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民间特供打赢餐桌保卫战?主妇热捧有机食品

民间特供打赢餐桌保卫战?主妇热捧有机食品

在这食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的时代,一个主妇如何表达她对于健康饮食的渴望呢?

她扔掉了家里所有的果冻和胶囊,抛弃了整盒的茶包和蜜饯,从三年前开始便停止购买牛奶和果汁饮料,走进菜市场,依然要不断疑心那豆芽是由化肥催长的,茄子打了激素,西红柿喷了催熟剂,黄瓜买回家还会继续膨大,通心菜居然没有虫眼一定是农药里泡出来的。

难道就没有一种办法,让主妇们在食品中获得足够的安全感吗?如今,主妇们自发行动起来,并且已经找到一条行之有效的路径:有机食品。

然而,这同样是一个鱼龙混杂的领域,每一次的选择和尝试都考验着主妇们的辨识力和判断力。在这个市场的公信力竞逐之中,出自官方的“有机认证”体系一次次见证科学手段与商业诚信的毁誉交替,而由民间NGO主导的“社区支持农业”模式则更多地带着某种理想主义的情结,试图通过重建生产者与购买者之间基于了解而生的信任,来修复食品安全链条。

有机控

“有机控”主妇

面对各种有机标签的农产品,一个极端的判断标准是,越是“歪瓜劣枣”,越值得信赖

凡是请A女士吃饭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点压力,因为她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有机控”。

在食品安全问题愈演愈烈的时代背景之下,A女士对于食品质量的在意简直达到了“一级战备”的高度。她家厨房里的蔬菜,全部来自本城的四个小型农场。每逢有NGO或农场举办有机农墟,她必定是集市上的购物狂。在任何地方购买任何经过加工的食品,她都要对着配料表严格排查添加剂。

怀着对于健康饮食的坚定追求,A女士不厌其烦地接纳了有机食品所带来的种种麻烦。

作为一个三口之家的主妇,A女士得负责通过家庭餐桌消耗掉每周从农场定时配送来的5斤绿叶蔬菜,“一家人吃得脸都绿了”。

除了变着花样在一顿晚餐里做出5个青菜,每天早上煮汤面下青菜叶,请人上门吃“环保大餐”等等措施之外,每逢工作出差,她还得提前把吃不完的菜送人——实在贵得很,可不能浪费。

朋友组织“团购”北京某农场生产的有机全麦面粉,A女士义不容辞地参加。由于这面粉不含防腐剂,特别容易受潮变质,于是在那一大包面粉寄到后,A女士立即联合母亲又是包饺子又是烙饼又是蒸包子,披星戴月连夜赶工,终于赶在有限的保质期内将所有的有机面粉都做成了有机面食,存入冰箱慢慢吃。

更极端的例子是,她还曾以5块钱一斤的高价从某个NGO购买其自种自销的有机大米,结果光是为了清除其中夹杂的谷粒,就硬是让她的母亲戴着老花眼镜挑了一个晚上。

不过,在品尝这些自然天成的美味以及踏实的安全感时,A女士会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现在连她5岁的女儿,都能尝出有机米饭的独特味道。“以后每一天都要吃这种米饭。”在吃光一大碗之后,女儿大声强调:“每一天!”

像A女士一样,越来越多的主妇们开始采取措施捍卫家庭食品安全,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主妇都能像A女士这样潜心钻研有机食品,大多数主妇在面对超市货架上那些贴着“有机”“绿色”“无公害”等标签的蔬菜时,都会变成一个犹疑焦虑的选择困难症患者。

按照常理推断,超市里有机蔬菜的庞大供给能力也令人生疑。别说是有机农场,即使是普通的农场也会碰到青黄不接的时候。“没有货怎么办?谁能保证那些号称‘有机’的农场不是从隔壁农场直接调货呢?”

社区支持农业

要想吃到放心的鸡蛋,那你就去认识那只生蛋的母鸡,并亲自判断它是否值得信任吧。

既然认证的公信力已经大不如前,那是否意味着它就是可有可无的呢?有机农墟上的摊主们可不一定这么认为。

旅居日本归来、从事有机农产品贸易多年的农场主杨学彬,在今年3月已经从中绿华夏取得了“有机转换”认证,但直到今天,他仍然没有将这一点运用于对外宣传和营销之中。

“我们更愿意邀请客户到农场来参观,亲眼看看我们的菜是怎么种的,种菜的人都是一些什么人,让他们相信我们。”杨学彬说。

杨学彬的做法,代表了目前广州地区大多数涉足有机种植的NGO以及个体农场主的共同立场:鼓励消费者亲自参与到农场劳作当中,熟悉生产流程和生产者本身,让对生产者的信任与对农产品的信任互为基础——这在公益专业领域当中也就是所说的“社区支持农业”。

上世纪70年代,“社区支持农业”模式在欧美一些国家出现,旨在引导消费者去亲自了解农产品的品质、来源及生产方法,从而保障消费者的食品安全;同时生产者也因此获得相对固定的消费者群体,使农产品的销量和价格都能保持平稳。这一过程强调的是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直接交流,互惠互信,从而这一模式也被认为超越了冷漠的商业买卖关系,追求在公平贸易的前提下生产优质的农产品,是为“土地正义”。

钱钟书曾经开过一个著名的玩笑: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味道不错,又何必要认识那只生蛋的母鸡呢?而“社区支持农业”的逻辑则这样要求:要想吃到放心的鸡蛋,那你就去认识那只生蛋的母鸡,并亲自判断它是否值得信任吧。

主妇A女士曾陪同一些外国的专家一起参观慧灵农场,参观过程中,翻译提到“有机”二字,慧灵农场的销售经理立刻忙不迭地澄清:“我们农场还算不上‘有机’,虽然我们不使用化肥和农药,但土壤本身离‘有机’标准还有一定差距。农场并不追求抢占市场,初衷也就是为了给服务对象一个通过劳动找回尊严的机会。”

在花3分钱就能买到一个有机食品标签的环境下,这个经理居然主动说明自己的产品没有达到“有机”要求,这一诚恳的姿态令A女士简直有些肃然起敬。

A女士非常明白,“仔细想想,农墟上卖的那些东西,没有任何销售许可或质量认证,但我们毫不犹豫地购买的原因在于:我了解它们的生产者本人,知道他们有怎样的价值观,用的什么原料,经由哪些工序——我信任他们,因为我懂得他们。”

文章来源:南方日报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