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大漠胡杨与真味农园 ——张家界农夫童军访谈录

大漠胡杨与真味农园 ——张家界农夫童军访谈录

与真味农园结识,缘聚,又一次验证了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的真理。或者说是有缘修得同船渡,无缘对面手难牵。我要感谢自己的修为和祖辈的阴德,当下能够和这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着大家都喜欢的事情。还记得那天在仙人溪渡船上,一边欣赏着四周的美景,一边谈论着有机农庄和传统种植的细节,好像我们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更加有意义起来。是啊,不管是凡人还是神仙,谁会拒绝吃呢?可如何吃得健康却成了很多人所担心的问题。而我们不正在探索出路吗?

曾几何时,海子的诗感动了多少人?!而有多少人能够走出感动,迈开脚步做实事呢?

从今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寻找食物最真实的味道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而能够把这美丽的诗变成真实的生活的,很庆幸,在张家界我认识了一位——童军(这首诗基本上就是按着童军的生活写的)。我想通过他的经历我们或许可以获得一些启示,当然希望大家能和他一样真正行动起来,关心粮食和蔬菜。和他相处的几天,无时不刻,你所听到的,都是在说他的白金汉宫宫廷鸡,黑山猪,如何寻找年前的老种子,经过努力又包了一个山头等等,都是一些很实际很具体的问题,也有很多困难,但是从他脸上看到的更是坚强和对未来的憧憬。不如,让我们一同走进张家界,走进童军,了解一下他和真味农园。

童军

朴实的童军

童军的创业史

winser:听说你以前是做出口贸易的,是什么生意?当时赚钱吗?怎么后来开始做了农业了?

童总:不是做出口贸易,以前在广东自办电子厂的,做电脑周边连接器。产品以代工加少量出口,海外订单主要来自欧盟那边,2008年金融危机首从欧美爆发,我是第一波打击对象,当时赚的钱肯定也都赔进去了。在坚持了三个月无后援的情况下最终选择放弃。于当年回到老家张家界。开始做农业的初衷是因为从小到大在一直在农村生活,看着父辈跟乡亲们都很辛苦劳动的样子,所以决心走科技兴农,大基地机械化生产的农业方式,以减轻劳动强度,节约人工成本出发,于是就租了两百亩耕地,也买了机器设备,这样就踏进了农业这个行业。

在想象与现实中寻求平衡点

winser:你的农业和其他农业有什么不同?亲戚和朋友是否支持你?为什么能够坚持到今天?

童总:在我作农业种地一年之后,才发觉跟原来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自己种的蔬菜居然自己都不敢吃了。因为所谓的“科技”就是从农药浸种开始——用各类药物,一直到开花结果无数次喷药;这让我很迷茫很震惊,我不知何去何从。最后是一次在网上看到《一根稻草的革命》一书,让我对有机农业、生态农业产生了很大的兴趣。终于开始对有机农业、生态农业进行摸索,才明白这才是我所需要的,才是我努力的方向。

因为完全不用化肥、农药、除草剂,而且都是找的老种子,加上第一年地多年用过化肥,所以长势也不太好,而且不用除草剂,必须用人工拔草,用工特别多,加上长相也不太好,所以亲戚跟朋友们都劝我别这样做,到现在也有很多人反对。能坚持到今天也是凭借自己的坚持吧,一直坚信一定会慢慢好起来。

真味农园特色之处

winser:你的主要产品是什么?他们有什么特别之处?

童总:主要的产品就是大米、腊肉、香肠、野生蜂蜜、野生茶籽油、自留种菜籽油,产品以国家森林公园各山区野生品种、利用生态农业技术自已种植老种子红米、及利用农园自产蔬菜 养殖黑土猪等,再用自产的黑猪肉深加工成香肠、腊肉等。红米上面提到了,种子是从边远山区的自然老种子,肯定不是转基因的。腊肉呢,是我们自己养的猪,从来不喂饲料,吃的草也都是没有农药残留的,完全靠自然生长,一年后才出栏,再经过民间的土法腌制,挂晒,最后送到加工厂,进行冲洗,消毒深加工。茶籽粉/油是我们的另外一个主打产品,茶籽都是山里回收的野生茶籽,经过人工筛检后,再进行机械物理加工,最后制成茶籽油/粉,菜籽油也是经过同样的物理压榨方法,因为有人工筛检工序,所以减少了黄曲霉素的产生,吃起来更放心。我就不一一介绍了,我和北京的两位老师有同样的理解,就是做农业,尤其是生态农业,必须需要良知,不能以赚钱为目的,否则,做出的东西就不纯正了。

努力的艰辛及解决方法

winser:你说过,为了找到年前的老种子——张家界红米,你和父亲都跑了很多地方?是不是很辛苦?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童总:一直以来多方收集当地偏远山区遗留下的原生种子,希望尽可能地收养正在慢慢消失的原生种子,希望能够让它们在这里接受自然环境的考验,不断进化,为物种的延续和人类古老食谱的留存进行一份安全储备、保留一份活记忆,为自然物种的多样性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几年下来,以张家界为中心,为了找这些自然种子,我们去过了很多地方,近的几十公里,远的几百公里方圆内的村村寨寨,边边角角,我们都去过了,和当地的农户拉家长,问他们有没有老种子,一看到田里撒种子的农民,我们就高兴地下去和他们攀谈,如果是老种子,我们都会买下来。仙人溪的稻谷基地的红米,就是我们通过民间探访的形式收集来的。还要说的我的父亲,其实,开始的时候,我父亲对我的生态农业,有机种植是持反对态度的,他说这样不会有好结果的,后来,他看我主意已定,也就开始默默帮我找种子了,后来,他在宁乡常德的朋友说他们吃的都是几十年的大米,然后就去看,后来我们买了一些,就是这种叫做红米的稻谷。所以,在仙人溪的稻谷基地,今年我们种的都是这种老种子,产量稍微低了点,但是毕竟不是转基因的,吃起来肯定可以放心。辛苦是有一点,但是,吃了这些大米,我们的健康不会受到影响,这比什么不好啊。

winser:是啊,正是因为您锲而不舍的追求,才会让周围的人们吃到更多有机的食物,感受有机的健康和快乐。很高兴这次给您做专访,谢谢!

责任编辑:小冉

本文由生态旅游达人winserzhao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