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美时尚 > 蒂皮·德格雷,一个野生的法国小女孩

蒂皮·德格雷,一个野生的法国小女孩

法国小女孩蒂皮·德格雷(Tippi Degre),1990年出生在非洲纳米比亚。从小跟随拍摄野生动物的父母在丛林中长大。她的父母阿兰·德格雷和茜尔维·罗伯特是专业的野生动物摄影师。 蒂皮出生后就跟随父母辗转于非洲南部的沙漠、丛林,接触过许多野生动物。她与野象相亲、同鸵鸟共舞、变色龙、牛蛙、狮子、狒狒…一个个给她带来奇趣、快乐、惊险、幻想、以至皮肉之苦、最终都成为她最好的朋友。Angela是个有点害怕接近动物的人,看着Tippi与动物和自然那般融洽的感觉,真的很羡慕。这两天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我会害怕动物害、敬畏自然?它们会真的伤害我吗?还是,我压根就没有听懂它们说话。害怕或者否定很多时候就是来自于不了解,也许我了解了它们之后就会喜欢上了。”

我的野生动物朋友

她10岁回到巴黎,将她与非洲各种野生动物生活在一起的动人故事汇集起来,配上她父母现场拍摄下的130多幅难得的图片一起编纂成书《我的野生动物朋友》,唤起了人们保护自然的意识。 她会跟动物说话、会用眼睛跟动物交流,在和动物的交往中,她体会到“动物世界复杂得很”,她认为“害怕没有出息”。“绝不要害怕,但永远要小心”。坐在大象头上,她感觉这是世间最快乐的事;而鸵鸟的背很柔软,坐上去很舒服;变色龙是她最美的“饰品”;就连危险的豹子她也尝试着去和它接近。她说,“动物从来不凶猛,但比较好斗”,只要理解它、尊重她、爱护它,不招致它的误解,就能从动物那里得到善意的回报,凭她纯真的直觉,她断定“动物来自好人这一边”。

野生的Tippi

小小的身体中仿佛有无穷的能量,金黄色的头发、褐黄色的披风以及被阳光染成金色的皮肤带有浓郁的非洲热带草原风情,如此伶俐乖巧的玉雪娃娃和凶猛的野兽狎昵在一起,画面效果相当震撼,最起码我是被摄住了。

Tippi语录:

  • 所有我认识的女孩子都是家养的,只有我例外。我是野生的。我生活在非洲丛林,野生动物就像我家里人一样。
  • 我的天赋就是与动物相亲。我会跟动物说话,用眼睛跟动物交流。
  • 四岁的时候,我认识了狒孩儿星迪,它跟我差不多大小。我们四处爬树、还换奶瓶喝奶。
  • 我们人类当中有一些人很凶恶、凶得一点道理也没有、仅仅是从中取乐。这些人来自坏蛋堆里。我看呀、动物都来自好人这一边,而不会来自坏蛋堆。
  • 乌龟啊~它们总是一脸不满的样子。
  • 要想猜出大象来自什么地方,一个很容易掌握的方法:如果它来自非洲,它的耳朵的形状就象非洲地图;如果它来自亚洲,它的耳朵就象亚洲地图。
  • 我了解大自然,我认得路。我知道自己去哪儿,我从不迷路。
  • 在生活中,能有一些惊喜就不错了。即便是一些很小很小的惊喜。要得到惊喜、别忘了观察那些美的事物就行了。
  • 辨认猎豹很容易。猎豹的眼睛两边有又粗又黑的毛,像两行泪水,样子挺伤心的。它们不像豹子那么凶,甚至还可以驯服。
  • 城里没有面包树,我只好爬到路灯杆上去。
  • 上帝现在没有了,但他曾经存在、孤零零的。
  • 我很想为保护自然做点事,但压根儿就不可能,看来我得向上帝求助了。
  • 为什么不把我造成一个英国人呢?我可喜欢英语了。
  • 我讲述一个秘密的时候、总是很难找到词、特别是讲一个深藏的秘密。
  • 将来就是现在、而现在就是过去。
  • 对妈妈撒谎是不应该的。过去我曾向妈妈撒过谎,但现在不了,因为我对自己有信心了。
  • 大家都以为、变色龙是要躲避什么才变颜色的。其实这不对。它们变颜色是看情绪的、比如高兴呀、生气呀、害怕呀、或者是光线太强烈、太黑、太冷。
  • 我的达杜(tippi的爸爸)说过,变色龙的语速很快、比火箭还快。

转载自:豆瓣日志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