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访 > 最本质的朴素——访爱播农场CEO吴威先生

最本质的朴素——访爱播农场CEO吴威先生

吴威,70后,金牛座,祖籍四川达州。2009年结缘有机农业后,于2012年创立爱播农场。他总是穿着一身墨绿色的North Face登山服,带着爱播定制的帽子穿梭在位于密云东邵渠镇的农场与万达广场3号楼的办公室之间。而这个样式的帽子,爱播每一位员工都有。吴威先生的笑容朴实而自然,正是爱播价值观“本朴、关爱、敬业、高效”的写照。

张茜:吴总,您以前做过记者、又干过投资,加入有机农业的原因是什么?

吴威:2007年开始,我接触一些做大农业的企业,发现食品安全的解决之道,最难的环节是在源头。我曾经去麦当劳养殖基地参观过,1平方米养12只鸡,鸡都是麻木的。从破壳而出到长为一只成鸡只需要30天。夫人于2009年怀孕,儿子是2010年出生,我自己开始更加关注食品安全,发现很多食材不能让人放心,正好有机缘,就义无反顾地开始从事了有机行业。

张茜:“爱播”这两个字是您命名的吗?

吴威:是的。爱心的播种,爱心的传播。“播”字很有意思,拆开来就是手在田里种禾苗。爱播的英文叫做iBio,我们的解读是生态从我做起。

张茜:爱播农场的环境十分好,您是如何在北京选到这块宝地的呢?

吴威:做有机农业,土壤一定要肥沃,其次环境一定要好,不能有污染。大体来说,在北京,南边的土地不予考虑,因为北京处在华北平原的北边,地势是北高南低,南边土地多由冲积平原的沙土组成,比较贫瘠,适合种西瓜不适合种其他的植物。昌平以前规划得不太好,引进了一些重工业项目,好多地方的环境不理想;密云是水源保护地,所以对工业、农业的布局有很强的约束和规划,自然环境保持的相当好,所以是北京最适宜发展有机农业的区域。爱播农场所在的东邵渠镇,位于密云山区南部,曾经是一个贫困乡,爱播农场周边20公里内没有工厂,没有高速公路和主干道,自然生态保持原生态。在爱播农场,我们经常可以看到野生的兔子、松鼠、山鸡。

张茜:爱播有自己独特的会员制,您能介绍一下吗?

吴威:我做这个会员制的启发来自一个朋友。他是一个企业的高管,当时他在延庆包了一块地自己在种,开始的时候很兴奋,但坚持了半年时间就没有办法继续了。原因很简单,成本太高,去拿一回菜,耽误一天的功夫,消耗油费100多元,一次收获1000多斤根本吃不完。而且品种太单一,就是萝卜、白菜和土豆,这些很难达到他想象中的需求,最后搞不下去了。但是,如果我们有100多个这样的客户,集中起来种植呢?这就是我的一个很朴素的想法。

有人觉得有机种植很难,其实有机并不难,做一个假设。假如给你一块地让你来种、种给自己吃,你觉得难不难?只不过你种辣椒收获的时候就只能吃辣椒,丧失了临时选择的自由。另外是对品相的要求。如果自己种有虫眼的你也会吃,烂了的也吃,因为你知道它是怎么来的。还有成本,其实自己种的成本非常高,只是没有去算这个账而已。如果专门雇一个工人为你种地,价格很贵。当你不在乎品相、品种和收割的数量,你是能做到有机的。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告诉消费者这个观念,我们完全透明,你信任我们,知道我们是按照这个规则去做的,就可以了,你相当于把种地的事委托给我们。我们把许多认同此观念的人聚合在一起,统一地配备工人、做有机肥、进行配送,这样省事。

张茜:为什么采取预付费的会员制模式呢?

吴威:因为我们是在帮助会员种菜、送菜。我们是根据会员的需求种类和数量进行生产规划的。在我们的市场和生产环境中,只有做过按需生产的订单农业模式,才能够终极解决产品追溯和品质控制。对于农业生产中的自然灾害防范,我们采取了较好的防护措施。我们的大棚的保温性非常好,可以防冻、防冰雹等。未来我们将更多地引入农业保险,将对自然风险的危害降到最低。

张茜:这么高的会员预付款,在种植过程中如遇灾害不能及时供给消费者蔬菜的话,如何对会员负责?

吴威:预定我们会员的人都会算一笔账,年费1、2万,看似很高,但分摊到每天,也就是花几十块钱,就能吃到安全放心、品种丰富的有机菜。一个月少在餐厅吃两顿,有机菜的费用就省出来了。对于有些家庭来说,少买一个LV的包,一年吃菜的费用就有了。另外,很多爱播的会员都有一个共识,我们对于有机菜的消费,其实是对健康的投资,也是对环境保护的投资。尤其是对小宝宝,他们的身体很娇嫩,家长都会尽力为他们创造一个良好的饮食环境。事实上,目前有机菜的成本,最高的一部分是农民的人工。俗话说,一亩菜十亩田,有机种植尤其如此。过程中需要大量的人工进行种植管理、定制、灌溉、疏花疏果,采摘、除虫等等。

张茜:没有第三方认证的话,如何让消费者放心呢?

吴威:爱播农场的认证模式是用户参与式认证,就是让每一个消费者深度了解爱播农场的有机操作规范。我们每周末都是农场开放日,我们邀请会员到农场参观、劳动,让他们充分了解我们的肥料、种子、种植管理的过程,让会员了解我们是如何通过微生物、有机肥和物理杀虫的办法来保证作物无农药、无添加。我们如何重建信任,一是透明,二是规范。我们遵从的是消费者认同的有机农业的操作规范,而不是拘泥于第三方的认证。爱播的想法是,假如你自己拥有一块地,自己耕种,分享给朋友,还需要认证吗?我们按照自己的标准和给朋友吃的标准来做,慢慢建立口碑和信任度。这是一个笨办法,却也是一个巧办法。我们准备养鸡,有几个创新。第一,鸡不设围栏,连网都不要。第二,不定点喂食。因为如果定点喂食的话,鸡会变懒,虽然是散养但它也不会跑。我们把食物放在树上、草丛里,让它自己去找食。第三,不建鸡舍,就给它们搭一个鸡棚下鸡蛋就行了。

张茜:如果不追求产量,您又如何保障农场的可持续发展?

吴威:爱播农场是会员制农场,会员与农场的互动和信任是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首先,我们要选对的人成为会员,就是那些和我们理念和思想一致的人:爱生活、爱家人、注重长久的健康、保护环境、热爱自然。消费者的贪婪和短视是造成目前食品危害的推力之一。大多数人在追求口感、表面化的东西,好甜、好大、好漂亮,有时候就忘了什么是“真”。“真”应该是一个首要的因素。《黄帝内经》开篇讲“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四季轮回、大道自然”,所谓大道,就是自然界形成的规律,一定要认识到这个问题,讲求顺其自然,不要与大自然较劲。像我们这样的人一直在传播这样的理念,获得了更多人的认可。爱播农场持续发展,动力来自会员对环保和安全食品的高标准要求。食品安全问题不断,每一次事件都是对我们错误观念的纠偏。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应该对农产品付出更高的价格,愿意选择高品质的食材,这是基础。

张茜:咱们农场未来有什么具体的规划?

吴威:一是投入更多的精力与消费者进行沟通;二是把正确的观念传递出去,提高大家的信心指数。现在来买我们产品的顾客,虽然认可产品的品质,但更多的是买来送人或者给孩子吃。什么时候大家买来自己用,真正把自己的身体和健康当一回事,就对了。单纯从价格上说,贵吗?人只是没把自己当回事儿而已。

张茜:您在创办和管理爱播农场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有哪些?

吴威:我相信任何一个商业组织的成长,不能跨越一般的企业规律。作为一家新创办的公司,爱播农场的服务水准、团队能力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对于公司的成长,我信奉大道自然。商业的成功或结果,仅仅是我们努力工作的一个结果。我和我的同事常常提醒自己,我们就是种好菜、送好菜的一个农场。我就是种菜给自己吃、给朋友吃。

张茜:您做有机农场压力大吗?

吴威:我经常在郊区行走,当我看到很多环境恶劣的农场,在生产和输送着被污染的、使用过量化肥农药的蔬菜,我会为我们大家担心,担心这些被污染的产品被人们吃到肚子里。我也会到河北、山东的农村去,当看到农户过量的使用农药、化肥时,我会为我们的土壤、地下水的污染感到难过。最有压力的事情,是我在山东肥城看到的情况,还是中国的土壤,还是中国的农民,却种出来了给美国、日本出口的有机蔬菜。

作为一个有机农业的从业人员,做任何一件事,都有属于其正常范围内的压力,不值一提。没有挣到钱或投资失败又能怎么样?做好自己该做的,结果只是一个副产值。过量的化肥、激素和添加剂对人的伤害,就像抽烟一样,如果没有人为了孩子,为了家人站出来倡导禁烟的话,就永远没有第一推动力去改变现状,不会知道它的危害,必须得有人去说,去宣传,才可能有戒烟的制度、措施和方法。我们创办爱播农场的初衷也一样。

张茜: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记者手记:这次采访是在从农场回万达办公室的车上完成的。吴总一边开车一边回答我们的提问。临近5点,我们都有些疲倦。采访完毕,吴总反问我:“你想到的主题关键词是什么?”我答:“另类。” 他本人并不十分赞同这个形容词,而选择了“本色”。原本拟定的标题是《另类的本色》,但我最后选择尊重采访对象,于是,才有了这样的标题。吴威先生选择做农业,完全基于一个简单的想法——即让家人、朋友吃上健康的食物。我们可以通过爱播农场的营销方式看到他曾做投行的影子。

 

草西
草西,写作者,有机会网COO,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旅行、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为多家知名杂志撰稿,推广有机生活。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1. 游客 01/01/2013
    [...] 最本质的朴素——采访爱播农场CEO吴威先生 [...]
  2. 游客 12/13/2012
    [...] 原文:http://www.yogeev.com/article/20155.html 评论» 抢沙发 人人心中有一个Pi在漂流 本篇是最新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