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花钿委地无人收——乱世红颜背后的凄凉

花钿委地无人收——乱世红颜背后的凄凉

 

历来诗词中对于女子的描写,莫不极尽铺陈,华词丽藻一番下来,让人对于诗中的女子都是浮想联翩,想入非非。抛却这些所烘托的女子本身不说,对于女子的外貌着装上的描写,就很值得我们研究。所谓“诗境”,即诗中如何用寥寥数笔来造境描写画面。我们且以《长恨歌》中对于贵妃的描写为例,稍作分析。

《长恨歌》中前一部分对于贵妃的姿容描写可谓是绝唱了,窃以为,其功力独到之处却在“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四句上面。前文对于贵妃的正面描写已经极尽能事,但多少显得不够厚重。

古装戏中的花钿

花钿到底是什么?

“花钿”,何谓“花钿”呢?这个词屡屡出现在古代文学作品中: “素面已云妖,更著花钿饰”(杜光庭《咏西施》);“我见他宜嗔宜喜春风面,偏宜贴翠花钿”(王实甫《西厢记》第一本第一折),“翠钿金缕镇眉心(张泌《浣溪沙》)……如此多的诗句,莫不都提到了“钿”这个东西,但各位却千万不要望文生义,这可不是什么簪子啊、钗环啊之类的东西,而是类似今天一些时尚女生贴在眼角眉梢的小亮片片,不同的是古代“钿”做的要精细多了。

“花钿”又叫“靥子”、“花胜”,从材质上看,有纸的,绢的,到金箔的都有,无不剪出各色各式的小花,背面涂有“呵胶”,类似邮票一样,润湿后就有一定的粘性,可以贴在脸上,发髻上。贴花钿在唐宋时代的女子化妆步骤中是十分重要的,开始只是贴在眉心,嘴角(人造酒窝),后来便越贴越多。但不管怎样,在当时,这种妆容是十分性感而艳丽的。

花钿容易掉落

然而,花钿细小,加之要贴在脂粉之上,因此并不如何结实,十分易掉。“这小小的化妆技术上的缺憾,却意外地赋予了唐代女人一种特殊的本领。她们仿佛也拥有了大自然中花朵的那种才能,会在所过之处,随时掉下小小的花片。那效果是惊人的。比如,在一个女人睡过的地方,早晨起床以后,在床前枕畔,会看到她夜间落下的花钿。

易落的花钿,也为唐代舞蹈的狂放,增添了一重迷离恍惚、瑰丽绮艳的氛围,因为,舞女们也是照例要贴饰花钿的。刘禹锡在观赏著名的柘枝舞时,所看到的身穿胡服的舞女,正是“垂带覆纤腰,安钿当妩眉”(《观柘枝舞》)。于是,在那时的舞筵上,随着舞女们姿影翩翩,急旋曼转,会有片片花钿从她们的头上、面上落下,仿佛回风摇荡落花。

在繁华的扬州,一个春雨霏霏的夜晚,刘长卿就亲眼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夜色带春烟,灯花拂更燃。残妆添石黛,艳舞落金钿”(《扬州雨中张十宅观妓》)。这些豪门大宅的舞女,可以在彻夜狂舞中抖落一地的花钿,但是,她们不愁没有新的赏与,第二天便已是一整套全新的花钿缤纷在面庞与鬓发上,就像花朵谢了又开一样。

安钿当妩眉

轻轻依附在女子脸颊唇边发梢的花钿,沾带着唐代女性脸颊上的香泽脂粉,尽管经历了漫漫时光,仍然在文学与艺术中鲜艳照人。经女性的手轻轻拈起,它们被装点在黛眉边,让她们的笑容更动人。与女性曾经如此相亲相近的东西,又怎么可以轻易地忽略,遗忘?

“女为悦己者容”,当花钿从女子身上带着粉翩然而落的时候,一定会有珍惜她的人为她拾起,不为重新贴上,只为细细珍藏。就算是李隆基那样的天子,也一定为贵妃拾起过花钿的吧?诗中一句“花钿委地无人收”,竟然于这一细节之中渲染了无尽的凄凉。

素面已云妖,更著花钿饰

当白绫缠上贵妃的玉颈,她当时所念所想却无法再出口,只好最后看远处那个苍老的背影最后一眼,闭目就死。瞬间一滴泪滑落脸边,冲掉了贴面的花钿,花钿和着泪水落在了地上,犹如贵妃那明艳的面庞,霎时间凋零。此时玄宗却是不能为爱妃再拾起花钿的,只要一个犹豫,便会寒了六军将士的心,只好任由花钿委于泥土,就如贵妃从此归于异世一般。“回看血泪相和流”,流出的虽然是泪,心却在不停地滴血。一瞬间,一个画面永恒的固定在了那里:“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唯有那曾经依偎在贵妃肌肤之上的花钿浸润在泪水中默默的诉说着一切。

贵妃与玄宗之爱,黄泉碧落万古流传,但这个乱世红颜致死,却无人为其收敛妆容,珍藏起最后落下的繁华。至于临邛道士洪都客,又如何可以挽回真爱呢?这身后的悲凉,却只有这委地的花钿才知道了。

文章来源:焚花阁空间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