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快乐是能力也是权利

快乐是能力也是权利

好多人丧失了快乐的能力,我的中医朋友说,现在来看忧郁症的人越来越多!我想,哈!原来都是直接到西医脑神经科或精神科、身心门诊的,因为精神医学、心理治疗从来就不是大家认知的中医范畴,怎么这下也往“慢工”疗法去了?是无奈的求助?还是想进一步全方位改善肉身这个有机体的问题?

乐活

显然很多人不敢想象自己怎么就丧失了快乐的能力,这应该是每个人都唾手可得的权利,也就是谁也剥夺不了的呀!嗯!这就对了,如果明白了这层,其实“不快乐症”已经好了一大半啦!现在有人专门研究“快乐”、“幸福”,一到年节大家也忙不迭地如此祝福别人,但是究竟找到捷径与否,知道当下就可以达到幸福与快乐感受吗?

至少此刻我在动手写这些内容时,就充满了感恩的心,快乐相随而来,幸福感油然而生,可我是一个人过年,身边没有亲人转悠着啊!原来,让我高兴莫名的“女性乐活影展”正在企划当头,“三环扣乐活行动”计划书也得逐步完善,书桌前纸条上等着相约的好友们一长串,还有好几部儿童心灵电影我得慢慢消化完,这点点滴滴都不是别人命令我做的,而是内在积累后的外化行动,我的“乐活”可是从自己先开始才作数的啊!

然而,我的家庭负累不会比别人少,工作上的挫折感始终如影随形,物质上也简单到不能事事从俗(如送礼、请客等),在大多数人看,即便是人人有权快乐,但我何来的快乐能力呢?哈哈!这就是我把它们总是用“三件事”来区分的秘密武器啦!亲如家人的每个成员必须负责自己的快乐,所以是他们的事;工作挫折是我的主观感受我负责,别人的客观对待则是他们的事,我管不着;物质处境是我的选择,我得学习安之若素,别人若觉得我是另类,那还是他们的事,跟我无关。

这样就清楚了吧!一刀切后,我清楚看到凡事一体两面,家人、工作、物质都练就我的心性,让我有更大的优游空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创意不断,“玩”始终是我的心态,从男性关怀的“玩男人”到LOHAS的“玩乐活”,可说是一以贯之的精神快乐,无以言喻且无可取代,哪是表面的孜孜矻矻或磕磕碰碰呢?所以我逢人就说跟我可以“玩出快乐”来,信不?这个快乐能力都在自身上,“权利”根本是废话,只是很多人已经忘了怎么快乐,得用“权利”苦口婆心的提醒而已,累不?

图片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木木

本文由乐活作家蓝怀恩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