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访 > 悠然社总经理焦念荣专访

悠然社总经理焦念荣专访

有这样一个农场,他愿意以性价比极高的价格,将自己原生态的美味蔬果、粮食、常见的家禽倾情供应出来;有这样一个农场,他年轻,却又朝气蓬勃,在初创中遇到过种种困难,却也“痛”并快乐着;有这样一个农场,这里有一群快乐的员工,在一个聪明的快乐老大地带领下,尽力而又用心地看护着这200来亩地上的一切。这里是悠然社,这里的老大叫焦念荣,他把一个原本当做副业的农场做成了主业,却收获了悠然自得。今天,很荣幸“有机会”的记者能够来到悠然社位于延庆康庄的农场,对农场的老大焦总进行本次专访,这就让我们走进悠然社的农场,走近焦念荣。

悠然社总经理焦念荣

悠然社总经理焦念荣

职业转变,从做农场开始

兆红:我听说您原来是做IT的,但现在是在边做IT边做农业,为什么想这样转变呢?

焦总:我现在是做硬件销售和综合无线,最开始做的是综合无线,但是随着时代与科技的发展,我们这个行业也会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冲击,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在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了解到食品安全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而市场上卖的很多食物是不健康的,但是我想吃到健康的食物,所以就干脆自己种了,做农场也就这么开始了。

兆红:我们是经过了有机认证的,还是按照有机标准执行的非认证有机企业呢?

焦总:我们是自觉按照国家的有机规范,尽可能的去做。比如我们绝对不打农药、不使用化肥、不使用激素、不使用抗生素。有些实在做不到的就真的做不到了,比如一些水、空气等,我们是不能改变的,但是我觉得就是我们所选择的这个地方,也已经是北京环境比较好的地方了。

兆红:那我们悠然社的整体运营模式是怎样的?

焦总:我们现在是一个产-供-销一条龙模式。我们生产环节比较强,销售还有待提高。这个跟我有关系,我是想先种植,看看我能不能把有机种好,种好了再去跟客户谈。但是当规模一下子上来以后,农产品又剩余了很多。所以今年四月,我才开始招纳来一些会员。而招纳完会员,我又发现,我们这物流又跟不上了,所以应该再稍微地收一收了,先把物流做好再说。我们的物流现在是每周二、四、六会配送到家,每周我们会去有机农夫市集上直销我们的产品。当然,我们也随时愿意接受客户的监督与采摘。

兆红:我们的菜是怎样一个价位呢?

焦总:菜是15块一斤给散户,10块一斤给会员。但就是这样,我核算了一下成本,也未必能挣多少钱。

兆红:我发现有机菜比普通蔬菜要贵很多,其实我不太明白,有机蔬菜和普通蔬菜到底有什么区别?

焦总:有机菜和普通蔬菜的区别,就比如一个茄子。一株茄子上能开五个花,但是如果你打激素点花的话,五朵花长五个茄子,没问题。如果我们不用激素的话,它能结一个就不错了。去年,我们甚至出现了过一些茄子一个都不接的情况。你提到过陆种的问题,比如在地面上种植,茄子就很可能一个都结不成,因为刮一阵风所有的花都掉了。但是,点了激素的话就不同了,花就会变得结实,保证结果率百分之百,结的果实会个头又大结的速度又快。所以,点了激素的、用过化肥的茄子和有机茄子在果实数量上会相差五倍。而用了化肥了,两个礼拜可能就结了,而我们的要长一个月,生长期比人家长一个月。刚才的是五倍,现在的是两倍,这就相差十分之一了。而且在质量上,人家的茄子是1斤一个,我们的是半斤一个,这又是差了一倍,二十分之一了。而如果我不把有机蔬菜卖到有机市场上,而卖到批发市场上,价格又不一样了,半价,人家两块批发,我们的就1块,因为我们有机种植的产品,多数是歪瓜裂枣。

兆红:您刚才有提到激素,那激素到底对我们身体有什么影响?

焦总:身体生病主要是由于环境的影响,以及我们所食用的食物的影响。正因为这样,我才去做的有机农业。而无论是化肥、激素、农药,还是抗生素,对咱们人身体都是有很大影响的。比如吃激素对我们身体不仅仅是长胖,激素也可以激发你身体中任何一种不确定的可能性。有这样一个很悲惨的故事,我有一个20年前的高中同学,他就是感冒,他妈妈给他弄了点儿激素,希望能挺过高考,可就是这样,他很不幸地得脑膜炎了。当时谁也没想到,吃这个激素对他大脑造成了影响。所以,任何一种人工合成的激素都会对人身体造成各种各样的影响。再比如雌性激素,使男生女性化,女生性早熟。我们去年,就无意中做了一个实验,我们有一个大姐在喂鸡,看到我们这个鸡蛋供不应求,于是她特别的着急,然后她就非常好意地没经允许买了些饲料来喂鸡。刚开始我很高兴,最近这产量一下高了,但是后来我发现了,这个鸡蛋的味道不一样了,我立刻就查,原来她在给鸡喂买来的饲料。我说,大姐千万别喂了,你为什么要喂,大姐很委屈地说这是为农场好。但就是这样还是被批评、被扣钱了,其实我很理解她是为我好,没有想给我捣乱,但是问题是,只要鸡一被喂这种饲料,这个鸡蛋的味道马上就变得不一样了,不好吃了,鸡蛋味道完全没有了。另外,打过激素的鸡下的蛋,个头也会变大,而鸡下蛋的速度也变快了。

做有机,却也“痛”并快乐着

兆红:您做有机有一年半了,这其中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呢?

焦总: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痛并快乐着。虽然有痛苦,但是也很快乐。为什么呢?这其中确实很艰难,就像我遇到过很多的问题,比如我想去做认证,发现认证不了,比如我生产的菜,菜市场不认,而真正认可我们菜的客户还是有限的。那又为什么说快乐呢?因为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件很健康的事情,我做的这个过程就很健康,而结果也很健康。当看到自己的产品,能够受到家人的喜爱是很快乐的,比如我妈,就说我种的这个菜很好吃,而我老婆尝了我所种植的草莓后,才发现吃过了一回真正的草莓。

兆红:我们企业对未来的规划是怎样的?

焦总:第一、把养殖做起来,让我们的菜有一个更好的处理方式,菜卖不掉的也不要被卖到菜市场,而是喂给我们的动物吃,给他们提供到很好的饲料,把养殖和种植的规模相匹配。匹配以后,这对我们的有机肥也是一个保证。

第二、我们可能会往一些粗加工的方向去发展,比如我们的麦子会磨成面粉,玉米会磨成玉米面,这就是一个粗加工。那接下来,我们能不能把大豆磨成油,能不能做出豆腐,这个也是我们未来需要去做的。既然我们的面粉,那么受欢迎,那能不能我们自己烤面包去卖,能不能把蔬菜做成蔬菜汁来卖呢?

第三,我们要建立、健全我们的质量追溯体系。作为一个食品行业,我们必须要建立、健全我们的质量追溯体系,当有一天,你吃了我种植的西红柿,闹肚子了,来投诉我。第一、我知道你这西红柿是什么时候买的,是我们哪个棚生产的,这个棚生产过程中到底出现了哪些问题,这是生产过程中的问题还是流通环节出了问题,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后,我好去改进。没有这样的质量追溯体系的话,我怎么去发现问题,怎么去解决问题。第二、通过质量追溯体系,能够清楚的向客户解释为何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兆红:那我们对客户有怎样的定位?

我给我的客户定了三个前提,一是,他是有健康意识,二是,资金能支撑的起,三是,比较可乐的是,他不相信超市的菜。他不相信超市里的有机蔬菜是真的,他才会来买我们的菜。

焦总对有机市场的思考

兆红:那您是怎样看待目前的有机市场呢?是比较乐观呢,还是?

焦总:总体来看是比较乐观的。因为这个市场很大,就不说别的,任何一个产品都不能要求所有的顾客成为你的客户。只要有一个目标群,只要定位好了,任何一个产品都能生存下去。更何况,有机产品,是一个几乎所有人都认识到的一个产品,就是大家都有需求,只是一个我能不能接受的了的问题。

兆红:那您想要更多人去接受吗?

焦总:我没有想过,因为我们农场就这么大,我算了算我们最多可以供应2000个会员的需求,我们现在有100多个会员,而现在物流已经跟不上了。我们有这个规模足够了,一个会员一年销售1万以上,不算肉,算肉就要2-3万,如果我有2000个会员,我的营业额就会上千万。能做到这一点,就很不错了,任何一个产品,都不能够让社会上的所有人成为你的客户。我们不怕没有市场,我们现在是怎么能够服务好这个市场,怎么能让我们客户相信我们。因为现在这个社会上,诚信度比较糟糕,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这是一个全社会的问题。大家总在想,你这个产品是真的吗?

兆红:那您觉得这个是有机产品现在所面临的最大的一个窘境吗?

焦总:我觉得有机产品,我们这个行业面临着三大问题:

第一个,就是认证问题,就是国家认可的一个问题,这需要国家的一个扶持。像我们这样的中小农场,国家应该扶持我们。不应该收那么多的认证费用。还有补贴,比如种玉米、小麦,会补贴到户,但是种菜的补贴会很少,至少北京市没有。种大棚的没有补贴,建大棚的有补贴,这个大棚不是我建的,是我租的,所以我没有补贴。所以我们也呼吁,国家能给我们这些种菜的农民给予一些直接的补贴。另一个就是,认证费用和这个程序,对于我们这样的中小农场来说,根本就高不可攀。这两个我们所说的都是国家的扶持问题。

第二个,就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社会诚信度问题,这个不是国家的问题,也不是某一家的问题,而是全社会的问题。对于诚信度,我们能做到的就是,让客户自己过来看。其他的方式也没有什么,就是口口相传,吃的好吃,你告诉你的朋友,就是这样,因为有机食品,是吃出来的。但是诚信度这个问题,我希望是全社会一块儿,包括媒体的监督,包括做这个行业,我们要自律,靠着我们的理想,别让这个牌子,别让这个行业倒下去。

第三个问题,就是我们整个行业应该是分工越来越细化,而不应该是产供销一条龙,成本太高了。如果我们只做成了一个自然经济、纯作坊式的,那发展是不大的。而且,物流成本等方面的成本背上去以后,这个农场就只能是死,我们现在农场的物流已经占到了支出的50%以上,是很不正常的,所以我们这个行业应该是做的专和精,而不是要做的广。而现在的发展趋势是,所有的农场都在往“广”上转,所有的有机农场,都在自己有销售,自己有物流,如果有一天,能有一个非常像样的物流,哪怕国家扶持一下,把这个物流建立起来,国家能够进行宏观调控使社会的资能够合理的调配。再就是,我们行业需要建立起一个切实可行的检验检测体系,来发动全社会一起的监督,从而让我们的市场真正地健康成长起来!

兆红:非常感谢焦总的本次专访。谢谢!

兆红
新闻学毕业初入有机行业,对于专业、对于这个新兴的领域,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很多路要走。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