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在学校农园中探寻真知 发现快乐

在学校农园中探寻真知 发现快乐

在这个匆忙的时代,学校农园似乎成了别的时代留下的过时的东西。以前,人们生活悠闲,他们自己自足并从中得到快乐。以前,天空赐给人们鸟儿的歌声。然而,学校农园并非仅仅是怀旧。

对成人而言,在自然中劳动能很好地平衡紧张的生活,帮助他们重拾慢节奏的生活。在农园里所做的一切都需要时间。尽管我们能够通过因特网在几秒钟之内获得许多信息,但我们却只有在观察了作物生长的一个循环期之后,才能真正地了解它。一个农园,同样也和经历有关——充满着感受的经历。农园能够让我们有机会使自己的内心生活接触到外部的自然界。今天,当我嗅玫瑰花的时候,我依然能感觉到我孩童时期的那一刻——在母亲的农园里,我把脸扎进柔软鲜艳美丽的花瓣中间。对于这个烦乱不宁的世界长大的孩子来说,这种与自然的接触甚至比从前显得更重要。

校园农艺

我自己与学校农园的接触,是从我作为一个生物老师遇到挫折开始的。孩子们远离了自然,当我教授关于自然现象的知识时,他们很难集中精力。他们似乎很少走出家门,接触真实的自然。他们从电视和书上了解到关于长颈鹿的很多东西,但对于自己农园里的豪猪却一无所知。他们缺乏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经历。我很快意识到,学生们需要走出教室去。因为,对事物的经历和参与才是培养真正兴趣的基础。从此,我开始了一只脚在农园,一只脚在教室的生物老师的生活。现在要让我离开了农园教书,那是难以想象的。

跟孩子们一起呆在学校农园里,要求我们有很多的空闲时间,有很强的责任心,但同时也带来很多快乐。我们开始跟孩子们一起感受自然的奇异而美丽的现象所带来奇妙之感。我感觉到我跟孩子们一样,深深地被这种经历所滋养。我们也开始以一种不同于教室上课的方式去了解孩子。每一个人肩并肩地一起工作,在学校土地上创造一个美丽富饶的地方,使之成为学校的中心。在学校农园的经历将使孩子们收益匪浅。这些好处包括:

对食物来源的意识

每天我们吃的面包的来源,已经从孩子们好奇的注视之下消失了。一项英国研究表明,8-11岁的孩子中大约有四分之一,都不知道小麦是面包的主要成分。他们认为面包是由大米、土豆,也许还有酵母做成的。只有五分之一的孩子,知道苹果是在秋天成熟采摘的。

食物是在商店里长出来的——这就是现在孩子们的体验。在一次园艺课上,我们在谈论我们从哪里得到食物,一个孩子说:“老师,我一直都在超市买东西。”我带十年级的学生去一个农场,然后直接从奶牛身上挤奶到干净的玻璃杯子里,而一些学生却不愿尝这种纯正的牛奶,因为,这跟在商店里买的装在纸袋的加工牛奶很不一样。

这种经历,对食物来源的理解不仅仅是知识的问题。它同样也会影响到我们生存于世的经历。当我们越多地被我们不能充分理解的事物所包围时,要培养一种归属感和安全感就越难。如果孩子们不知道他们的食物从哪里来,他们就会有种不确定感,不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学校应该是孩子与周围世界一起舒适生活的地方,在那里,他们了解到日常生活的基础所在。在农园里,他们体验到土壤、阳光、空气、雨水,再加上人类劳作是怎样创造出我们餐桌上的食物的。了解了食物的来源会使孩子们更自在地生活在世界上。同样的,了解光的转化和学习计算机的运作一样,会使他们更自在地生活在当代环境里。

营养意识

在农园里的工作同样也会教会孩子们关于营养和健康饮食习惯的知识。现今关于食品和饮食存在很多问题,如:低质量的变性和过度加工的食品;垃圾食品和快餐的普及;食物过敏;兴奋剂如咖啡因和精制糖的过度使用;饮食紊乱;流行性肥胖。在学校里,园艺及相关的跟食物有关的经历,可以使营养这个概念更具体些,并帮助孩子们建立跟食物及饮食之间的微妙的平衡关系。

尤为典型的是,在一个园艺课程快结束的时候,全班学生会用他们播种、照料并收获的食物来做吃的。从播种到把自己做的一顿饭摆上餐桌,这样的经历让孩子们感受到了什么是好的食物。他们因自己所生产的食物而感到欣喜和自豪,这也帮助他们理解并珍重有益健康的营养食品。即使那些曾宣称不喜欢蔬菜的孩子们也骄傲地拿出自己的成果,并满怀感激地完全吃掉。

孩子们在耕作

有益健康的体育活动

现在年幼的孩子们更多时间呆在室内而不是户外,他们更多的时间来看电视,玩电脑游戏,做学术工作,而不是锻炼身体。因此,很多孩子的整体运动技能发展很不完善,他们显得更加笨拙,而且四肢不灵活。丹麦的医生和理疗家断定,目前十岁的男孩中大约75%的膝部肌肉处于发育不全的状态。这种情况会在以后的生活中导致背部疾病。同样,长时间的坐姿会导致烦躁,无法集中注意力。很明显,在一天的学校生活中,孩子们需要更多的运动。

农园中的身体劳动,包括翻土、耙地、锄地、铲土和除草,可以让孩子们有机会在有意义的工作中,发展运动技能,提高身体协调性并培养新的能力,这恰恰又能够提高孩子的自信心,树立积极的自我形象。

丰富的感官经历

在学校农园中与自然的积极交流,同样会带来丰富的感官经历。它能调动孩子们的触觉、视觉、味觉、嗅觉、听觉和平衡感。感觉一下雨后湿润的土地;看一看各样的昆虫、鸟儿和小动物;尝一尝刚收获的红萝卜;闻一闻各样的花朵——这样的亲身经历会深深地渗透到孩子们的生活和回忆当中,提高他们的感知能力并使他们的感觉更细腻。

这种通过切身体验带来的感官意识的觉醒,对那些典型的室内课程大有帮助。以我学校的语言和数学课为例,跟农园里的活动相结合时,这些课程进行得是多么的顺利和更有效率。农园里的工作可以为很多通常在室内的课程提供材料和灵感。

不同年龄的学生以不同的方式感受着农园里的事物。年龄较小的学生,对这个自然怀着极大的好奇、敬畏和尊敬之情。当他们沉迷于观察一条蚯蚓钻土,或者发现他们刚刚种下的豌豆发出了第一个小芽时,他们跟这自然界是一体的。自我和世界的界限消失了,孩子们在自我的经历中,把世界变成了他们自己的。因此,要给孩子们时间,让他们在农园里探索、观察、完成工作,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年龄稍大的学生,跟自然环境之间有些距离。通过详细地描绘和记录生长周期,可以帮助他们培养敏锐的观察力。过度的知识化拉远了人们与自然的距离。正如挪威诗人诺达格尔(1902-1943)所说:“植物学是植物最糟糕的经历。”年龄稍大的学生,也需要时间来吸收和消化农园所提供的多种感官体验。

在学校的茶园里休息

潜移默化学习的机会

从前,孩子们都是在家里向父母学习生活的实用技巧。那时,上学是一种特权,能让你暂时免于实际工作,并提供一个学习知识的机会。如今,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学校的生活,都被智力和知识学习支配。孩子们不再在家里学习园艺,学习织布或者学习雕刻勺子。学校农园里的实践工作,为孩子们提供机会,让他们在实践中进行非知识的、模仿性的、潜移默化的学习。

在农园里,孩子们通过和经验丰富技能的熟练工作人员一起工作,并观察他们的工作来学习。园艺老师(或者年龄稍大的孩子)拿工具和使用工具的方法,以特定的节奏工作的方式和满怀自信的样子——这些都被孩子们所注意,模仿并变为己有。我常常看到孩子们在农园里默默地工作,他们专注地看着老师或者那些做事情越来越娴熟的年龄稍大的学生,努力地模仿他们拿工具和使用工具的方式。

对一些学生来说,这种潜移默化的模仿性学习尤为重要。根据霍华德.加德纳的七种智商的理论,才能和技能的种类以及学习的方式有很多种。数学/逻辑能力和言语智力支配着正规的室内学术性学习。天生擅长于运动和基于肢体学习的学生,一旦置身于传统的学校环境中,就很容易感到迷茫。然而在学校农园中,这些孩子学习起来很容易,而且甚至可能很出色。几经实践,有些学生在学校农园里锻炼出轻巧完成工作的能力,从而喜悦地在自我评估和他人评价中成长。我们深知,这种实践工作的模仿学习,跟在教室进行的智力学习同样重要。古老的谚语说:手之所触,乃心之所食;心之所食,照亮灵魂。

一种被需要感

在今天这个忙碌的世界,负担过重的父母拖着孩子到处奔波。孩子们很容易觉得他们是多余的。而农园里的实践工作和最后漂亮的、美味的,有用的成果,让孩子们知道他们也可以在这世界上做些至关重要的事情。因此,最后的收获成果,要公开展示给其他学生和父母,这是很关键的。孩子们和产生的产品是一体的。他们认为如果自己的产品被需要,那么世界也同样需要自己。园艺课让他们有种被关注感和被重视感。

无形的收获——集体感

跟学校里任何的集体工作一样,农园的工作能够丰富班级的集体生活。老师和学生的共同参与使得他们在新的层面对彼此有了了解,并且,对他们以为已经很了解的人也有了新的认识。在农园里,学生们必须要相互合作才能完成既定的任务。如果一个学生倚着铁铲偷懒,而另外一个忙着掘土,那么通常学生们自己将设法解决这个问题,而不需要老师的介入。园艺课是学习社交技巧和合作技能的绝佳场所。同样的,跟老师一块共事的经历也让学生们觉得他们所做的工作是重要的。园艺工作是整个学校的黏合剂。年长的学生把他们所掌握的技能传授与年幼的学生,这样不仅增强了集体感,也增强了对学校的归属感。家长会来看孩子们创造成果,可能也会在农园里跟孩子们一起工作。

积极的环境意识

在当今环境危机的大环境下,自然受到了潜在的威胁。其中最大的威胁就是人类自己。20世纪80年代在瑞典举行的环境展上,参观者看到了一个写着“地球母亲最大的敌人的”标语,在标语下方是一面映射出自己身影的镜子。人类是自然的破坏者,我们应当对自然采取“无为”的态度——这样的意识已经深深印在孩子们的心中。

尽管人类对自然的破坏是有据可依的。然而,我们文化的一部分却是人类与自然的创造性合作。比如,一个作物、昆虫和动物共生共长的有机农场,就是人类能够和自然有效合作的例证。同样,学校的有机农园也是人和自然合作的例子。要想建造一个农园,我们必须听从自然的需求,因地制宜,然后用千百年发展和传承下来的文化财富来栽培作物、蔬菜。农园里的花儿和果树都是人与自然积极合作的成果。在教孩子们园艺的时候,我们尊重与自然合作的传统,并将这无价的遗产传给后代。

文章来源:胡伟和博客

作者:Linda Jolly/文 郝会菊/译 胡伟和/校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