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社区支持农业 怎样在中国本土化

社区支持农业 怎样在中国本土化

社区支持型农业(Commumty Supposed Agriculture,简称CSA)是农产品直接销售的一种模式,是一种在农场及其所支持的社区之间实现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合作形式。消费者成为农场的用户,且承诺在农场整个生长季节给予支持。用户按照一定时间(季度或年)支付预定款,而农场提供新鲜安全的当季农产品作为回报,直接运送给订户或分配给销售网点。其核心是消费者与生产者的利益和风险共担。

有机农场

近年来,我国的CSA农场增长速度迅猛,但从其发展现况来看,CSA实际运作过程中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的陈卫平教授等对北京地区5家CSA农场的会员进行调查,从会员的消费行为和心理变化角度,总结了CSA农场发展中的一些问题。

这次调查对象为425个购买这5家农场蔬菜配送份额的会员。被调查者年龄主要集中在30-50岁,有高学历、中高收入的特征。总体来说,会员对于自己和CSA农场的合作是比较满意的。在接受调查的CSA会员中,有83%的会员表示在下一年度继续参加,只有14%表示不再参加。而不愿意继续参加的原因主要包括蔬菜质量达不到会员的预期、蔬菜品种搭配不符合会员的饮食习惯、价格上不合算等。除此之外,其他原因包括取菜不方便、取送时间问题、送菜频率低、配送量过少、绿叶菜少等等。

存在的问题

农场与会员缺乏互动:调查显示,被调查者中近47%的会员从未拜访过农场。而拜访过农场的会员的拜访频率也很低——只有10%的会员能达到每月1~2次的拜访频率。通常人们认为缺乏互动是因为空间因素或者会员工作过于忙碌等原因;而该调查显示,消费者对农场最不满意的两点也是“农场提供的信息”和“相关活动的吸引力”,看来,互动缺乏不仅仅是某一方的责任。

单向定价机制让消费者产生不满:在国外的CSA农场中,大多数都会采取农场和会员协商定价方式。然而,这种国外的惯例在国内CSA农场中却很少见。认为定价过高而导致不愿继续参与,是CSA农场流失会员的常见原因。

农产品品种单一:CSA主张当季或地方性的农产品生产,因此会员所收到的农产品种类必然会有所局限,这也是造成会员流失的主要原因之一。

农产品数量与质量的不确定性:由于消费者是在生产季节开始之前就预付资金,因此,消费者需要对农场生产上的不确定性进行风险共担。因为种种不可避免的原因,有时配送的农产品份额太多,可能导致浪费,而分量太少时又不够吃,这种情况让消费者不免难以适应,已至产生失望的情绪。

CSA

CSA怎样在中国本土化?

CSA不同于我国传统农业,在鼓励生态有机的农耕方式之外,它致力于构建可持续的食品生产和流通体系,以创新方式解决多种社会和环境问题,并在城市化加速的情况下促进城乡互动和互助。但CSA对于中国还是崭新的概念,在本土化过程中,不免需要考虑一些问题:

产品认证需创新

在欧美、日韩等地,因为有机农业运动发展历程较长,社会主体已经对有机生活有了较广泛的共识,因此大多消费者已经可以不再依赖于“官方”的有机认证,而是通过CSA这类合作模式和生产者紧密连接起来、建立相互的信任。

而在我国,文化、社区和人际关系不同于这些国家,有些消费者更希望通过认证机构的监督提升信任等级。但我国在有机认证方面发展较晚,2005年才由高校研究人员制定出第一个国家有机农业标准。而且中国的有机认证制定主体过于单一,并脱离现实,导致这一标准的执行受到阻碍。目前中国有20多家以公司形式注册的有机认证的认证机构,定位还不明确,有些机构对于经济利益的过度追求也引发人们对认证证书的怀疑。

在认证方面,我国需要以下几方面的探索:首先,以政府主导的相关研究机构制定出有机农产品的食品安全生产标准,政府介入认证行业,成立国家标准认证部门。其次,可以鼓励具备合格资质的研究单位或企业成立民间认证机构,针对更为具体的消费群体给出对应的认可报告。最后,CSA组织可以和消费者联合进行民间有机农产品认证,以自律达成有机农产品安全生产和健康供应,同时降低认证费用。

完善营销体系

CSA同样是依靠产品营销来存活。CSA建立营销体系主要有三个途径:

  • 产品营销:抓住消费者心理,以优质、天然、安全的农产品获得消费者认可。
  • 服务营销:服务营销将对产品营销有积极的推动作用,包括健康理念的引导服务、耕读文化的服务、绿色生活方式的推广服务等,当然更包括产品的配送和信息反馈。
  • 品牌营销:品牌即口碑,有机做的是“良心”,生产者需要用良好的自律来选择正确的生产和营销方式,以保证和消费者之间互相信任的稳定联系。

产品营销是“敲门砖”,服务营销是“全程指导师”,品牌营销是产品的“荣誉证书”,实现这一体系的顺畅运作,CSA的信任力量才会显现出来。 当然,作为CSA农场会员的消费者,也需要对CSA和有机农业有着更准确的认识。有机农产品的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很多,比如人力成本高、单位面积产量下降以及农场直配到户的物流成本高等。生产者需要对接好有机农产品需求者之后,才便于计划性生产。

在社会诚信日益缺失的中国,预付费制度虽然看起来难以让人适应,但是很必要。预付费制度是一种在产与消达成合作关系之后、生产行为正式开始之前,由消费者提前把这一年的运营成本交付给生产管理者,在生产过程中参与到管理和实地操作中,与生产者共担风险的一种经营制度。这种制度要求消费者必须以一定的信任来肯定生产管理者的水平和产品交付能力,达成一种初期合作意愿,再通过结果来进行验证和信任强化,为下一年的合作做前期的信任积累。

加强“产—消”互动

普通的产品销售,一般遵循的是“产—消”单链式物质循环,即生产者生产产品,通过不同形式的销售手段和销售方式出卖给消费者,消费者则通过购买达成了个体需求。如果CSA农场也遵循这种单链式运营方式,不进行创新突破,势必会遭到一些挫折。

CSA的核心在于利益和风险共担,而达成这一目的,必须的环节就是高频率的、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产-消”双向互动。在实际运营中,要达成这样的互动难度很大。CSA农场大多位于大城市郊区,时间和空间上的限制都给产-消互动增加了难度。针对这一点,农场不妨组织一些形式多样的亲子活动、教育活动、有机生活沙龙等,来吸引会员定期到农场参观体验、建立互信;以适当的价格优惠吸引会员参与农场日常工作;通过恰当沟通让会员对农产品数量的不确定性有新的认识等等。而消费者也有必要建立起更多合作组织,来普及健康的消费理念,和农场进行有组织的、专业化的交流和监督。没有消费者的真正参与,“社区支持农业”是名不副实的。

人本身是具备诚信性格的,出现诚信缺乏是后天经常性非诚信刺激导致个体产生心理排斥的结果,这种“病变”可以通过建立诚信互递进行修正。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的长远大计”。社区支持型农业推行的是生态有机农业及健康、环保的生活方式。其目的也是经济、社会和生态的协调可持续发展。社区支持型农业的理念和我国科学发展的战略目标相一致,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国社区支持型农业的未来发展具有广阔的前景。

参考文献:

  1. 马新乐, 吴莹. 以信任推动社区支持农业中国本土化发展. 现代交际: 2012(1)
  2. 陈卫平, 黄娇, 刘檬洋. 社区支持型农业的发展现况与前景展望. 农业展望: 2011,07(1)

图片来源:网络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