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要怎么收获,就怎么栽——有机农耕听闻记

要怎么收获,就怎么栽——有机农耕听闻记

这次有幸参加琉璃光养生世界暑期在美的研习班,聆听了一场非常精彩的演说,我们请到了在加洲从事有机农耕二十年的鲍伯先生,以有机农耕为题,现身说法。

鲍伯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他明亮清澈的眼睛透出光芒,眼神所到之处,有一股无形的摄受力;他身上发出一种奇妙、诚挚极高的能量。在场的人,大部分都是第一次接触有机农耕,但各个兴趣高昂,笑声如雷,场面十分热烈。

首先,他开宗明义指出现代农业,完全以科学及人类的立场,等于是告诉植物应该需要什么。虽然以现代科学方法,可以分析植物成份,但是只有植物本身才知道它真正的需要是什么。一个从事农耕的人,必须先跟他的田园建立亲密的关系。他必须花时间了解植物真正的需要。当植物的需求得到满足,那我们吃到它时,也会满足。这种满足感是从品尝植物特有的甜味而来。

播种

处处有禅机

鲍伯接着教我们怎么品尝发觉植物的那种满足感。满足感的甜味有两种,一种是舌头可以尝到的,像糖一般;另一种甜味很难解释,只能意会,但是当我们吃进去时,会感觉非常好。他发给我们一人一小粒,他种出来的茴香子。要我们在去感觉在辛辣苦味后面的那一种特有的甜味,那就是茴香满足感所呈现的最高境界。我听了这番说词,感受到他对植物所流露的那份真挚之情,不由得也肃然起敬地将之放入口中。我细细地咀嚼,果真尝到了那种味道。我突然有种莫名的感动,长了这么大,第一次知道怎么去欣赏品味我们习以为常的食物。我心想这个人,哪是个农人,他简直是个禅师!

鲍伯又说如果要让植物达到这种圆满甜美的境界,我们必须让植物吸收所需要的养分,一个种菜的人,必须供应植物以下四种要素:(一)有机肥,(二)植物需要的全部矿物质,(三)阳光,(四)微生物。

如果以上的四类都能提供,我们就会种出好的植物来。因为植物绝对无法供给我们,它从土中所没有吸收到的东西。我们从土中取多少,就要放回去多少。植物接收了,一定会慷慨地回报更多。

接下来,他教我们如何去观察植物健康情形,学着跟植物沟通,把植物当成亲人朋友来看待,跟它建立一种亲密的关系。我们由叶子可以观察到植物的过去及现在,而且知道它土壤的养分是否够,它是否有个美满的未来。通常新叶子又绿又光滑,构造紧密,有韧性、病虫害少。老叶子损伤多,眼的灰暗,叶片粗糙肿胀,病虫害多。新叶子撕开时,可以听的见声音,老叶子就比较没有声音。

我们也可以用拇指及食指的指尖,来感受叶子的强度,这是一种测量植物生命力的方法,我们观察叶子的颜色、结构、撕开的强度。在大自然中,植物若是健康并且得到它真正的需要,它会由规律、强壮、平衡呈现出一种自然的美感,譬如野生的松树,它的叶子对称、循环旋转而上,展现玉树临风的优雅姿态。生菜叶,两面应该是对称平衡,但是如果生长中,遇到困难,就会扭曲。这种扭曲就是告诉我们环境中有缺陷。

从植物的根也能知道土壤及它本身的状况。有病的植物,有许多病虫害,茎干弱,有裂痕,根是咖啡色,一拔就拔起来,理想的根是由一个根,一而再,再而三的分支,表示附近养分足,另一种根,由一个根分支到很远处,那表示养分不够。

菜苗

学习做老农

供应植物的四大类,先从岩石粉(矿物质)开始,一株小苗,一茶匙(约合5毫升)岩石粉,四分之一杯(约合59毫升)堆肥。堆肥疏松含有充足的空气。植物也要足够的阳光。我们每次出外旅行,就到森林中或是小溪里带少许土回来,因为这些土充满微生物,而微生物是土壤中的消化原动力。通常1英亩(约合40亩)的地,须要200磅(1磅约合0.45公斤)的岩石粉及1立方码(约合0.76立方米)的堆肥。

鲍伯所种的马铃薯更是特别。它非常结实,掉在地上发出像石头一样的沉重的声音,但是一碰到地,又如水梨般的自然裂开,刀子一切,声音清脆,生吃味道好,煮熟也不会稀烂。他说,马铃薯如有裂痕,表示供水不平衡,有黑点,那是四大类不平衡,让细菌进入。好的马铃薯很重,超级市场的却非常轻,表示没有生命力。鲍伯种出来的菜,能量很高,据吃过的人说,只要吃一点就够了,晚上吃多了,还会睡不着,精力旺盛。

种马铃薯的那块地,他已经耕种了将近二十年,土是松的,手伸进去土里,可以到手肘这么高。土里充满微生物矿物质及有机肥,鲍伯从不洒杀虫药,也不施化肥。他不要植物表面假相的健康,而要了解植物真正的健康情形,他说一个已经中毒污染的土壤,恢复力比那些本身贫瘠的土壤要慢些,要花更长的时间,下更多的工夫。他鼓励大家从一小块地开始。

鲍伯一个人耕作六十多英亩(1英亩约合40亩)地,除了雇佣一个管账的,整年不超过两人耕种,虽然一英亩地,使用化肥可种出四十吨的番茄,有机的,就只能生产十二吨,但是他仍然坚持有机栽种,他说吃一个有机的番茄,它的有机物质可以抵过五个化肥种出来的。有机的作物,健康耐放生命力强,不像化肥种出来的,产量虽多,表面看起来漂亮,但很快就腐烂。在美国,百分之三十的蔬菜,在还没有到达顾客手中,在运输过程中就腐烂掉了。鲍伯带来的生菜,虽然经过了一天一夜,没有放冰箱,只用湿布盖着,拿到我们手中,直挺挺的,新鲜得好像现摘的一样。

我们也学习如何开始做堆肥,利用有限的空间及资源种地,鲍伯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菜要是种不好,不要怪天气、怪邻居、怪虫子,要怪我们自己,植物生长在大环境中,确实会遇到不理想的状况,但是无论如何,只要我们诚心诚意地善待植物,时时发出慈爱心,我们会种出好菜的。种菜人,本身对植物投入的能量,非常微妙,很难用现代科学方法测量,但是这种爱心,及水乳交融的感情,植物会以一季季甜美的丰收来答谢。因此,我们如果要种出可以强身治病的菜,本身的甜度要跟植物的甜度互相沟通。

为菜园祷告

他顺便举例,有一次他在沙漠中,发现一个教堂。教堂有一个非常美丽的菜园。这是一个非常完美无暇的菜园,因为他找不到一个病虫害,植物长的又健康又漂亮。他望着这个菜园出神,如同置身仙境,种菜的老太太什么方法都不懂,只是每天开心的为菜园祷告。他说那就是秘诀。

鲍伯一天要花一些时间,抽空跟他的田园在一起,静静地什么都不做,只是心不时地对他的植物甚至野草产生好感及慈爱心。他说植物的音乐就是鸟叫声,可惜现在鸟都快被我们毒死了。如果你有个好歌喉不妨唱给它们听。植物像我们的孩子,需要我们的开怀。只要诚心地对待它,它会涌泉以报。当我们把一颗花菜摘下,这花菜可以说把它整个的生命交给我们,其中能量的传送,虽然也很难测量,但是绝对是相当巨大的,我们要以最诚挚的心来接受。植物既温和又充满生命力,吃下去,绝不会做出杀人放火的事来。这时,他温柔的语气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坚决,好像在为植物请命。面对这样一位有情有义的农人,大家都十分感动,有人想变做他菜园的生菜,有人想当他土中的蚯蚓。

最后,他说如果还是不懂怎么种菜,只要把雷博士《身心灵整体健康》这本书,其中提到人的字都改成植物,照着她的原则去做就对了。

连孔子这位圣人都曾感叹他不如一个老农。本来以为是跟一个农人学种地,万万没想到这个外貌粗犷,孔武有力的农人,展现的却是他温柔的一面,他教了我们“慈悲心”!想要怎么收获,就得怎么栽。鲍伯的现身说法,不但为我们提供了解决人类粮食危机的方法,更教我们维系人类命脉的秘诀——保持一颗柔软慈悲的心!

文章来源:摘自《新世纪农耕》一书附录

原文作者:刘向春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