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teddeleted
首页 > 互助农业 > 从泰国米之神对种子的敬畏,说到泥土教我们的事

从泰国米之神对种子的敬畏,说到泥土教我们的事

摘要:长久以来,农夫都是自行留种。然而当农夫种植农作物以市场导向为依归,就使得如今越来越少的农夫自行留种。现在农夫大多是和种苗行直接购买种苗、或是购买由跨国企业公司所贩售的种子。控制种子也就等于控制了粮食的来源,因此跨国企业不断地透过各种方式借此来掌控其他国家的粮食权,因此种子的保存、以及捍卫种子主权成为当前农业很重要的议题……

随着化学肥料、农药进入农村,农夫种植农作物以市场导向为依归,如今,越来越少的农夫自行留种。但农夫自行留种本是农夫操持农业的一部分,然而现在大部分的农夫所种植的作物,大多是和种苗行直接购买商家所栽培的种苗、或者是购买由跨国企业公司所贩售的种子。

但是在泰国,米之神、水之神、土之神和自己的生母都被视为母亲,所以每个人都有四个母亲。这正体现了泰国人是如何敬仰大自然。Daycha先生{泰国米之神基金会(Khao-Kwan Foundation)执行长}说,我们怎么能忍心用一些粗暴的方式去对待土地呢?

农作物的改变是如何影响我们的饮食的?

以台湾的食用油为例,猪油曾经是祖父母辈甚至是父母那一代生活中很重要的食用油。而如今在市面上,我们只看得到大豆油、葵花油、橄榄油等等几种食用油。这显示出食物的多样性正从我们身边快速地消失,而背后所牵扯的问题也不仅仅是我们吃的食物被改变如此而已,实际上控制种子也就等于控制了粮食的来源,因此跨国企业更不断地透过各种方式希望借此掌控其他国家的粮食权,因此种子的保存、以及捍卫种子主权成为当前农业很重要的议题。

相信自然而不是对抗自然

许多有机耕种的农友常陷入[技术性]的框架,以为将化肥换成有机肥、将农药换成草本药物或生物防治法、将网室搭起来……就算是有机,这样的耕作系统需投入更多的人力和资材,使得成本和售价都变得非常昂贵。因此,许多有机农友都叫苦连天,又难种又难卖,难怪那么多的农友不愿投入所谓的有机耕作。

在泰国的“有机”(注一)网室参观时,我们看到,是无化肥、无农药、无虫害的离地栽培,但搭网室、通风系统、水泥铺面、供水系统…许多硬体成本都是建立在信徒的护持,若作为小农根本难以负担。而作物无言的被当作温室的花朵,看不到一点生机的有机农园,念佛机播放的佛号没能带给我些许平静,心中对于如此的“护持”方式感到很疑惑。

Daycha先生再次强调要相信自然而不是对抗自然,有机不只在技术层面而在于其精神,就如同信仰不只在仪式而在于你的心;去向大自然学习,尝试将大自然的运作模式带到你的田里,才能永续经营。

我们能向自然学到什么?

泰国惯行的方式是不烧稻杆?

泰国的惯行稻农曾被专家教导要烧稻杆,说烧田的方式有助防治病虫害,但其实如此做会导致有机质的浪费,也会破坏田中微生物的生态,是很不智的。其实,只要田间有丰富的微生物生态,稻杆便能有效地被分解,并将其养份回馈到土壤中。

实作课时,Daycha先生将手往惯行的田土一按,冒出许多小气泡,他说这是因有机质没被有效分解而产生的甲烷,还有许多田都有藻类优养化的问题,也反映出肥料被过度使用,这些都是农业造成的环境问题。

有微生物的田地自然肥沃

在米之神基金会,有多元微生物所工作的田地,不用耕耘机,土壤却比惯行的土壤更为松软,且通常不需施肥,为什么呢?因有一个庞大的微生物工厂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在运作,微生物菌使用的比例约1公顷100公升,而使用后有两大指标:

一、满江红的状况:绿色表示微生物相正常(红色表示不佳,由红转绿表示有效)

二、出现许多小蚯蚓,另外稻杆的分解程度也是参考指标。在泰国的微生物菌如EM菌发酵液1公升约90元,而自制的微生物液态菌(注二)不到1元,当地森林的菌相远比实验室丰富又便宜,效果也更好、更适合你的土地,何乐而不为呢?

微生物菌的应用并不仅于土壤的活化,泰国曾发生严重水灾,长时间的积水造成环境卫生问题,米之神基金会发展出一种微生物球,将微生物菌跟黏土混合后捏成土团投入水底,就有很好净化水质的功效;也可加水稀释后做禽畜舍的清理,有很好消毒除臭的效果;还可少量加在禽畜的食物中当做益菌,也是一种应用。

Daycha先生的养生法宝之一则是用微生物菌来酿醋,非常便宜且只要三个月就发酵完成,他的助理有胃食道逆流靠这种手工醋便有良好的改善。

席娃博士(Dr. Vandana Shiva)与种子保存运动

提到有关种子保存运动,就不得不提及印度的席娃博士(Dr. Vandana Shiva),她早在1987年便开始投入种子保存的运动,至今已超过20年。Vandana曾经提到过:“喂养全球的物种约8,500种,这是喂养全球食物方面的生物多样性。但现在,只有四种作物被快速增值种植。这些都是基因改造的作物─棉花、玉米、大豆、芥子。”以玉米为例,由于美国政府政策鼓励之下,美国农夫不断地种植玉米,导致玉米的产量过剩,这些过剩的玉米,也成为食品科技业者投入大量研发人员继续研发玉米可制成的产品,例如:汽水就是其中之一。我们以为我们喝的是汽水,但实际上,我们还是在吃玉米所生产出来的副产品。

米之神基金会透过农夫学校的实作推广,让农民慢慢在自已的田地上一点一滴的去体验改变、去感受、去找回人与自然的关系,原来耕作可以很便宜、很简单、很快乐。Daycha先生说把喷药、施肥、除草的时间省下来,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用来打坐,不是很好吗?

注一:此“有机”乃道场自称,并未通过合法单位之验证。台湾虽已有相关法令规范,然实际执行层面依然充斥各种鱼目混珠的情况。且离地栽培模式是否有“有机”亦早有争议,由此可见市场上的多元“有机”游戏,盼读者与其寄望他人的把关,不妨亲自用心去了解食物来自何地​​?由谁耕种?如何栽培?土地是否健康?生态是否健全?用新鲜地产地销的食材来滋养身体健康、用消费支持友善土地的小农、用嘴巴来守护自然生态与地球。

注二:微生物菌的干式培养方式:就近到海拔六百以下的山区,较少人为干扰、原始的森林采集土壤(15公分内、朽木底下或有菌丝的表土),以森林土壤(1) :干燥无菌竹叶(5):米糠(1):水(1) (氯有杀菌效果,自来水最好放置隔夜后再使用) 的比例,在水中加入一匙糖蜜,充份搓揉混合后,用可透气的米袋包起来后静置在阴凉处,7天后就完成了干菌的培养。干菌的制作是将森林中的微生物菌复制并且保存,之后再制作成液态菌才比较方便施放在田中,进行土壤的活化工程。文中谈到泰国EM菌的成本仅供参考,他想表达的是市售跟自制微生物菌的成本差别很大。

文章来源:上下游新闻&市集

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13435/

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22891/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