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农药残留就这样被你吃进了肚里

农药残留就这样被你吃进了肚里

一颗芸豆,在经历了从产地水土检测到加工包装,从大小尺寸筛选到农残化肥的全程检测之后,才能最终登上外贸货轮,出口海外。同样是一颗芸豆,当它成为国内内销蔬菜的时候,道路就远没有它的兄弟那样“曲折”,有的甚至没有经过任何检测便已上市销售。不仅仅是蔬菜,对同样一个苹果的质量检测亦内外有别,那些漂洋过海的苹果际遇更复杂和严格。

菜农只关心蔬菜产量

记者在北京顺义某菜地采访,菜农的说法让人惶恐。对适用农药的标准、种类、剂量,受访的菜农们并不在乎,他们关心更多的是蔬菜的产量。

一些菜农直言,“菜叶上看不到虫子”、“不耽误卖”就行,至于农药的毒性高低没人关心,农药品种也是“村头小店卖什么农药就打什么”,打多少药也全凭“估计”,没有准确标准用量。

事实上,一些菜农对农药使用标准并没有很明确的概念。菜农李大爷告诉记者,不用农药,蔬菜就会减产一半左右。夏天是最容易长虫子的季节,黄瓜、茄子、豇豆、辣椒都是必须打农药的。国家一直提倡使用低毒、低残留农药,但买来的究竟是不是高毒性的农药,菜农们也不太清楚。而且每种蔬菜、每个季节使用的农药都不一样。一般反季节蔬菜都是在大棚里种植。大棚的温度和湿度都很高,很不利于农药的降解,容易使农药残留在蔬菜上。一般反季节蔬菜瓜果病虫害严重,使用农药量大。另外,草莓生长季节短、经济效益快,用药量也很大;豆角是最难长的,虫害病害多,不使用农药几乎很难有收获,所以这类蔬菜瓜果的农药使用量也比较大。

蔬菜也分等级 最高级别是有机蔬菜

据记者了解,在目前的认证体系中,蔬菜的级别呈现出金字塔形态。

最底层的是普通蔬菜,也就是菜市场里最常见的蔬菜,什么认证都没有。

上面一层的是无公害蔬菜,需要经过本国、本省或者本市的有关认证,在种植条件上有一定要求,比如农药的残留量、重金属和亚硝酸盐等含量要控制在国家规定范围内。

再上面一层是绿色蔬菜,这个概念由日本提出,农药的残留量、重金属和亚硝酸盐等含量比无公害蔬菜更低一些,并且规定在上市前一周内不可施加农药和化肥,也需经过国内相关机构认证。

最高级别的是有机蔬菜,概念由欧洲提出,生产过程中要求完全不使用农药、化肥、生长调节剂等化学物质,不使用转基因工程技术,必须经过国际有机食品认证机构的认证,并在国内设有委托机构进行监督和审查。

农残检测成本高 抽检无法全覆盖

目前人们对蔬菜安全关心最多的为农药残留问题。业内专家告诉记者,我国的农残检测主要有3种方法,一是农残速测法即酶抑制法;二是酶联免疫法,应用并不广泛;三是色谱检测法。

只有有机磷(水胺硫磷、氧化乐果属此类)或氨基甲酸酯类(克百威属此类)农药残留量达到1毫克/千克左右,速测法才能查出。

蔬菜农残检测一般操作是先用速测仪检测,若发现农药超标,再用色谱检测法检出具体种类和残留量。农残速测法只针对有机磷和氨基甲酸酯类农药,像早些年大量使用的六六六、DDT等高残留有机氯农药,及当前大量使用的拟除虫菊酯类农药,都不在蔬菜例行农残检测范围。

色谱检测设备一般需四五十万元至上百万元,检测一个样品成本在2000元左右,而且技术要求高,样本提取和净化步骤等前处理比较费时。市场上,一台速测仪加配套设备不到1万元,从取样到检测只需30分钟左右,成本在2元左右,技术水平要求也不高,因此在政府相关部门、生产基地、农贸市场、超市等领域广泛使用。基于农户分散种植现状,目前我国例行检测不可能采用农残定量检测。

北京市朝阳区植物保护检疫站一位检测员告诉记者,每个工作日,他们都要通过农药残留速测仪,对朝阳区比较大的蔬菜生产基地、农贸市场的食用蔬菜瓜果进行农残指标抽检。这种检测方式结果较为精确,能快速检出蔬菜、水果、粮食、茶叶、水及土壤中有机磷和氨基甲酸脂类农药残留。现在北京市各级农业检测中心、工商部门、生产基地、农贸市场、超市、卫生、环保、学校等,使用的基本上都是这种仪器。

用速测仪检测一个蔬菜样品需要30分钟至40分钟左右。但限于条件,只能是抽检,想要全部覆盖检查是不现实的。比如叶菜,每个抽取1公斤样品(记者注:1公斤油菜大概有一二十棵的样子),全部切成小碎丁,用试剂浸泡之后提取并加入检测酶。放入仪器,指标就会显示出来。使用的是通用的“酶抑制率检测法”,低于70%的为合格,该检测员解释。

抽检是按照蔬菜的品种进行,用筛查式检测。首先是定性,先用快速检测仪器,没问题就通过。如果有问题或出现超标的情况,再用定量检测仪器,对含有农药的品种、含量进行具体检测。

各地监管力度不一 人力物力阻碍检测

因为蔬菜的来源地不同,所使用的农药也不同。就目前朝阳区蔬菜市场的情况来看,本地生产的蔬菜只占蔬菜市场的百分之十几,其他都是外埠进来的菜。

“哪个省的都有,用的农药也不一样。”上述检测员说,“大洋路批发市场占整个北京市蔬菜批发总量的36%,全国各地的菜都有。往往是外埠进来的菜问题比较多。”

“同时,蔬菜种类不同,检测内容也不尽相同。水生植物藕、茭白就需要检测重金属含量,与其他蔬菜不一样。重金属的检测技术含量相对较高,对仪器、人员素质的要求更高。由于仪器价格昂贵,很多普通小检测站是没有配备的。”该检测员告诉记者。

而据记者了解,果品与蔬菜所属主管部门又不相同,属林业部门监管,检测的内容也不一样。一个苹果除了涉及农药残留,可能还会有糖分含量等检测内容。而由于农药挥发,温度、时间、空气、湿度、仪器误差可能都会影响检测结果。

至于植物检疫标准,果实、种子的检测与叶菜又不一样。全国不同地区的蔬菜调配也包含检疫环节,主要是为了防止有些病虫害物种没有天敌,能在不同地区快速繁殖。而对这些物种的检疫内容,各地又不尽相同。

这位检测员对记者强调,就农药残留而言,全国范围来看,检测标准是统一的,但监管力度可能参差不齐。农药残留主要有两个选择性标准,即国标和行标(农业行业标准)。全国各地执行的应该都是统一的。所谓选择性标准,就是蔬菜检测达到了其中一个就是质量合格的,因为两个标准原理相同。

但检测中的实际主要问题是,限于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的原因,只能做到抽检,无法做到完全覆盖。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蔬菜的安全检测有定性检测和定量检测,前者只能检测农药总量是否超标,无法查出农药种类;而后者可以精确到农药的种类和含量,但每个瓜菜品种每次检测费用高达2000元。

标准长期不更新

有媒体报道,我国允许的“农残”量要比欧盟和美国高出数倍,而这都源于标准滞后。“标准之争就是利益之争。”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说,往往标准低一点,就有大量企业被放进去,而标准一高,一些生产能力落后的企业就会被淘汰出局。而我们的某些标准恰恰是迁就了一些落后企业,质量不高。

记者在国家标准网上查询,现在使用的蔬菜农药检测标准是2004年3月1日开始实施的蔬菜农药残留检测抽样规范。也就是说,现在使用的还是8年前的标准。

此前曝出的蔬菜重金属检测缺失、出口、内销蔬菜检测“内外有别”等事件,突出反映了标准滞后的问题。

事实上,我国的标准化法1989年开始实施,形势早已发生变化,标准化法修订工作开展近十年,目前新法仍未出台。《标准化法实施条例》也明确规定:标准实施后,制定标准的部门应当根据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经济建设的需要适时进行复审。标准复审周期一般不超过5年。遗憾的是,有些标准长期“原地踏步”。

邱宝昌解释说,制定一个标准,需要大量的数据收集及论证,费用较高,而国家对此补助有限,不少花费往往是企业赞助,这样造成的结果是:一是“更新”慢;二是掺杂了企业的“意志”,有些企业就成了低标准的受益者。

文章来源:法治周末

文章作者:孙政华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