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不容忽视的垃圾分类社会条件

不容忽视的垃圾分类社会条件

作者:陈立雯

2020年1月5日和6日,东阳乡用了两天时间,进行了2019年垃圾分类第五次考核工作。五次垃圾分类考核,成为东阳乡垃圾分类可持续管理的重要支撑之一。这次考核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是第一次作为“旁观者”,看乡政府主管人大主席夏主席带领的团队,主导全乡垃圾分类考核,和环境卫生过程。

零废弃村落初期在西蔡村开始的垃圾分类,负责人陈立雯在指导村民如何分类

零废弃村落初期在西蔡村开始的垃圾分类,负责人陈立雯在指导村民如何分类

零废弃村落于2018年12月开始到江西省上饶市东阳乡开始全乡垃圾分类体系建设,整整一年有余。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在全国5个省份,开展过多个村庄的垃圾分类工作,其中最大的挑战就是村级为单位的垃圾分类无法实现可持续的治理体系建设。于是,在2019年初,东阳乡垃圾分类开展到第三个村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考虑如何建设乡级单位的垃圾分类监管体系,避免垃圾分类出现不断的反复问题,细水长流,保障垃圾分类的可持续性。从2019年6月开始考核,到年底,前后经历了五次考核。最初对于垃圾分类暗访和明察相结合的监管思路,在执行时,有一部分得以执行,但有些没有操作。

东阳乡垃圾分类经过一年多的实践,过程中我们和东阳乡政府、12个村村委,积累了丰富的垃圾分类经验,如何从一个村到一个乡镇规模的垃圾分类路径。作为中国乡村治理最基层的政府组织,我们一起探索了如何形成政府主导的垃圾分类治理体系构建,行政管理体系如何实现源头公众垃圾分类行为改变的动员;企业如何实现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理;还有非常重要的是,基于干湿分类后的可堆肥垃圾,在乡镇一级如何规划和运行堆肥场,让源头分类好的可堆肥垃圾,可以因地制宜实现就地相对集中和分散堆肥相结合,并实现堆肥产品与当地农业种植的有机结合。

到2019年5月全乡12个行政村,全部开展垃圾分类后,一直在现在,和去年同期比较,每个月运往垃圾填埋场的垃圾量减少50%-60%之间。这样的成绩,是全乡人参与的结果,是乡委政府和12个村委付出了巨大努力换来的。但我内心一直也有深深的担忧,就是可持续的风险。从东阳乡推行垃圾分类以来一年多的实践里,在乡村践行垃圾分类两年多的时间里,我慢慢看到了中国垃圾分类治理道路上的挑战,这种挑战是多方面的,如果我们未来可以慢慢解决这些挑战,才能逐渐实现垃圾分类的可持续。

还需要深度培育

为了实现全乡垃圾分类工作的落地,包括所有分类硬件体系的搭建,源头对农户的垃圾分类行为动员工作,建立全乡垃圾分类治理体系,东阳乡确定了了行政为主导的垃圾分类社会治理体系。村两委负责动员每家每户,乡委政府实地考核,监管村委的垃圾分类执行情况,同时监管垃圾分类收运和分类处理的运行企业。

行政主导的垃圾分类管理有其优势,短期内可以实现垃圾分类的落地,实现老百姓源头分类行为改变的动员工作。以东阳乡为例,乡委政府从书记、乡长,再到各个村委,在垃圾分类开展最初阶段的半年里,倾尽精力,基于干湿分类,占垃圾总量50%以上的可堆肥垃圾被分出来,就地堆肥,减少了一半以上进入垃圾填埋场的垃圾。80%以上的家庭实现垃圾分类行为的改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关于垃圾分类的管理,尤其是各个环节,是否细致,是否连续,逐渐出现需要优化的方面,是否跟进,对于出现的问题,有没有及时解决。所有这些,成为垃圾分类在乡镇级规模管理方面的困境。

乡党委虽然对每个村委非常清楚,知道谁会做事情,做到什么程度,却没有作出对每个村的精细化管理。随着垃圾分类主管人员的更替,乡级垃圾分类管理有时无法及时跟上,最初建立的垃圾分类监管、考核体系,最近几个月被动执行的比较多。在这个过程中,村委会看着乡委政府的工作态度,松紧之间,决定是否在地对农户开展持续的垃圾分类监管和教育,跟进本村的工作。遇到其他事物,垃圾分类工作都是要靠后站。如何实现日常运行,常规化管理成为最大挑战。

对于村两委来说,垃圾分类,可能是几十年以来,他们做过的唯一一件,需要挨家挨户做工作,并且需要持之以恒,形成日复一日管理的事务。也需要他们在不同阶段发现问题,及时解决问题,实现一个公共事务管理的连续性。同时,他们还需要对不同的人群,想不同的沟通办法。关键是,垃圾分类这种需要细致化的乡村管理治理方式,不仅是村委没有经验,可能从未遇到过,他们的上级管理部门可能也无法指导他们。这不仅是考验着我们垃圾分类治理的过程,更是充分体现基层治理的细致化操作过程。

用“托、拉、拽”的方式,短时间内可以实现垃圾分类的好效果,但是垃圾分类最初的激情退去后,如何保持日常管理,整个系统日复一日的常态化运行,建立并运行好长效管理机制才能实现突破。而要建立这种长效机制,正确的认识垃圾分类是基础和根本。垃圾分类治理首先是公共事务,那就需要置于公共管理层面,持续管理的治理机制,制定全面的、带有中长期的垃圾分类目标、具有约束性的执行计划。但目前我们的垃圾分类并不具备这些基本的条件,大多停留在短期行为上。

当然,要具备这些社会条件,需要从上到下认知的改变,这种改变不仅需要的是时间,培育,更加需要管理者们的垃圾分类治理决心,以及将垃圾分类作为根本主导性政策地位的确定。

政策不足

对于乡党委政府来说,无法按部就班实现常规化管理,有多方面的原因,但有一个因素是核心和关键,那就是垃圾分类政策的缺失。

2017年以来我们不管是在单个村庄开始垃圾分类,还是乡镇规模,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最大的风险是没有持续管理。垃圾分类成了短期行为,因为没有行政管理体系的约束,独个村或者乡镇的试点工作既不是强制执行,也不需要持续实现一定的工作目标。工作没有连续性,在管理松懈,或者无人管理的情况下,慢慢就会垮掉。

垃圾分类还没有得以全面执行的当下,地方某一个区域,自下而上的村庄、乡镇试行的垃圾分类是否可以持续,面临诸多挑战。因为鹤立鸡群必将孤单,你所在的周边乡镇,上到区县、市和省,都是以混合垃圾投放和混合处理为导向的系统。上级政府对垃圾管理的基本思路是检查“环境卫生”,垃圾分类是否实现城乡一体化,垃圾有没有收集起来,送到指定的地方。至于是否分类,没有任何约束。

一个“孤岛”的垃圾分类乡镇,最初是自下而上出现,当面临人事管理变动,没有任何外界要求的情况下,可持续成了困境。所以,我们要实现垃圾分类的持续,必须将垃圾分类定为垃圾管理中的核心,成为主导性政策,对于从上到下的整个垃圾管理体系,都是围绕垃圾分类体系建设和指标来管控的。完全摆脱混合垃圾管理。

虽然大多地方都摆放了垃圾分类桶,甚至是有了分类收集和分类处理设施,却没有真正运行和使用。根本问题是,对于垃圾分类操作还不成社会体系,这些硬件设施只是摆设。要想解决这个问题,不再囿于混合垃圾管理体系做垃圾分类,做到真正的垃圾分类,就需要建立基于干湿分类为基础,基于当下垃圾产生量的基准线,建立源头分类投放准确情况、分类后可腐烂垃圾通过堆肥回田,不能再进入垃圾填埋场和焚烧厂的核心监管体系。

纵观所有涉及到绝大多数公众管理的事务中,不管是控烟、控制酒驾等,没有一个不是通过持续、长期、强有力约束性管理实现的,垃圾分类也必将如此。将垃圾分类纳入公共事务治理的范畴,运用社会系统管理的思维,避免短期行为的垃圾分类表面工作,将垃圾分类治理政策作为废弃物管理的根本,有明确的垃圾分类目标,可衡量的垃圾减量率,核心的是不能再进入混合垃圾填埋场、焚烧厂的可腐烂垃圾控制。这样才能真正、逐渐踏入垃圾分类的道路,并探索出科学管理的长效机制,实现可持续的垃圾分类长治久安。

隐形的垃圾成本

如果说垃圾分类政策缺失是目前区域性垃圾分类试点工作挑战的主要困局之一,那么公众教育中关于垃圾成本问题的隐形化,成为我们带动公众参与垃圾分类治理的另外一个障碍。过去多年的垃圾分类教育中,我们大多宣传的是“我们要怎么做垃圾分类”,“为什么要做垃圾分类”,即混合垃圾管理的问题却没有说清楚。当下混合垃圾处理产生的社会、环境和健康问题,我们一直没有向公众说清楚垃圾产生后,从家里丢出来后的问题。

当前占主导地位的混合垃圾收运和处理,从经济角度来讲,我们一直是实行的是“大锅饭”的垃圾管理机制,丢1袋垃圾和丢10袋子,看起来都不需要付费,都是一样的经济成本。而实际问题是,清运和处理一吨垃圾的经济成本一直是公共财政在支出。在大城市收运和处理一吨垃圾的成本已经超过1000元,乡村也要至少200多元。以北京为例,2017年,日产生垃圾量达2.3万吨,每天花在混合垃圾收运和处置的费用至少是2000多万。这些需要耗费我们巨大的公共财政支出才能将垃圾运出城,送到填埋场或者焚烧厂。但是作为纳税人的公众并不知道,他们的税收有多大部分拿去处理混合垃圾。

不只是垃圾收运和处置污染控制产生的巨大经济成本,垃圾填埋和焚烧产生的环境、健康成本同样是隐形的,和公众看似没有关系。以垃圾焚烧产生的二恶英和重金属等化合物为例,在环境中的迁移,通过食物系统和空气、水等载体,最后还是会以看不见的方式进入每个人的身体,影响我们的健康。

当下的混合垃圾体系里,环境、健康和经济成本的隐形,给我们造成了一种假象,垃圾“不见了”。不管你丢多少垃圾,都有人清走,在这个体系里,看起来,我们都不需要为自己产生的垃圾负责。这种没有责任归属,垃圾处理经济、社会和环境成本“隐形”的治理体系里,直接造成我们社会中对垃圾问题认知的含混和模糊。而只有住在混合垃圾处理设施,诸如垃圾填埋场,和垃圾焚烧厂周边的民众,是最直接的受害者,最能体会混合垃圾处理的痛。一旦有垃圾分类的,会在第一时刻响应。

所以,我们的垃圾分类治理体系中,培育公民的垃圾分类意识,最终实现垃圾分类行为改变过程中。除了告知民众如何分类,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是如何科普混合垃圾处置的问题,说清楚为什么要做垃圾分类。让民众和所有垃圾管理者意识到当下混合垃圾体系的危机,垃圾的各种成本需要被看见,有危机意识。这样,我们的垃圾分类治理体系建设中非常重要的第一步,集体社会共识才能更好的达成。

2019年可以说是我们国家垃圾分类治理体系建设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年,上海这样一个超级大城市,从上而下的垃圾分类治理体系的构建,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真正的垃圾分类落地路径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在江西上饶东阳乡整个乡镇的垃圾分类推进中,也让我们看到了乡村垃圾分类治理应有的模样。但我们的垃圾分类刚刚开始,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要一直走下去。垃圾分类治理体系的构建过程,需要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完善体系。说不定,我们的社会治理也许会因为垃圾分类的契机,实现公众参与公共事务治理,实现多元共治,实现以社区为载体的现代化社会治理体系建设。

2020年春节即将来临,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东阳乡全乡12个行政村的垃圾分类体系建设后,即将迎来第一个春节。在阖家欢乐,共度春节的时候,我们的垃圾分类也面临一些挑战。

因为春节期间,大量人员返乡,他们并不十分熟悉垃圾分类系统,加上过年前后,垃圾量增长3到4倍。我们需要加大对每家每户的垃圾分类宣传和监督工作,决定在每个村招募返乡的在读高中生和大学生,让他们参与这次垃圾分类春节行动,做好自己家垃圾分类的同时,一起动员返乡的大人们学会垃圾分类。在垃圾量剧增的春节,继续保障东阳乡垃圾分类的稳定运行。让孩子们增加社会实践经验,走进每家每户,更加细致的认识和了解自己的家乡。参与垃圾分类的环境治理过程中,更加热爱自己的村庄和家乡。

图文来源:东西同异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