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贝尔热拉克:那些可爱的人儿

贝尔热拉克:那些可爱的人儿

2011年夏末,我跟着友人到法国乡村参观酒庄,因为有当地葡萄酒业协会的主人陪同,所以收获很大,友人真的动心要在这名为贝尔热拉克的地方买酒庄了,它成色好、价钱低,比起邻居波尔多被炒高的价钱、被神话的葡萄,那真是太合算了。我心中暗喜,拼命怂恿他出钱,朋友买了,我不就可以来度假摘葡萄喝美酒了么!何况在这样的良辰美景中,钱算什么呢?要不是法国人改变了生活方式,他还没机会到法国来染指这一行业呢——世界潮流,不可抵挡——快餐化、现代化,以前,传统的法国人吃一顿饭少说要三小时,边喝边聊,红酒下肚,尤其是广大的乡村,生活相对单调,不喝酒聊天还有什么乐趣?可如今互联网时代,农村也挡不住上网的脚步,上网多有趣,哪有功夫没完没了地喝酒聊天呀?何况现在的年轻人,在乡村里剩的不多了。所以法国红酒销量也一路下滑;惊骇之余,他们除了叹世风日下、恨美国文化污染,剩下的精力都用来向海外推销红酒和葡萄园了。趁着他们谈生意聊买卖的空隙,我除了欣赏美景、遍尝美酒就是近距离地观察了不少葡萄庄主,他们太有趣了,从他们身上不仅可以看到葡萄酒行业的缩影,而且可以看到法国性格的缩影。

贝尔热拉克:那些可爱的人儿

“改革家”DAVID

DAVID是我印象颇深的一位庄主,看名字就知道,他是英国人。壮硕的身材,行军般的步伐,他十分热情急切地述说他的创新技术,完全是一副革新家的面目,比如泡酒容器的革新,是他改成了梯形,这样便于沉淀物上浮;葡萄皮籽分离器也是由他自己改装设计,变成外观更小巧而功率却更大。

他把酒窖里挖了许多窗,窗里是土层的深层切面,充分展示他的葡萄园的土质;也是他在展示厅门外,栽种了每个品种的葡萄:白葡萄长相思、赛美蓉、慕斯黛儿,红葡萄美乐、品丽珠、赤霞珠……就像一个葡萄博物馆。而酒窖里土层的展示又像土质博物馆。他是把酿酒当成终生的事业来追求的,所以才有了那么多的研制革新。去年他生了一对双胞胎,他正好有两款新酒酿制成功,于是就把两个女儿的名字给酒命名。我仔细一看,原来他的酒的商标就是他自己的全名David Fourtout,等于是拿自己的名字作担保,没有好品质和对自己的信心还真没这勇气。

展厅里一直有一队游客在品酒,他的太太带着3个孩子也出来接待了,真是一副丰衣足食、夫唱妇随的幸福场景。DAVID也像这里的许多庄主一样把古老城堡辟为舒适客房,城堡同时成为旅游接待点,供游客边住边吃边品酒。

“药剂师”庄主

这位瘦小的法国老头丹尼尔(Daniel Hécquet)说他是酿酒师出身,所以他最喜欢的是每天鼓捣这些烧瓶,他把我们带进他的实验室,哇,真的像化学实验室一样,调制酿制是一门学问啊。

因为他有一位中国女员工,所以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这个女孩来自海南,一副正宗海南人的样子,而且她说的中国话也是带着海南腔的,她说在米歇尔的公司已经做了3年多了,公司总部设在波尔多,贝尔热拉克这边有一部分葡萄园。老板的老家在这儿,他父亲把庄园传给他;说实话这边种出来的葡萄太好了,所以他绝对不舍得卖给别人,只好波尔多和贝尔热拉克两头跑,好在1小时火车就到。

墙上挂着各种葡萄标本的挂图,设计得很美,引得人都来看,看了还真长见识,我发现他们把这一切都当成学问来研究,而且他们似乎天生有一种对美的追求,这一点无论从展厅、酒窖的设计,酒瓶的包装,还是城堡的院落、房间的布置,对我们来说都有一种新奇之感。

法式农民

这是我见到的另一位庄主米歇尔(Michel Monbouché),他又黑又矮,身材敦实,怎么看都跟中国农民的风格一致,只是长相不同。但是他的展示厅做得很美(展示厅都是兼做品酒吧台的),挂着现代派风格的各种绘画,角落里有橡木桶,也有品酒留言簿。他说,他在中国的进口商和经销商就是在他这里品酒之后开始跟他合作的,我猜人家一定是看中他的憨厚和能干了,他的酒质优价廉。其实这个庄主虽然朴实,却是家底雄厚,漂亮的月亮门,“白宫”般的城堡,辽阔的葡萄园、成片的山羊、甚至美丽的妻子,都能说明问题。

有机葡萄园庄主

克里斯坦(Christian)也很敦实,但他是高大敦实,原来他是地区橄榄球的队员,墙上挂着他打球的海报。他打算明年正式申请有机葡萄酒庄园,因为其实之前也是一直这样种的:就是不用药不施肥,他的葡萄园种得稀疏,即使是每株葡萄树上接的果多了,也把它们剪下来一部分,以保证营养供给,使每串葡萄的质量更好;一般每排葡萄树中间地带要留草,避免农机通过或者人走过时太泥泞,而有机庄园要尽量避免草地,以免招来虫子,有虫子和杂草就要施杀虫剂或除草剂……有机庄园的一趟趟垄沟里要细心地铺上石子,这个工作量和成本也很大,但是值得,不仅是现在流行有机食品,这种葡萄酿的酒口感也不一样,有种特别的矿物质感。

当然,他说,为了真正能通过有机葡萄酒园的鉴定,还是要做很多补充和细节,因为这种审核是很严格的。作为一家古老的独立酒庄的庄主他要稳扎稳打。你看他的海报设计,洁白的首饰盒里放着三粒晶莹的小葡萄——这正是他种的那三个小巧而优质的品种,黑/白/紫——在他眼里这是最名贵的稀世珍宝。

南非美女

穿着猎装的南非美女歌莉塔·蒂-马丁超级爱笑,英语说得超快,眉飞色舞,总是以为你全部理解了她的意思。一边说一边自己乐不可支。她说自己是荷兰人的后裔,荷兰人种植葡萄与酿酒都是从法国这边传过来的,所以她在这家Vini Sourse公司做销售总监。她虽然生在南非,但是她对法国这片土地特别热爱,尤其是贝尔热拉克,真是一片沃土……她选了一个遥远的农家乐饭庄来宴客,她说,这饭店名字就叫松露之家,如果是冬季产松露的季节来,根本排不到位置,客似云来,必须提前很久预订。可惜现在夏季,我们与松露擦肩而过了……

饭菜分量很足,热浓汤、鹅肝、鸭胸肉、烤土豆、甜点、药茶……一系列吃完已经深夜12点了。乡村漆黑的夜,从我们走出饭店那一刹那就感觉到了,夜彻底包围了我们,除了车灯没有一丝亮光;而且乡村小道,虽有路牌标志,但也有一些小分叉是没有的,走错一条就不知去哪儿了。但她一转眼车就跑得没影了,不愧是穿猎装的女人。

怕老婆的富翁

面前这个超大超豪的城堡,难免让我把他看成富翁,至少也是乡村的富翁吧,因为他雇了很多工人,判断他们的财富,一看葡萄园大小,100多公顷,二看城堡大小和古老程度、纪念价值,三看雇佣人员多少。据此判断,这是我此行中数一数二的“富人”。这个庄主,相当好客,可见十分闲适,既不必为地里的葡萄操劳、也不必对葡萄采摘后的酿制、前一年存贮红酒的装箱贴标等事宜费心,甚至也不必为酒的销量、去处而劳神,有这样闲适的生活才能热情地接待我们这群不速之客,甚至在家里为这么一群不速之客摆了生蚝宴、冷餐会。老先生相当有绅士风度,被老夫人的冷幽默多次开涮也从不恼火。这位老夫人长着一副伍迪·艾伦的面孔,时不时蹦出来的冷幽默甚至也是如出一辙,他们夫妇的特点也是英语说得遛,自说自话,以为你全懂,不知道咱中国人懂的英语很有限。老先生乘兴翻出一瓶1942年的酒要大家品尝,酒瓶灰尘满面,但十分令人期待。可惜酒倒出来并不美味,这是没办法的事,看来这一年份他家酒窖里所有的酒可能都只好废了。

他们的波塞冬BOSREDON酒庄城堡很大,而且历史悠久,从公元1200年开始,有800多年的历史,主人的手指越过一望无际的葡萄园,指向遥远的对面一个山头说:百年战争就是从这里打响的。他讲了一段漫长的历史,然后指着另一个方向的山头说,100年后,英军统帅就是在这里投降的,由此结束了百年战争……面对我们这群不速之客,这对老夫妇掩饰不住热情,因为他们虽然有三个孩子,但是两个去了巴黎,一个去了伦敦,年轻人不喜欢乡村寂寞的生活,不知道未来谁来继承这雄伟豪阔的城堡和一望无边的葡萄园呢?听说在法国,这种情况已经成为一个现象,到处都是,所以包括波尔多,很多酒庄因为无人继承都卖给了外国人,英国的、俄罗斯的、美国的、南非的、中国的……

热爱牧场的财主

他们又是一对老夫妇俩,老先生菲利浦是英国人,太太马丽安是法国人。潇洒的很,一来就让我们上车,去那边山头看牧场,这边的还没看到边儿呢,哇,开车还要走半天,所以他们是牧场兼葡萄园,180公顷!他们经营的碧客塞歌酒堡有600年的历史,获大奖无数。后来车爬上另一个山头停下来,男士都要求在老先生驾驶位上留影,原来这是一部路虎,而且是国内没有的款式,限量版的老爷车,老先生说看中它走泥地、走山路时马力足。老太太也热力十足,喜好养牛,她养的牛纯种,最近又在贝尔热拉克地区的比赛中夺冠。她又指着这边的几颗形状怪异的灌木说,这是他们从英国买回来的橄榄树,哦?橄榄树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朋友们边饮酒边叹美景,法国的夏天特别昼长夜短,十点钟才黑天,5点天又亮了。我每天都觉得多赚了4个小时,难怪我们接触的酒庄老板都精力充沛、心满意足的样子,夏天在法国实在是个好季节,空气中弥漫着清爽,到处是盛开的鲜花。路边满树都是熟透的无花果,主人随手摘下来给我们吃,真甜!

多尔多涅河静静地流淌,两岸是古老的城堡、尖顶的教堂,大片的葡萄园,大片的牧场,民风淳朴,历史悠久。我走出城堡,坐在门前的靠椅上,喝着本地盛产的冰镇蒙巴济亚克甜酒,看日出日落、赏云起云飞,这样的生活,还犹豫什么呢?

文章来源:南方日报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