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陈统奎:知识返乡青年的生态村

陈统奎:知识返乡青年的生态村

我是一名记者,却梦想做社会企业家。我创建了博学生态村及其发展理事会,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开发了海南岛第一条山地自行车赛道,修建了用于培训农民的文化室并请姚明题写牌匾,开张了“花梨之家”农家乐,吸引其他乡亲一起建设民宿,此外还带领蜂农创立“火山村家蜂”蜂蜜品牌……一个小山村开始走向更大的舞台。

很多人惊讶:真是很特殊的一个创业者耶,他搞一个生态村,还说什么社区营造、社会企业等一堆新概念,少见!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罗家德称我们这类人为“知识返乡青年”。

花梨之家

一条赛道

启蒙我走向“生态村道路”的是一个叫“桃米生态村”的台湾小山村,它距离日月潭不过15分钟的车程。1999年“台湾921”地震后,一对夫妻记者——廖嘉展和颜新珠,放弃台北的繁华,放下笔杆子,创办台湾新故乡文教基金会,与在地居民一起打造出来的一个“社区理想国”.地震前,桃米是一个传统农村,经济凋落,年轻人纷纷逃亡都市谋生,还因为埔里镇的垃圾填埋场在村落附近,自嘲为“垃圾村”.如今,桃米变成了游客青睐的“世外桃源”,一年游客量超50万人次,光旅游这一块营业额就有1亿多新台币,即2200多万人民币。

2009年9月,我第一次来到桃米生态村时震撼了。记得那是一个傍晚,我在台北淡水河边看着夕阳发誓,我要学习廖嘉展和颜新珠这对夫妇,回老家创建生态村,让生我养我的博学里古村落打造成享誉全中国的观光乡村。从台湾回来一个多月后,我就真的回海南岛创建了博学生态村发展理事会。你可能不相信,我们村集体没有一分钱的存款,我却号召村民修建一条耗资数百万的山地自行车赛道。

我们村委会党支部书记王传生是一个“智多星”,他给我出了三条主意:一、所用土地请村民捐;二、施工资金先请施工队垫付;三、物料费向村民借款。

我这样说服村民捐土地:“假如你有一亩地,你捐了2分修路,但发展后,你剩下的8分地比现在一亩地还值钱。”村民们个个是“理性人物”,一条长3公里,宽3.5米的山地自行车赛道所有土地,他们轻轻松松地捐出来了。按我们当地征地标准计算,差不多200万元。

向村民借款买物料铺路就更显社区团结与合作的力量了,我自己带头借了2万元,理事会理事们纷纷带头借款,有的近万,有的几千,最少的100元,我们很快凑了近10万元,不到3个月就把一条山地自行车赛道修出来了。3个多月后的2010年2月26日,我们就承办了海南省自行车联赛山地越野赛,轰动海南岛。

这里面的关键问题是,我们怎么敢“负债发展”?奥秘是,我在桃米生态村学习到一个重要的工作方法–对的事情,做,就对了–如果你能感动自己一定能感动别人,只要你勇敢走出第一步,一定有人支持你。

果然,当我们迈出成功的第一步后,区政府马上将我们列为文明生态村优先发展试点,并拨款修建文化室;省台办则邀请桃米生态村代表来海南与我们缔结姊妹村;省自行车运动协会也给我们捐款……真的,只要你能够成功迈出第一步,一定有很多人愿意“成人之美”!

大家一定感兴趣,我们后来是怎样把欠款和借款还掉的。施工费用我们用政府拨款还掉了,省自行车运动协会的捐款我们继续用于路面改造,而村民借款部分我们一直到2011年7月份才还清。海南岛中线高速从博学生态村经过,征地补偿款村集体提留2%,我们有了这笔收入才有能力还清村民借款。老实说,当初我并不知道有这笔钱,只是抱着一个念头–一定有办法解决,至于那个办法是什么我不知道。“船到桥头自然直!”这是创业过程很重要的一个信念,因为你总是在有限资源的局限下做事,关键是你怎么凭借自己的智慧、借用他人的资源和明天的资源来解决今天的问题。

博学村的乡间小道

博学村的乡间小道

一所“花梨之家”

2010年12月,博学生态村创建一周年之际,我们第一家农家乐“花梨之家”开张试营业。我们没有走商业化的道路,而是把自家庭院整理了一下,并为厨房添置了必要设备,就是一家“农家乐”了。为什么起名为“花梨之家”呢?原因是,我爸爸是个花匠,在院子里培养了200多棵盆景,其中以海南黄花梨树为顶级品种。这个“世界第一木”,育有60多棵,每棵被人估价在万元以上。这些花梨盆景不仅美化了庭院,而且是我爸的代表作,也算是家庭财富的象征。

我让家父带头开“花梨之家”农家乐,目的是示范效应,吸引更多农户转型。它要告诉博学生态村的村民,从传统农村转型向生态旅游村这个梦想是真实的,而且有一天是可以梦想成真的。有了带动,现在博学生态村很多人家也动起了盖农家乐和家庭旅馆的念头。很有意思,我们开业之初,有些村民讲风凉话说:“这个农家乐是开起来养蚊子的吧?”岂料,我们短短几个月营业额就超万元。村民开始关心,并询问“营业额的5%上交村公积金”这个承诺我们是否兑现。一万元在很多人眼里不是什么钱,但它却是我们村一般农家一年的总收入。

2011年春节前,大学毕业的二弟陈统夸返乡当“花梨之家”经营者成了海南当地的新闻人物。南国都市报以《大学生回家当农家乐总经理》对他的举动进行了报道。因为,他也是一名“返乡大学生”.

清华大学社会系教授罗家德跟我说,台湾生态社区营造有3种模式,一种是政府推动型,成功率小;一种是NGO帮扶型,较容易成功,桃米生态村即是成功范例;另一种是,返乡知识青年型,成功概率最大,台湾有很多成功案例。中国内地还没有一例社区营造成功范例。二弟算比较早迈出步伐的一员。

他说,二弟很勇敢。

村民们

一个蜜蜂共和国

我们是远近闻名的一个养蜂专业村,是一个把蜜蜂称为老板的地方。于是,我们想有一个符号,一提到它大家就会想起我们——“蜜蜂共和国”

我们决定从蜂蜜品牌化出发,先做产业,再回头做文化。2011年上半年,我和二弟多次带村里的养蜂合作社成员开会研讨产业发展之路,最后讨论出“火山村家蜂”这个品牌,但讨论到共同出资申请商标、设计包装和产品营销等细节时,争论发生了。因为各个成员的养蜂规模不一样,出资额问题很难统一意见,其中规模最小一位甚至放言:“做什么品牌?没意义,我不出这个钱。”他家蜂蜜产量少,“即使你们把价格提高一倍,我们家也增加不了多少钱”.这种短视和这种发言,影响了其他成员,有的跟着追问:“能成功吗,假如不成功我们投入的钱不就打水漂了吗?”

接着来的分歧是品牌设立后,怎么销售的问题,是各家蜂蜜统一收归合作社来销售,还是各家交一笔管理费各自贴牌销售?其中最难的地方是,无法做到股份制,各种养蜂规模不一,而养蜂技术又影响到产量,还有蜂种不一产量也不一样,如此多的变数决定了,只有“包产到户、包销到户”才能保障每一个蜂农的积极性。

2011年7月,我们第一次到上海“农好农夫市集”展销,一个多小时内带去的几十瓶蜂蜜销售一空。这些中产阶级的反应是,价格贵一点点,但是与进口蜂蜜相比,又非常划算,如果是真正的原生态蜂蜜,他们一定愿意替代进口蜂蜜。

“火山村家蜂”要做的是,让消费者和生产者直接建立联系,消费者知道生产者的产品价格在市场中的位置。生态蜂蜜是有点贵,但消费者愿意支持和购买。我们每一瓶蜂蜜的瓶贴都留一个位置给生产者亲笔签名,这是生产者的承诺,以此建立消费者对生产者的信任。同时,对生产者这也是一种监督。我们不走超市渠道,坚持走“社交网络”模式,通过口碑营销和微博营销。2个多月的微博营销试验显示,城市消费者对原生态产品确实有需求,我们也已经累计了近2万元销售额。我们设想第一年做到10万元销售额。

博学生态村愿景是,从一个传统农村,转型成为一个结合有机农业、生态保育和休闲体验的观光乡村。我相信,以原始村落为基础的生态村正在焕发勃勃生机。

文章来源:公益时报

作者:陈统奎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1. 游客 01/23/2013
    前些年这个产业投入产出比还没那么高。现在时代变了!
  2. 游客 01/23/2013
    现在城市太饱和了,比如北京,人口密度太大,都说这里有梦想。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是真的机会多吗?也许我们错了!
  3. 游客 01/23/2013
    创业的出路是“反其道而行”,比如当人们都去了城里,他就去了农村。
  4. 游客 01/23/2013
    人总是在有限资源的局限下做事,关键是怎么凭借自己的智慧、借用他人的资源和明天的资源来解决问题。
  5. qzuser 01/23/2013
    如果能感动自己一定能感动别人,只要勇敢走出第一步,一定有人支持
  6. 游客 01/21/2013
    建立和谐社会,大家共同富裕
  7. 游客 01/21/2013
    乡土乡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