扩散,让世界更加美好。

社区生活:在多元中看见一致

社区生活也是芬霍恩生态村的永续要素之一,但想成为社区一员是有条件的,最基本必须认同生态村理念,并遵守“共识守则”,才有资格成为社区的一员。守则包括:练习观照内在灵性、愿意服务他人、社区及这个星球,尊重他人与自己不同之处,若不满某人某事,应直接与当事人沟通,不在背后说长道短等,共14点。

生态村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居民,就像个小型地球村。每个人到此居住的动机都不同,但透过遵守社区共识,帮助人们思考,发现彼此追求的终极目标是殊途同归。善待自己、他人和环境的共同目标,其实都得回归到自己和自己相处、人和人相处,以及人和自然相处的练习上。Yvonne表示,这是生态村的特色之一:“在多元中看见一致性”(see the unity in diversity)。

芬霍恩生态村:努力完美的桃花源

虽说具备一致性,但对由形形色色居民组成的社区来说,做决定仍是一项困难的事。因此遇到需决议的议题时,芬霍恩基金会利用“共识决”,征求大家的同意后执行,而支持率必须达到90%门槛,决议才能通过,大部分的决议不以个人利益为优先考量,以社区福祉为重。对少数不支持者,则必定尊重其反对权利,倾听其理由,留有讨论空间。

柔中带刚的技术:回收、净化再利用

虽然强调永续需从倾听自己、感受自然等“软性”途径着手,但不表示芬霍恩忽略了硬件技术,举凡节能减碳、回收利用的设备,在生态村皆十分普遍。1989年,他们造了第一座风力发电机,至今共有4座,100%供给村子使用,有余电时,还可卖给国家。

除了风力发电,生态村的废水回收也堪称一绝,他们利用不同植物,层层净化,将臭气冲天的灰水(grey water)及黑水(black water),转换成干净的水,用来冲洗马桶或浇花。而随处可见援用朴门(Permaculture)概念经营的花园、菜园,让社区里处处生机,环境及生物都极富多样性。

建筑方面更是百花争鸣,在此,我们几乎没见过一幢“不绿”的房子,这是因为想在生态村里盖房子,必须征得基金会的同意,房子的设计要有足够对外窗,确保充足日光来源;盖房子的过程中,则不得使用有毒的涂料或材料。除此之外,使用太阳能板、地热发电、绿屋顶、回收建材等,在生态村里都不稀奇,还有人用回收的巨大威士忌酿酒桶造屋呢!

种种节能再利用的硬件设施,都出自一群有共识的人,想减少对环境冲击的温柔心肠。2007年,芬霍恩获得全英生态足迹最低社区之荣耀。

废水回收系统

废水回收系统

教育计划和活动:传播永续生活种子

尽管生态村的一切让人感觉美好,但Yvonne也提到,芬霍恩并非把自己关在玻璃球里,做着永续未来的美梦。他们希望能让更多人了解这样的生活态度,故积极推广生活教育计划(living education),除了为期一周至数月不等的体验,也鼓励家庭式体验;或跟学校合作,让学生有机会来此亲近土地和自然,成效有时让人惊艳。例如今年年初,一群来自伦敦的青少年来到生态村,进行为期8天的生活体验。他们到园里种菜,第一次踏在真实的土壤上、也学习如何在社区厨房里帮忙。8天后,本来浮浮躁躁的这些孩子竟变得平静乖巧,连老师都十分惊讶。Yvonne说,体验的用意便是要“在亲身工作、劳动的过程中,学习静默,感受现在,练习与自己和与自然相处”。

除了在英国国内推广,他们也积极到世界各国进行课程,尽可能散播永续生活的种子。

不完美的桃花源

不管是在软件或硬件上,芬霍恩生态村都展现了不凡的能量和成就,但它也和一般社区一样,面临某些问题,人口老化便是其中之一,居民平均年龄约60~70岁,为了不让社区凋零,芬霍恩基金会透过种种工作坊、讲座或教育计划,希望能吸引更多年轻新血加入,为生态村注入新的活力、开创新的面貌。

而虽有自我灵性修行、社区共识守则帮助,想消除贪婪、嫉妒等劣根性仍非易事,生活在同一个社区,人际关系难免产生摩擦、龃龉。或是当某人不遵守规定,其他人也会起而效尤,这些都会破坏人与人、自然之间的连结和平衡。Yvonne指出,例如原本每户限用一台车,但因为有人买了第二台、第三台,社区里的车子就渐渐多了起来,除了增加能源消耗,车子到处停放多少也冲击了环境、景观。

居民间若真的发生严重冲突,社区的解决方式是找第三者进行仲裁,假设还是无法处理,则会进一步召开社区会议,让起了争执的双方各自陈述,并邀请居民来参加公听会、给予意见。有时候,双方的怒气会在讨论、沟通的过程中,因为静下心来“倾听”,而渐渐消弭。

魏晋时期著名的诗人陶渊明曾写作《桃花源记》,描写一名渔夫无意间闯进了桃花源,看见了小村里鸡犬相闻的美好生活。但陶渊明并未告诉我们桃花源是怎么形成的?村民们又是怎样互动、处理公共事务?芬霍恩生态村虽然有它的问题、挑战和困难存在,但恰如Yvonne所说:“我们不完美,但是我们努力把事情做到最好!”也因着这些不完美,让芬霍恩生态村显得更有“人味”,更值得我们探访、学习。

文章来源:台湾环境资讯中心

作者:李紋、王莉雰、蔡孟薰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