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了有机的毒

早几年前,在德国的有机店中看到产自中国的有机小米是一件让人惊喜的事。这种小米跟儿时印象中的小米外形看起来一模一样。但是却不需要花那么长时间来熬烂。不知道做了哪样的技术改良,又或者,这才是有机小米的特色?总之,从下锅,不到10分钟就变成了喷香浓郁的小米粥。价钱也不是很贵。

德国有机超市

有机食品大量进入大型超市,慢慢降低了价位和门槛。吃有机食品不再被认为是一种奢侈昂贵的选择,反而被大众广泛接受。随着有机产品的丰富,相应的有机超市也应运而生。专营有机相关的店面,设计多以绿色为主,亦附带有相应的品牌效应。吃有机食品的人们大多有共同的特征,瘦而精炼,喜欢一项或多项运动,崇尚各种自然疗法,怀念六七十年代,对手工制品和饰物有着无法动摇的偏爱,厌恶电视和娱乐节目,痛恨全球化和美式文化对青少年的腐蚀等等……

有机化妆品和护肤品现在也走出了药店,在商场开辟了专门的天地。鉴于大部分选择有机生活的家庭主导乃是女同胞们,有机类的化妆和护肤用品越来越受追捧。那毋庸置疑的成分表,在代表了健康、活力、自然的同时,仿佛也宣示着,一部分跟工业社会强行分离的决心。但是,必须说,有机的洗发水洗起头发来非常干涩,用掉半瓶也不怎么出沫,而有机的植物提取物染发剂亦同样无甚效果。至于提升皮肤,令其紧致的精华液,则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句话,就算不怎么管用,起码把危害降到了最低。

这就已经上升到信仰程度了。

是的,选择有机是一种信仰,一种生活态度,偏执到一定程度,在某种意义上就类似中了形而上的毒。

贩卖有机食品的人们,和接受有机食品的人们一样,是大自然的忠实信徒。他们笃信并向往回归原生态,摒弃现代化大工业下的集约生活。喜玛拉雅的藏盐,中国配方但本地产的豆腐,少而精的寿司,只喂无添加剂饲料的放养鸡的鸡蛋,新鲜的家族手工奶酪,无须长途运输的当地牛奶……这些必需品叠加出的是量少价高的生活方式。精简后的摄入量,在保证人体每日所需之后,杜绝了暴饮暴食,相应地,也带动了对运动的需求,从而成为一种良性循环。有机产品的拥护者绝无胖子。因为高度有效的自控能力,才是有机族群背后的生存奥义。

在有机店里,你能看到各种免费索取的相关宣传刊物,有养生类的,有医疗类的,还有各种讲座和对自然疗法的研修体验课。固定的受众,固定的族群,带着心照不宣的神秘,对我来说,这基本上是类似宗教的宣传方式。可貌似我也在渐渐中毒。

有个熟人在周末菜场帮人练有机蔬菜的摊,东西来自附近的经过严格认证的农庄,价钱比超市里的有机蔬菜要贵5倍。最近跟我吐槽,说农庄临公路,周围现在起了家工厂,每天冒烟,所以她心里隔应,觉得货不符实,但生意还是要继续进行。

如你所知,信仰总是允许盲从的。

文章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萨拉米(德国)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