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新上山下乡: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下)

新上山下乡: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下)

新上山下山的标准

像堵车、噪音、拥挤、空气污染、水污染、土地污染、忙碌躁动、人际关系疏远、身心紧张、生存压力加大、忧郁与神经衰弱等这些由工业文明与城市化所带来的种种弊端都成了城市精英远离城市与工业文明的“撤退力”,而它们同时又成了城市精英上山下乡去热情拥抱生态文明与乡村化的“原动力”。

美丽乡村

为了使中国在下一轮“生态文明”的新世纪能占据在全世界的领袖地位,我们必须严格遵守科学发展观与节能减排的方针政策,把工业化与城市化中所出现的弊端以及引起这些弊端的一切因素就像控制瘟疫与传染病一样严加管制,否则这些引发环境与人类身心灵健康的“病毒源”会迅速传染到广大乡村地区,虽然有些乡村地区已经被“工业化”与“城市化”的病毒所污染,但是从现在开始还为时不晚。

我们必须明确建立一个“新上山下乡”的标准——只有有利于生态环境、保持乡村原貌、促进人的身心灵健康与提高人素质的人才、资本、产业、产品与文化才能被允许上山下乡,否则破坏生态环境与乡村面貌、损害人的身心灵健康、不利于提高人素质的东西一旦上山下乡将会给中国带来新一轮生态环境与人文文化的大破坏与大浩劫。

实际上这种灾难性的上山下乡事件一直都在发生,下乡后建在水源地的化工厂已经多次造成江苏盐城的恶性自来水污染事件,据媒体报道,造成最近这次自来水污染事件的污染源是盐城标新化工有限公司排放的污染物,这是一家生产经营氯代醚酮、工业氯化钾、结晶氯化铝及双氧水等工业原料的小厂,其生产厂区就建在一片农田当中,厂内的废水通过暗沟直排入厂背后一条通向新洋港河的小河,而新洋港河就是盐城城西水厂和越河水厂的水源地。此外,让抽水马桶与洗衣机上山下乡到干旱地区与严重缺水地区,带给当地百姓的不是生活质量的提高,而是生活质量的严重下降——不仅会加重了当地的缺水状况,还使很多抽水马桶与洗衣机处于废弃状态,而抽水马桶与洗衣粉的使用甚至还破坏了当地的整个水资源系统。城市中水系的沟渠化也正在大规模上山下乡,这种用水泥给池塘、溪流与河流铺底与护岸的做法已经把所有城市的水系都变成了死水与臭水,我们却还在当作“城市先进设施”引向乡村,使广大乡村原本干净的活水都面临变成腐臭死水的威胁。城市中水泥的滥用使所有铺设水泥的土地寸草不生,生物灭绝,这种弊远大于利的做法也在大规模上山下乡,很多农村的活土地也同样面临被铺上水泥之后变成任何草木与生物都不能生长的死土地。

污染与毒害了乡村土地几十年的化肥与农药还在一如既往地“大规模上山下乡”,如果在“工业革命”时代,化肥农药还有一丝存在的价值,但是事到如今,当我们整个时代与社会都在转型进入“生态文明”的时候,当我们致力于建设“生态文明乡村”的时候,化肥与农药则已经成为破坏生态环境与人类健康的头号敌人。所有生产化肥与农药的公司与企业都应该有壮士断臂的决心与牺牲精神,为了自己与其他中国人子孙后代的健康与福祉,洗心革面,金盆洗手,主动退出这个行业或进行行业转型,否则这些公司与企业就是在坚持不懈地有意识地破坏生态文明,在毁灭中国的生态文明乡村。

凡此种种,举不胜举,真正系统而细致地在广大乡村地区落实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确实是一项艰巨而持久的系统工程,每个有志于建设美丽乡村的中国人都应该自觉行动起来,投身到这场意义深远的乡村建设中来。

新上山下乡的模式

我们现在把家电下乡放在上山下乡的首位是一种目光短浅与本末倒置的做法。中国的农村最缺的不是产品,而是能够从事生态文明乡村建设的各种专业人才,中国的农村最缺的不是消费,而是能够启动生态文明乡村建设的资本。

这些专业人才与资本根本就不在乡村,而是在城市,如果没有这些城市精英人群与城市资本的大规模上山下乡,要单靠现在普遍贫穷的农民来启动想象中的“庞大农村市场”,这是不切合实际的空想。在农民普遍贫困、购买力低下的情况下,想凭借政府补贴的下乡家电来拉动农村市场,相对于目前这场持续而严重的经济危机而言,其作用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

1. 首先是人才的上山下乡

刘禹锡在《陋室铭》中强调:“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徳馨!”山水土地与村野陋室只要有了精英人士,山水与陋室马上就有了灵气,也有了价值,最重要的是人才。躬耕卧龙岗的诸葛亮与东篱采菊的陶渊明,我们不能称他们为农民吧!前美国总统布什把自己的私人农场设置在德州克劳福德,结果克劳福德马上名扬全球成了美国著名的旅游地区。

现在中国乡村最缺的不是产品,不是家电,而是人才——各行各业的名人、节能减排的人才、环保专家、绿色建筑与有机建筑人才、传统建筑人才、生态景观设计师、有机农业的人才、有机养殖业的人才、文化创意的人才、懂市场懂营销的人才、大量的中医与教师、各种手工艺人才、懂得运作乡村产业的运行人才等等。因此,没有上述各种专业人才的上山下乡,农村永远都是缺乏文化的与贫穷落后的农村,永远都无法变成像法国普罗旺斯一样的美丽乡村。

现在有一小批城市精英已经上山下乡了,像我在本期文章《从白领到绿领》所记载的属于海归的陈礼贞女士与北大博士后吉云亮博士,他们就是新上山下乡的潮流的先驱;

而中国著名环保人士廖晓义女士则带领了一个城市精英团队集体上山下乡,在四川彭州的大坪村白手起家,在5·12汶川大地震之后的灾后废墟上重建了中国最早的一个生态文明村——乐和家园。东莞企业家赵其兴先生在2009年春节后上山下乡到广东云浮的双稳村,创建了中国第一个文化创意农园。还有一大批城市精英正准备上山下乡,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王涵在接受《城市画报》专访时表示四十岁之后:“有可能当一个农民,因为我觉得农民好神奇;也有可能当一个木匠,给自己打一把椅子,多好啊。”著名影星周润发在今年春节前表示,他十分喜欢有机蔬菜,将来退休后,要远离城市,买块田种菜,过一种享受大自然的生活。另外,丁磊要养猪,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要种菜等等新闻与传闻都预示着城市精英阶层也已经开始朦朦胧胧地意识到了不管今天在做什么,未来个人的事业空间与美好生活空间都在乡村,今天大部分城市精英的童年都是在乡村度过的,他们生命的根其实一直就深扎在乡村。他们的身体在城市,心灵在乡村,当身体回到乡村的时候,他们才能做到身心灵合一,灵魂才会真正地附体。一场由都市精英参与的大规模新上山下乡潮流正在酝酿之中,城里人上山下乡当农民将成为一种都市生活时尚。

2. 资本的上山下乡——乡村置业与乡村投资的热潮正在悄然形成

风水风水,风是流行,水是资金;风生则水起,水随风而动;资金则随流行趋势而流动,投资与消费两者都是如此,这是我对风水下的最新时尚定义。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改革开放三十年,消费与投资的重点在城市,今后三十年消费与投资的重点在郊区与乡村,其形式可以分成两大类——乡村置业与乡村投资。

今典集团董事长张宝全先生曾手拿北京市昌平区地图逐村地进行地毯式搜索,花了六年时间找到了一个约300亩地大的百年柿子林,在那里修建了一个私人庄园。华谊兄弟的王中军在顺义花了三千万建造了一个占地300亩的马场,现在已配备了六十多匹马。像张宝全与王中军这样的做法就属于乡村置业,富裕阶层通过在乡村置地、建房与造园,营造属于自己的私人庄园、私人牧场、私人农场、私人会所、私人山庄、私人园林、私人度假村、私人马场、私人林场、私人酒庄或私人葡萄园等。在市中心与CBD即使花费了巨资购置了房产,也无法拥有美丽的风景、自然的生态环境、清新的空气与天然纯净的流水,因此乡村置业就成了富人过上高品质生活的必然选择。在乡村置业就意味着资金向乡村流动,通过租地、建房、造园、植树、种菜、养殖与雇工给乡村创造了新的消费市场与就业机会。

随着城市环境的恶化与食品安全事件的频繁发生,大家都想回归自然与回归乡村,乡村休闲、乡村旅游与有机产业等与乡村密切相关的领域正在成为投资的热点,投资项目涉及乡村交通、乡村电信、乡村网络、乡村饭馆、乡村度假酒店、农家乐、乡村景点、有机农业、有机养殖与有机加工业等各个方面。最近在全国人大审议通过的《食品安全法》成了推动终结“中国化学农业”与所谓“农业现代化”与大力发展“中国有机农业”与“中国传统农业”的关键。

3. 产业的上山下乡——产业链延伸与文化创意产业下乡

溢达集团是一个通过产业上山下乡而实现产业链延伸的经营典范。香港的溢达集团是世界著名的衬衫厂商,年产衬衫6000万件,经过多年努力,溢达集团已彻底地改变了原来两头在外(销售与原料都在国外)的加工模式,通过在新疆种植十万亩优质棉花,打通了从棉花种植、织布、印染到衬衫加工的整个产业链,产业链的整合既可以保证产品质量与产品安全,又可以有效降低产品的成本。随着国际上开始流行有机产品,溢达集团在新疆种植的有机棉花已经成为该公司的竞争优势,从有机棉花加工而成的有机面料不仅成为自有高端品牌的原料,还是溢达成了世界顶级品牌的供应商。

现在中国的城市都在大力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上海与北京等城市涌现了以 “上海时尚园”与北京798为代表的文化创意产业园。而文化创意产业不会仅停留在城市,它也会走上山下乡的发展道路,其结果就是文化创意农业与文化创意农园的崛起。

当然除了产业的上山下乡,还有产品与服务的上山下乡。现在媒体大力提倡的家电下乡就是属于产品的上山下乡,但是要用上山下乡的标准来对下乡的家电进行分类,大力鼓励像节能炉、太阳能热水器等有利乡村生态文明的家电产品下乡,而要控制不利于生态文明乡村的家电下乡,其他产品与服务也是如此。

4. 城市乡村化与城市生活乡村化

新上山下乡的潮流不仅体现在人财物向乡村流动,更体现在城市的乡村化与城市生活的乡村化,美国白宫草坪变菜地与北京小区草地变菜园几乎在同步进行,阳台种菜、楼顶绿化、蚂蚁工坊的流行、家庭合作有机农场的兴起、郊区农家乐的繁荣等所有迹象都在说明这种趋势。

追求健康与幸福的生活是所有人共有的人生目标,城里人在选择生活方式的时候会自然淘汰与避免工业化与城市化的弊端与毒害,保留城市化的优点,同时主动地融合乡村生活的优势,这就是城市乡村化的根本原因。

5. 网络上的上山下乡

网络缩短了城乡之间的距离,也在时空上拉平了城乡之间的差异。网络使任何人做到身在乡村,心在都市,通过网络与城市的亲友同事进行交流,也可以通过网络在线上工作,网络的优势给城市人群上山下乡创造了有利条件,使他们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不妨碍生活与工作的前提下去上山下乡。

现实的上山下乡与网络的上山下乡组成一个双向互动的联动机制,高老爷1900通过在天涯社区发布其宁静乡村生活的信息与画面,千万城市小资白领通过网络可以分享他们的乡村生活,这种网络分享肯定会促使更多城里人加入上山下乡的行业,如此线上线下的互动会产生一种上山下乡的滚雪球效应,促进新上山下乡潮流的发展与壮大。

当然,新上山下乡潮流远不止上述五类方式,日后肯定还会涌现更多的形态,它们最终将汇合成一个远远超越第一次上山下乡运动的历史性社会变迁活动,从乡村带动城市,带领中国全方位进入21世纪生态文明时代。

文章来源:爱故乡·发现故乡之美

作者:沈立(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院教师)

原作发表于2009年3月25日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