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访 > 校园有机农耕的心路与希望:专访根与芽“心田计划”负责人李一知

校园有机农耕的心路与希望:专访根与芽“心田计划”负责人李一知

【导语】根与芽是由著名科学家珍·古道尔博士发起的国际性的环保公益组织,2000年,根与芽办公室在北京建立。根与芽用参与式的环境教育方式为青少年组建了一个课外活动的平台,鼓励根与芽小组开展各种形式的关心环境、关爱动物和关怀社区的活动。现在,根与芽在我国有北京、上海和成都三个办公室;从1994年起,已经在中国大陆的大中小学建立了600多个根与芽小组,还有更多的学生和学校愿意参与到根与芽活动中来。

在带领中小学生开展的众多活动中,有一个叫做“心田计划有机农耕环境教育项目”。如果加入这个计划,根与芽小组同学可以一起在校园里尝试种植应季瓜果和蔬菜、举办有机农耕纪录片放映和分享会,也可以探访有机农庄、度过劳动假期,去发现食物从哪里来,去找回人与土地、人与自然的连结,也从中探索根与芽的朋友们喜欢的、乐于接受的可持续生活方式。在中国大陆的环保组织中,根与芽是第一个在校园中带领孩子开展有机农耕实践的。那么,这些活动都是如何开展起来?其中有哪些有趣的故事?活动成效又如何呢?有机会记者带着这些疑问采访了北京根与芽心田计划的负责人李一知女士。

校园有机农耕

有机会:您是怎样加入根与芽的?

李一知:我以前是在动物园做儿童教育项目的,活动都是在周末开展。但是在工作过程中我就发现一些问题——周末来的大都是幼儿园的孩子,寒暑假才有可能招到小学生参与活动,而中学生基本不太可能参与动物园的活动,因为中小学生的功课和辅导班学习任务实在太繁重了。这让我感到我的教育工作对于缓解城市孩子的“自然缺失症”有点“杯水车薪”。后来我接触到教委的老师,才发现原来教委很希望在学校推广自然教育,只是苦于学校内部都没有有这方面经验的老师。而根与芽就是以公益组织的身份来帮助学校开展自然教育的,所以我就加入进来了,希望能为城市里与自然脱节的孩子们多做些事。

有机会:心田计划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李一知:在北京,心田计划开始于2011年,到现在差不多有两年了。这个计划的缘起和古道尔博士的著作《希望的收获》一书有关。古道尔博士不仅仅关注动物保护等问题,对食品安全和土地的健康也是非常关心的。在这本书中,她呼吁人们关注现代农业生产的影响,关注食物对人体和环境带来的影响。而心田计划就是在校园中带领孩子开展有机农耕,以这种方式去传播健康、可持续的生活理念。根与芽组织所在的130多个国家中,有很多都已经开展了校园有机农耕的项目。

有机会:这些活动都是谁带领孩子们开展呢?是根与芽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吗?

李一知:很多活动是由我们招募的大学生志愿者或者实习生带领。大学里也会有根与芽小组,这些小组的成员可以进入到中小学,以“大朋友带小朋友”的方式开展活动。

目前心田计划在北京有6个核心小组,根与芽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常常去这些核心小组所在的学校开展活动;而其他参与心田计划的十几所学校则是通过电话、邮件的方式和根与芽联系。虽然目前涉及的学校数目还比较少,但是我们根与芽是鼓励青少年“自主开展活动”的,所以“心田计划”等这些根与芽办公室创设的项目都是给广大学校提供一个范例,最终希望越来越多的学校能主动、自主去开展活动。

当然,根与芽办公室会在特定时间组织一些大家都能参加的活动,比如像今年的根与芽峰会、农场的劳动假期、年底的庆功会等,都欢迎所有学生报名参加。

劳动假期

根与芽劳动假期

有机会:活动开展的内容一般是什么样的?是利用学生的课内还是课外时间开展呢?

李一知:参与心田计划的根与芽小组开展活动的方式各有不同。但是共同的宗旨就是,让孩子和土地建立情感上的链接,让他们知道食物从哪里来,理解食物从土地到餐桌要经历些什么样的过程。不一定要求农作物有多少收成,关键的是启发孩子们发现问题并且学会去思考。

在城市的中小学校里开展有机农耕,其实需要很多方面的资源,而且指导性比较强,所以每个心田计划小组都需要有很热爱农耕、热爱土地的老师去带领。这些老师在学校教授的科目、担任的职务都不同,因此他们会根据自己的本职工作去安排学生的农耕活动。

大多老师以利用课内时间为主,把校园农耕做为教育的“载体”,比如语文老师带学生去菜地里写观察日记,生物老师带学生去研究植物的生长过程等等,活动内容各不相同,但都是将农耕这件事作为活的教具。

至于照料植物,学生通常利用课间时间、兴趣课、或者放学前的时间等,排班值日轮流去浇水施肥除草。在暑期的时候,植物生长非常快,中学的小组可能会安排学生轮流去学校照看菜地,而小学则可能拜托校工帮忙。

有机会:校园里开展有机农耕的土地从哪来呢?

李一知:每个学校开垦这片农田的方式都不一样,老师都是需要向学校申请的。有的是利用了本来就没人用的荒地,有的是将草坪的一部分腾出来做农田,有在市中心的面积狭小的学校则是开辟屋顶上的“空中菜园”,各自都会想办法。

有机会:在开展心田计划的学校,哪些学生才能参与农耕呢?这些活动的参与度如何呢?

李一知:这是根据领导根与芽小组的老师不同来定,有的是以课余兴趣小组形式做农耕,报名参加这个兴趣小组的同学就可以参与;有些老师是班主任,那他们整个班的学生都可以参与;而担任学校某部门主任的老师,级别较高,可以号召全校都参与。所以说,根与芽的“小组”是一个简单的称呼,形式其实非常多样,关键还要看指导这个小组的老师。我们在一个学校的项目开始时,都会给老师提供培训,对于核心学校,则会有志愿者定期去学校开展活动。

有机会:在开展校园农耕时,会有哪些问题,都是怎么面对呢?

李一知:各种各样的问题都会有。在考虑开展心田计划时,有些老师就会担心,会不会投入很多却没有收成。要知道,根与芽只提供耕种技术、提供种子,但并不提供种植材料、工具和资金支持,这些都需要学校自己去解决,因此老师的担心是可以理解的。但其实,只要种对了时节,有人去照料,肯定会有收获的。再说了,老师和学生们期待的“收成”和农民期待的收成不一样。在城市人看来,种庄稼是一件非常高深莫测的事,所以只要有一点收获,就可以非常有成就感了。

对于虫害,我们会引导老师去思考——虫子、土地、作物、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们必须要把虫子全都消灭吗?这些虫子会导致我们颗粒无收吗?一般来说,校园里只有蚜虫的影响比较大,可能让植物死掉,其他虫子对作物的影响很小。这会让大家都有个反思的过程。

我们的活动就是重在体验,每个人参与后,都会对以前对于某些事物的成见产生不同的看法。农耕是需要人们去体验的,只有在体验的过程中才会发现问题。

绿油油的空中有机菜园(东四九条小学)

绿油油的空中有机菜园(东四九条小学)

有机会:心田计划给学生带来了什么改变呢?

李一知:内心情感的变化是肯定有的。除了建立孩子与自然的链接,心田计划还承载了很多其他内涵。因为都是以学生集体为单位,去共同照料一片土地,怎么分工协作、怎么值班、怎么对农田里出现的问题负责、怎么分享收获下来的蔬菜……都是问题,这都需要现在这些很少与人合作、很少主动承担责任的独生子女们去好好思考。

比如有个聋哑学校也是开展心田计划的。这些孩子和社会的接触比普通学校的还要少,他们都是在众人的“保护”中长大,完全没想过自己能去照顾谁,甚至语文老师课堂上讲到“奉献”、“关心”这样的抽象词时,他们都完全无法理解。其实,聋哑孩子长大后,为人冷漠、出现暴力倾向的特别多。所以他们的老师带领开展校园农耕,也是希望孩子们能有些情感上的改变。

事实证明,心田计划真的给了他们改变。因为没经验,初发的小苗死了,孩子们都特别伤心,但是老师又鼓励大家重新播种;等到一次次失败后终于收获,老师又带大家总结成功的经验,大家总算从这件“小事”里明白“照顾”和“关心”到底意味着什么,明白为什么只有去照顾和关心了,才能有最终的收成。

还有一个学校,因为没有开垦室外的农田,所以我们就带他们进行室内的“农耕”,包括比如发黑豆芽这样的活动。很简单就能发好的一盆盆黑豆芽,孩子们种成功了就很高兴地带回家。后来家长们聚在一起后,也开心地交流各自孩子的成果和黑豆芽的烹饪心得……孩子们也体会到,这是自己的努力换来的,会有一种成就感,会很自信。

有机会:其他国家的根与芽办公室也开展类似的活动吗?不同国家的根与芽组织之间有什么有关有机农耕的交流吗?

李一知:在发达国家里,校园里的小菜园、小花园,给城市小动物建造的自然栖息地这些,都特别普及了。我们会借鉴其他国家的有机农耕教材,已经翻译了一些,提供给了各个根与芽小组的指导老师。但是这些资料讲的是国外的农耕情况,只能大概地借鉴,具体的还是要在实际耕作中去摸索。

有机会:心田计划会一直在这些学校里延续下去吗?

李一知:只要是开垦了农田的学校,对于这片土地都会特别珍惜,因为这些地都是他们费尽力气开垦出来的。你看城市里一片片草坪绿油油的,其实那下面的土壤都特别贫瘠,而且地表下埋藏着非常多的建筑垃圾,学生们在开垦“心田”时,从地里挖出几个男生才能抬动的空心砖、挖出石灰池子,这些情况都发生过。经历过这些辛苦,对哪怕再小的成果也会很珍惜。比如有一次,有个学校的地里菜苗长得太密,我们跟孩子们说该间苗了,可是他们却说,“小苗好不容易才长出来的,真不舍得间苗,就让它们长着吧!” 大家都会觉得照顾这片土地是自己的责任,就会对这件事很上心,是有足够的动力持续做下去的。

只要是真正喜欢校园农耕的老师,他不管带哪个年级,不管在哪个学校代课,他都会把校园种植开展下去的。在东四九条小学(他们是和北京林业大学屋顶绿化专业的博士生合作的,让博士生来进行技术指导,开展屋顶种植,而这也相当于林大的一个科学实验基地),有一次开展活动时,那里的指导老师指着学校旁边的高楼对我说,“要是让你把这座楼的每个窗户都变绿,都透出绿色植物的颜色,你要怎么做?”我摇摇头说不知道。老师说,“这就是要先从学校入手,先让每个学生在校园里学习农耕,接着就能发起活动,让他们回家后也去做阳台种植,让他们影响家长,再由这些家庭去影响更多家庭……过不了多久,这几栋楼就都会变绿了。”他的确是很支持根与芽的工作。这不,这位老师今年就开始在学校推广“一人一盆菜”的活动。

在中国,因为根与芽是做校园有机农耕的先行者,所以完全没有什么其他组织可以给我们提供借鉴的经验,还好全国三个根与芽办公室都在开展心田计划,大家会不断地互相学习,在交流中发现灵感,让活动开展得越来越有深度。

后记

在全国范围内,根与芽是第一个在城市学校开展有机农耕教育的公益组织。但用李一知的话来说,并不是根与芽在指导这些学校的老师们该怎么做,根与芽更像是一个陪伴者、聆听者,在伴随这些学校一起往前走。也许,还有太多中国的孩子们、老师们、家长们迫切地需要这样的陪伴者和聆听者,需要有人去给他们信心,以鼓起勇气尝试这种“谁都没有做过”的事情。再过十几年,在根与芽和其他公益组织的努力下,还会有多少中国的城市校园里出现绿油油的有机菜园呢?只要信念在,心田里的希望就一定会慢慢地发芽、成长。

更多信息

  • 北京根与芽:http://www.genyuya.org.cn
  • 根与芽心田计划邮箱:xtjh@jgichina.org
  • 根与芽心田计划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920985537

图片来源:根与芽心田计划博客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