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兼顾社会关系的朴门永续设计

兼顾社会关系的朴门永续设计

本文作者孟磊

本文作者孟磊 Peter

朴门永续设计师的工作当中,有一大部分会涉及到社会与文化关系。我在台东的地位于阿美族的聚落居,最近在研究阿美文化的时候,突然有了这层体会,便想运用阿美文化的内涵,进一步发展并重建朴门永续设计解决现今环境问题的能力。我用“重建”(reinstitute)一词,是因为我深信阿美族在数世纪以前,已经达到朴门设计所追求的境界:尊重大地的各种先天限制。当我目睹耆老在各种不同条件的自然环境当中生存,包括在产季捕捞沿岸海产、上山打猎并收割农作物时,又再度确认了这点。这种可持续的文化在制式的教育体系建立之后慢慢丧失,后来又受到农药发明、酒精入侵部落和高速公路开通这三重致命的打击。阿美族每个月至少会损失一名耆老,跟前面三项因素的出现大有关系。以可怕的除草剂巴拉刈(Paraquat)为例,这种毒药已经在世界各地,包括日本、巴布亚纽几内亚、哥斯达黎加等国,造成上千名意外死亡、自杀和生病的案例。

巴拉刈因为毒性强大,会伤害两栖生物、水生动物和鸣鸟类,已经被芬兰、瑞典和奥地利等国明令禁止,不过在台湾是非常普遍,几乎每个月都会喷洒的除草剂。在很多贫穷的国度,因为巴拉刈价格低廉,常是负债累累的农夫用来结束生命的自杀工具。上个月,住在都兰北边兴昌部落的一位原住民邻居就吞下一整瓶的巴拉刈企图“解决”债务问题,好在及时被附近的朋友发现他“僵硬、呕吐、眼神可怖”地倒在地上,赶紧送医急救并催吐,才不致丧命。属于四氮系类的巴拉刈常用来清除宽叶杂草,药效发挥快,并不会选择性地除去特定植物,接触植物时会破坏植物的组织,也会渗入植物内部进行破坏工作。巴拉刈被人吞服之后,会先灼伤口腔、喉咙,消化道被刺激后会出现腹痛、无食欲、恶心、呕吐与下痢等症状。其它的中毒反应包括口干舌燥、呼吸短促、心跳加速、肾衰竭、肺部疼痛与肝脏受损。很多人都因此而致病,甚至死亡。

这些散落在我的农地上的杀虫剂包装袋,显示附近有人在用。关于这个现象,我还在学习用沟通和建立互信的方式,来回应邻居们的行动。

这些散落在我的农地上的杀虫剂包装袋,显示附近有人在用。关于这个现象,我还在学习用沟通和建立互信的方式,来回应邻居们的行动。

我在2008年12月来到我在台东的地,发现地界上刚被喷了巴拉刈,我那块地上也有被犁过的痕迹,留下的凹槽之深,在八个月后,碰到下雨还会积水。邻居还说他帮我们犁田是免费服务……

虽然巴拉刈和其它除草剂的害处不可胜数,但农药已经是农耕文化的一部分,连农药发明以前就知道用其它有效途径控制杂草生长的原住民,也对除草剂的使用习以为常。一位当地耆老曾经邀请我去参观他的有机菜园,等我去了之后再跟读者分享。很不幸地,政府数十年来推广农药的政策,取代了所有的有机技术,让多数老一辈的阿美族人相信使用巴拉刈和其它除草剂才是正确的农耕法。我们应该缩小这个特殊的环境-文化认知差距,让老一辈的族人对传统农耕技巧重拾信心,并了解这对环境和原住民文化将带来长远的好处。但是要消除这个认知差距必须先克服许多质疑与不信任。这项工作并不容易,我当初草率行事便证实了这一点。刚发现自己的地被别人喷药时,我很生气地去找那名邻居理论,要他别在我的地上喷巴拉刈,结果他吐了一口鲜血般的槟榔汁在我的靴子上,这个回应反倒让我不知所措。这名年事已高的阿美族邻居最后还辩说:“反正我们早晚都要死,要死早就死了。”这件事让我去不得不去破除许多情感与文化上的惯性,也更想找出一个各方均能接受,也兼顾文化面的解决途径。

之后我便试着不随便动气,而去了解邻居们努力维生的处境。我不能要求他们为了我而放弃他们习用的方式。但我希望有技巧地让他们知道巴拉刈的害处,另一方面也尽量做他们的好邻居,在他们还没来喷药之前,先努力把土地交界处的草除掉。我打算买一台瓦斯割草机,在与邻地交界处把杂草除干净。这个尝试并不是最符合环保原则,但至少在文化上可以被接受的,我希望它是有效的。从事有机种植的耆老说得好,“敦亲睦邻,维持良好的人际关系是最重要的。没有这个东西,我们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呢?”

都市的文化矛盾

从台东回到台北,如同进入另一个国度,光是这点就可能是强大的文化震撼。都市人的生活型态多集中在小地区,公寓内的活动,跟公寓外的大环境文化并没有什么关联 (我们也藉此来说服自己)。

都市文化跟我的阿美族邻人就很不同,部落的邻居觉得自行走进我的屋里,在走廊上社交起来,是天经地义的事。也许他们发现我的屋前有一些吸引他们的地方,比如很空旷、很开放,有助于让大家尽情讨论有关影响大环境的议题。

我的阿美族邻人总是在做跟土地有关的活动,这也跟都市文化很不同。在某个收成季,有个因为喝醉而畅所欲言的邻居,便用严肃的口吻告诉我,他秉持的价值观就是“地是我的命!”

我对我的地也有同样的感觉。每次我踏上这块土地,就好像进入庙堂之上,心中充满敬畏之情。可是都市的问题一再地把我拉回来,因为都市的环境问题更加需要解决之道。

都市住户

从我在台北的家往窗外看,可以找到一个范例,让我们看到以朴门设计原则解决一个不是很复杂,但具有文化和自然意涵的问题。照片最上方的公寓住户,在阳台上用洗衣机洗衣服,排出的水会从阳台溢出,流往下方住户的阳台上。下方住户提出抗议,社区管委会便来这里看要如何解决。从朴门设计的角度来看,可解决的方法太多了!如果请你来想办法,你会怎么做呢?

若把问题看成正面的资源(朴门设计原则之一),那么办法就多了。这项原则提醒我们,把多余的东西视为物资。在这个例子里,没被善用的物资就是洗衣机所产生的灰水,那要怎么利用呢?注意看洗衣机下方的阳台是闲置不用的,如果我们在这里把水收集起来,就可以在这片空地上种很多菜。我们可以请楼上住户买环保洗衣粉,而楼下原本没用的水塔便可发挥灰水贮存和过滤的功能,做为浇菜水。多余的水就从阳台的排水管排出去。楼下住户就不会再抗议了。他们和整栋公寓的人都可以享受到植物带来的空气冷却效果,楼下住家也有菜可吃。楼下住户改用环保洗衣粉之后,也会因为邻居关系改善而受惠。

改善设计:严格来看,储存灰水并不是好办法,因为其中可能含有危害人体的微生物,不如直接浇灌在土壤中。在上述的情形里,用金属水塔储存雨水比较卫生干净,而灰水可导入小一点的水塔做浇菜用。灰水有很多植物在别处吸收不到的养分。在没有其它水源的情况下,这个作法很有用。

这个精细而整体性设计的小案例,证明了朴门设计师的主要工作,其实非常仰赖社会关系。沟通技巧可能是朴门设计师最需要学的。因此,如果多找些沟通专家来加入朴门永续设计的世界,便能将这个领域填补得更加完整了!

文章来源:朴门永续设计 http://www.permaculture.org.tw

作者:台湾朴门永续设计学会理事长 孟磊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