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有机狂人陈荣三,三十年追梦赤子心

有机狂人陈荣三,三十年追梦赤子心

2015年下半年,陈荣三正式来到大陆,投身有机农场的辅导,那时的他刚好是满60岁;前20余年的时间,他一直在台湾推动有机农业的发展,几乎走遍了台湾所有的有机农场;古人说:六十耳顺,看透生命,在他60岁那年,他就发愿:希望利用10年的时间,来到内地来推动有机农业,在有限的生命里,让自己的人生更加有意义。

1

初入有机

二十岁时,出身农家的他深知做农的辛苦,刚开始并没有想过要去做农业,只想去做医生,当时的他认为医生又可以治病救人,又可以得到高收入;后来他的老师对他说,“医生是等人生病后再医治,但如果有一个行业在人还没有生病前就让人和环境很健康,比你当医生还更好”,这句话在他心中种下了有机的种子;他大学本科去学了园艺专业,但那个时候台湾盛行的都是化学农法,起初他也认为化学农法很神奇,一把农药、化肥下去,作物就可以长的很好。

可是后来老师和他说:如果化学农法继续用下去,我们人类会面临到三种的死亡;第一是毒死,用在作物上的化学农药都会直接或间接的进入我们的身体,侵蚀我们的健康。第二是饿死,如果我们土地都板结酸化,土地就再也种不出来粮食,人们就会面对饥饿;第三是战死,大家为了争夺好的土地和粮食就会发生战争;这“三种死亡”让他内心深受震动,他决定重新去学习有机的农法,真正在台湾去推动有机农业的发展。

2

“做有机的‘三ji’”

他说,做有机通常会经历三个“ji”,第一个“ji”是“讥笑”,他大学毕业后跑去搞有机,一路上也不是非常顺遂,刚开始种的菜都是千疮百孔,像网球拍一样,会经常被别人笑话;后来去台湾几个大学教有机农法,化学农法的老师也会经常笑话他,“你那个有机农法搞不成,产量上不去的”,和很多农人一样他在质疑中开始做有机。

第二个“ji”是“饥饿”,刚开始他为了实践有机农法,带着太太一起去种了七亩的水稻,种水稻先要解决杂草问题,他听一个博士说日本是用在稻田里面铺稻壳的方法来除草,于是他就和他太太一共铺了10卡车的稻壳到田里,这巨大的工作量根本不可能让其他农人跟着一起学;后来他又学了“鸭稻共生”,在田里养小鸭去吃草,刚开始不知道方法,插秧没多久就把小鸭就赶下去,结果水稻基本都被吃光或踩死了;这段经历让他明白落实有机,养地、养生态跟养技术是非常重要的,刚开始找不到方法就会面临减产或无产的风险。

第三个“ji”是“生机”,土地渐渐的养好了,生态和生物链也建立后,做有机的品质跟产量都不会输给化学农法,还会让食物更加健康,环境更加美好,生活就充满生机。一路走来,他深知农人种有机的辛苦,他开始用自己的经验和方法来指导更多农人,避免他们在发展有机的路上走弯路,做有机农业,它其实不是只是一个纯粹的农业,它更是一种追求生命非对立,资源可循环,环境可持续性的一种生活方式。

3

有机:希望与未来

有机与乡村:有机是为守护人类未来和希望而生的农业,来内地这几年,他去过大陆大大小小的城市和乡村,他发现大陆的乡村都是空洞的,年轻人为了生活去城市务工,乡村只留下了老人和小孩,台湾也同样面临这些问题,他认为要振兴乡村,发展有机农业是最好的项目,因为我们生活不应该离开我们生产的部分,有机农业就是你可以在这里生活,又可以在这里生产,很多人的整个的人生也就不一定要离乡背井的到城市去。

有机与健康:“你知道现在小孩子为什么发育那么快吗?”“现在为什么多出来那么多奇奇怪怪的病?”他每每提起这些问题,都特别心痛,人们用了很多不该用的东西施于自然,我们以为我们是万物的主宰自命不凡,但无形中自然也会反扑我们。无法完全降解的农药、化肥、激素等等都通过食物进入到我们的身体,让人类越来越“虚弱”和“免疫缺乏”,几十年来,他见过很多人回归自然的生活方式,去吃健康的食物,很多病就没有了;他一直在实践着当初那句话:做有机就是在人们还未生病时就守住健康,生病后找回健康,这和医生一样有意义。

有机与环境:由于农药和化肥的大量使用,开始影响到很多动物的生存环境,蛇、刺猬、青蛙等动物慢慢消失灭绝,他们当时在台湾就开始推动做绿色保育,鼓励农人们不要用化学农药、除草剂和化肥,关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生命,刚开始农人也不愿意,他们就开始一个个农场去做动员,给愿意做有机的农场来辅导,颁发绿色保育勋章;渐渐的农药化肥除草剂不用了,田地里各种动物回来了,各种植物、动物、微生物繁茂生长,共生共荣,形成了一个很完善的生命共同体和环境生态。

有机与生命价值:他年近65岁,一直觉得自己像年轻人一样生命充满了希望,他每天很高兴的睡觉,一早起来工作一天,他说:“因为有机给了他一种方向和使命感。”今天能够有幸生为一个人,应该有人跟有别于动物不一样的地方吧。做有机的三十年,让他更加找寻到生命的意义,他说一旦找到生命的意义,你的人生就不会乱来,他出生在农村,到现在也没有离开农业。他说,有机是可以让人谋生,又可以实现兴趣和人生价值的方式,有机实际上传递的更多是一种生命价值。

4

有机:多方力量的推动

谈到现在“大陆有机农业的发展”,他微微一笑,“困难总是有的,但这一定是条光明之路”,在台湾,总人口只有2300多万人,如果让50%的人来支持有机,那就是1000多万人,大陆现在有14亿人口,如果能够让10%来支持有机,就是一个庞大的人群了,有机就能够帮到更多人,他笑着说推动10%肯定比推动50%要容易的多。有机事业也需要多方力量的推动,不仅是生产者要愿意去改变原有的种植方式,愿意怀着健康、生态、公平及关爱的心,去关爱土地的生命,也需要销售者和消费者能够有一颗善心,愿意去支持有机事业。

他举了个“西瓜不甜,人心甜”的例子,刚开始在台湾推有机种植时,有一个农户就种西瓜,但刚开始没有经验,西瓜到七八分熟时就长不大了,就成了“贫血西瓜”,那时里仁(台湾地区最大有机直营连锁)知道这个事情后,深知农户的辛苦就帮她卖西瓜,打出了一个“西瓜不甜人心甜”的口号,消费者也非常认同理解,结果很快就售光了。有机其实就是让我们在一起,当生产者、销售者和消费者都能够在一起时,产生和谐互助的关系就能够产生良性的生态循环。

“农匠人的养成”:一流的农夫,人品比技术重要;一流的心性,必能耕耘一番良田;从业近30年,他被“江湖人称”“有机狂人”,从“想做医生”一步一步到“想和土地在一起”,从未离开“土地”,对“有机”和“生命”一路执着,这一路,他见证了有机发展路上的困难、欣喜、温暖或是迷茫,现在他以更加通透、温暖之心继续前行,希望在有机路上陪伴更多的农友们继续前行,在这条路上不是培养“会种地”农民,而是要培养会种良田好作物的一流农夫,为社会、为后代子孙、为更多生命,将农夫的生命熠熠生辉;陈荣三老师邀请您这一生当一次“傻瓜”,与你一起共同关心土地、尊重生命、守护人們健康,共建共生共荣,和谐互助的美好世界。

本期人物介绍

5 6

守护大地学堂专家导师、国立屏东科技大学农园系高等园艺技师、国立台中高农园艺教师、国立阳明大学、中正大学校园景观规划高级技师; 国立嘉义大学、国立云林、虎尾科技大学有机农业专班高级技术教师、慈心有机农业发展基金会董事兼高级技术顾问,他计划用10年时间,在全国帮助建设1000个有机农场。

文章来源:守护大地学堂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