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弘毅生态农场的早熟嘎啦苹果

弘毅生态农场的早熟嘎啦苹果

最近一周,弘毅生态农场的早熟苹果嘎啦已经成熟,且长势喜人,大量丰收的苹果来不及卖掉,加上天气炎热,且因没有打农药,苹果储存周期短,部分苹果出现烂果。大量苹果采摘,销售遂出现问题。

有机苹果

据初步估计,今年4.5亩的有机苹果产量约3万斤,超过了往年用化肥、农药的产量(2-2.5万斤)。获得这样的成功,我们仅喷洒了2遍沼液、一遍波尔多液,没有使用一滴化学合成农药。而周围农民的苹果原到目前为止已经打了15遍农药,到收获总打药次数超多20遍。

而原来农民要锄草5遍,现在用我们的技术是一遍杂草不除,让杂草发挥生态作用。

带来苹果丰收最大的贡献,是来自蜜蜂的传花授粉,授粉率非常高,无论是早开的花还是晚开的,全都坐果。而用人工完全达不到这样的效果,且人工授粉异常浪费人工。

在大量农药除草剂存在的前提下,蜜蜂是不能生存的,蜜蜂不见了,就靠人工授粉,显然人工授粉的效果不如小小蜜蜂。存在的问题是,因为结果太密,蔬果不彻底,苹果个体数量太大,个头显小,但口感非常好。

苹果丰收了,研究生们却犯愁了。有机苹果实验如果没有产量,他们着急;但丰收了,同样着急。销售苹果环节出现了问题。原来没有承包果农的公园苹果下来后,农民自己摘了上街卖,现在大量苹果下来了,他们卖的积极性却不大了。原来,他们现在是拿工资,不愿意多出力了。

这就是目前中国农民可爱又可恨的真实写照,当你起初做实验不用化肥农药生产时,他们不相信,采取观望态度;当大量苹果下来后,他们却不愿意多花精力管销售了。
如果这些苹果是他们自己的,就不用我们操心而上市了。这个时候,农民们自己卖苹果的功夫是不会算成本的。

科学实验的胜利果实不能浪费了,研究生们自发组织起来进周围村庄卖苹果,在定位站工作的其他博士硕士生李勇、郭立月、刘海涛,助理研究员吴光磊等都动员起来卖苹果。女生孟杰、甄珍、丁娜也到村头,到集市卖有机苹果,她们以往是很害羞的,这个时候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有些男生比女生还害羞,当有人来买苹果时,低下头来不好意思见人;而当没有人在面前了,他们就大声喊“卖有机苹果,一点农药不打!”

见到我们的苹果比普通苹果个头小时,村民们笑话研究生们的科研成果太小了,当告诉农民我们是一滴农药没有打,也没有上一点化肥生产出来的时候,农民们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他们说现在哪里还有不用农药化肥生产的水果呢?当被告知是中科院的试验田时,他们马上相信了,知道位于蒋家庄的科学试验站是认真做的;而当他们咬一口,尝到水果很甜且口感很好时,就踊跃来买了,有些农民还特意多买了些给家里的老人和孩子们吃。针对品相虽不好看,但口感非常好的苹果,他们交口称赞:尝到了小时候吃的苹果味了。

针对苹果个头小的问题,来年加强疏果,将两个苹果的营养集中到一个上去。在技术上是不困难的;针对部分烂果问题,多打两遍波尔多液。

科研助理曾彦这几天忙着往广州、北京、青岛等地发苹果,会员来订购的价格是本地价5元一斤,物流费和包装费也让是消费者承担了,这样有机的苹果就卖上了有机的价格。

实施有机管理后,果园使用费、有机肥、沼液、技术人员费、临时工费几项加起来约总成本5万元(农民自己生产成本不计人工不足1万元),生产出了约3万斤有机苹果,首批收购的约1.5万斤是不耐储存的,除了按照有机价格发货售出的外,大部分是以当地普通水果价格售出的,约能收入1.5-2万元;最后1万多斤耐储存的有机苹果将一笔收回全部费用,总盈利约1.5-2万元。

而对于从事有机果园管理的果农来讲,他节省了20遍打农药的活,节省了2人约10天人工授粉的活,节省了锄草5遍的活;还节省了约80%套袋的功夫(我们强调自然着色,不鼓励套袋,因做对照,保留了20%耐储存苹果的套袋)。除了每月拿1200元工资外,还从果园承包中收获8000元,从果园打工收入五六千元。这样,他在总劳动强度减少70%以上的前提下,总收入提高约20%。

当面对大量丰收的苹果不能及时售出而烂在地里时,承包我们做试验的果农蒋光远心疼不已,要是苹果依然是他家的,他会想尽各种办法售出的,那样的话,他的收入还要增加几千元。因为长期接触果园农药,蒋光远得了比较严重的疾病,治疗疾病花去了他几年辛苦种植果园的劳动所得。

有机果园试验成功,对周围果农震动很大。一些人开始关注我们的技术,连村里种植西瓜的也要买我们的传粉蜜蜂了。

文章及图片来源:蒋高明的博客

本文由生态学家蒋高明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