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胡珊老师:有机三十年感想

胡珊老师:有机三十年感想

“有机”这个概念进入中国已经三十年了,非常有幸,我见证了其中的二十年。从1998年接触到有机产业开始到现在,算来有二十多年了。在这些年里,我看到无数的有机基地建设起来,又见到无数的有机基地慢慢消失。我见过有机人相聚在一起,彻夜谈理想、谈明天,互相鼓劲;也见过有机人相拥而泣,不知道明天锅里的米在何方。有机人的情怀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那一腔热血,坚持从事有机产业中的困苦与无奈,往往让英雄为半斗米折腰。有很多媒体让我总结一下有机是个什么样的事业,我常戏言,有机事业是个把富人做成穷人的事业。有很多富翁,做着做着就变成负翁了,变卖房屋家产,只为保住那一亩三分有机田。这样的人真的很多,最后不得不洒泪撤退,离别有机事业时的那种悲壮,每每夜半人静时回想起来,常常让人泪满襟。

0

初识有机

我是属于稀里糊涂走进有机行业的人,1997年前后的北京,几乎隔三岔五就有沙尘暴,那时我第一次感觉到环境好像出了问题。当我陪一位德国环保专家去查看北京沙尘暴的源头草原坝上时,才知晓沙尘暴的元凶之一是因为当地农民种土豆导致的,因为种土豆要施化肥,一般施上四、五年之后,原本肥沃的草地就会变成沙化的土地,只要风一吹就会扬尘,而这里的地势刚好比北京高上四百米,所以扬尘一吹过去就成了北京的沙尘暴。

如何才能让这些沙化的土地重新恢复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状态呢?办法就是改良这里的土壤,而改良土壤的最好办法就是改变种植方式,选择有机种植,就是这样我才了解到“有机”这个词。

这位德国环保专家离别的时候对我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赚钱的行业都会对环境造成污染,比如说汽车行业,虽然汽车公司每年都会拿钱出来投资环保事业发展,但是汽车公司拿出来做环保的钱永远比不过汽车行业对环境的伤害。再比如,我们都离不开电脑,而电脑垃圾可能是地球上最难处理的垃圾之一。”他说有机产业就不一样,有机种植需要把土壤先修复好了,把环境先治理好了才能生产产品赚钱。如果哪一天你做有机产业发财了,那才是功德无量。

在这个瞬间我就爱上了有机事业,然后我就去研究它,想从有机产业里面寻找发财的机会,然后还能把土壤给改良了,顺便把沙尘暴也治一治。这样说来,这个工作是功德无量的,同时也满足了我自己的精神需求。但是

在坝上做有机太难了,因为那里经常一年不下雨,倒不如回我山清水秀的家乡浙江。我回到杭州后,就去找我们浙江省的蔬菜协会的秘书长,让他帮我弄一块有机土地,种有机产品。他说:“得了吧,等到你学会种菜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如果你真想从事有机事业,那还是帮帮山里的农民吧,他们是没有钱买农药化肥的,所以他们地里种的基本上都是有机的。如果你有本事把他们的有机产品都卖个好价钱,让他们能多拿一点收入,不用引进污染企业就能发家致富,那也算是功德无量了。”我想这个方法简单,有机他们已经种好了,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有机产品拿出来给卖掉就行了,而且还马上可以见效益。

但是当我真正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工作很难。山里面农民屋前屋后的一亩三分地生产出来的菜数量很少,那时候的交通还很不方便,新鲜蔬菜从山里面运出来都已经变菜干了,不说卖一个好价钱,哪怕就是白送也没人要。那个时候国外的有机产品已经兴起,而且价格不错,但是出口国外需要一定的量,而山村里各家各户的农民根本做不起这个数量。我调查得出的结果就是外销没有量,内销没人买,我想从事有机产业几乎无路可行,于是我就想去看看别人的有机产业是如何做的。

那时几乎所有的有机农场都是做出口产品的基地,我们国家种得最好的有机产品都是卖给外国人的。当时一家做出口的有机基地的老总很自豪地告诉我,他们的有机产品绝对是一流的,因为品质好,都是直供日本,在日本都是免检的。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他说:“你这个大坏蛋,你给外国的小孩都吃有机的产品,他们长得壮壮的结结实实的,给我们中国的孩子都吃农药化肥催出来的食物,他们就都会是病恹恹的,再过二十年,我们的下一代差别会很大,我们就完蛋了。”他说:“胡老师,不是这样的,我也非常想把这样好的东西卖给中国孩子吃,不卖给外国人。但是这样的办法行不通,我卖给中国人都卖不出去,大家都嫌贵。外国人能出得起这个价格,只有卖给他们,我们企业才能生存。”

我也曾经去过很多山村,那里的一些情形让我很痛心,当时已经开始有一些留守儿童出现了,一些父母不把家里鸡生的鸡蛋当好东西,就把这样的好鸡蛋卖了,去买各种各样的甜饮料、零食和垃圾食品给自己的孩子吃,让很多孩子都营养不良。面对这样的情况,我特别有感触。我想把这些感触告诉给更多的人,让大家理解到吃有机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推广有机

为了让国内的朋友也了解吃有机食品的重要性,我经常把自己的感想和感悟写博客与朋友们分享。在第一届BIOFACH上海国际有机展上,我认识了一个年轻人叫曹振华,他做的网站叫OF315,中文域名叫有机食品消费网。当时我在跟他聊这些事情的时候,他说:“胡老师,能不能把你聊的所有东西写下来,然后在我的网站上给你开一个专栏,把你的文章发出去,让更多的人看见,让更多的人知道。”于是通过有机食品消费网我认识了许多喜爱有机的朋友,也有很多喜欢有机的朋友从有机食品消费网认识了我。最早的有机群互动从有机食品消费网开始了。

此后在中绿华夏有机认证公司郭主任的推荐下,我参加了一场有机论坛,当时的演讲的主题是《搭建有机消费者和有机基地之间的桥梁》,从那时起,我真正走上了宣讲有机的道路,一直至今仍在继续。

中国第一家非常有影响力而且名副其实的有机产品店,叫“OStore”,在上海营业,店主田总是一位在台湾从事有机产业三十年的老有机人。我记得他们开张的当天,新民晚报报道这件事的标题是《有一家店卖的食品贵死了》。当时OStore的员工工资都是同行业最高的,但员工自己都嫌贵不吃有机产品。田总让我来给这些刚从上海外语学院毕业出来的员工们讲为什么要吃有机。让我开心的是,当我讲完课之后的第二天早上,他们员工派了一个店长,代表员工来跟老板谈条件,说能否把店里放两天不太新鲜的有机菜便宜一点卖给员工。这些员工也是第一批真正了解喜爱有机的群体,全国众多有机基地和有机店的种子选手当年都是他们店的员工。当OStore关闭了以后,田总率领着留下的这一群热爱有机的朋友在上海近郊建立了百欧欢有机农场,并且一直坚持到现在。百欧欢农场一直在进行有机生活教育活动,举办了很多有机的亲子活动,经过那么多年的努力,它不仅是上海喜欢有机产品的台湾人的菜篮子,而且还吸引了大量上海的当地人成了会员。它可以说是一家发展得比较成功的有机基地。

我在演讲中总是强调吃有机是为了健康,所以有很多人反问我说:“有机健康,有案例吗?有能够说明这个理念的证据吗?”于是2009年时,我在中华环保基金会的支持下,在北京装甲兵门诊部举办了第一期为期一个月的针对肿瘤病人的学习班,学习班的名字叫“有机生活让我们健康起来”。这期学习班接收了十位病友,在那一个月里面,我们把每个人每天的变化,发在我们的博客上面,这些学员在有机生活引导下的改变,吸引了众多朋友的关注,很多有机基地的年轻人开始讨论有机生活与人们健康的链接,这也是我真正将有机生活运用到病人康复工作上的开始。一个月过去了之后,我们把这一个月每天的博文整理成册,写成了我的第一本书《有机让生活更美好》。

我们说有机生活会让人们变得健康,但是有专家说我的学习班还不能说明这个结论,因为我们的学习班只做了几个人的验证,不科学,按照现代医学证实一项结论的方法,至少需要有几百人的大样才行。我夸下海口说做一千位的试验怎么样?专家说,有一千位就能说明问题了。所以我们从2012年12月13日开始举办“有机生活爱的希望”的公益班,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这样的公益班能坚持办多久。可是感恩于全国各地有机企业的支持,他们有的给我送米,有的送菜,有的送奶,他们送给了公益班所需要的一切,让我们能够一期一期坚持下来。我把公益班的故事写成了我的第二本书,叫《与身体讲和》。这个公益班我们至今已经举办了96期,我的任务也好像成了专门跟人辩论“有机生活让人们变得健康”这一结论是真的还是伪的。

当时我参加了很多电视节目,要去为有机争个长短。在某个电视台的一档栏目中,他们请了六位专家到场,其中三位专家是反对有机的,三位专家是支持有机的。其实很有意思的是,我们大家互相都很熟悉,他们说:“胡老师不是我们反对你,是这个电视台导演让我反对有机,我只能听导演的。”开始录节目之后我们就开始辩论,辩论的主题是有机是真的还是假的。其实我跟很多人说我不太在乎有机是真的还是假的,为什么?因为一旦有人说他要做有机的时候,我觉得他的心是善的,他既然心是善的,我们就有责任尽力去帮助他,哪怕他只做了一份有机,也总比不做的人好,总比农药化肥乱用的人好。所以他如果能够做到一分,我们就支持他,帮助他做到两分、三分甚至八分、九分,一直到十全十美的十分,这个是我们可以做到的事情。

有机的好处一定要讲清楚才能赢得更多人支持。我记得参加过的一个电视节目,一家有机企业的总经理让我去帮他当后援团。

当时与这位经理在节目上对峙的另一方人员,曾经是种有机西瓜的,有机西瓜种出来以后总是卖不出去,企业亏损大,坚持不住,他们就降低种植要求改成种符合绿色产品要求的西瓜了。这样才开始有盈利,后来他们干脆改成种无公害西瓜了,这一年就卖了四千万。都说消费决定未来,种有机产品不挣钱,但是无公害产品卖四千万,这个收入是很高的了。然而我们的有机基地一年的销售额却让我们羞于开口,在这个四千万的销售额面前根本没法说出来。这个节目的舞台上全部都是经济学家,肯定是支持赚钱的种植方式,所以台上一共十票,只有一票支持有机,还有九票支持无公害西瓜。

这个时候主持人说后援团的人想支持己方观点可以说一些话来支持,于是我就赶紧上去了。我说:“种有机产品为环境的付出你们可能看不见,因为这个世界是先有什么动物后有什么动物可能我们都不知道,但是这个世界是什么动物先消失完全在于我们每个人的选择。环保调查的结论告诉我们生物数量在锐减,如果蜜蜂灭绝了,人类最多只有四年好活,小小的蜜蜂的生存和伟大人类的生存都联系在一起了。我们农药、化肥、生长激素不断的施用,那些小生命哪还有生存的空间?只有有机基地是不用农药、不用化肥、不用生长激素的,地球上所有的生命只有在那块有机土地上才能自然延续。我们做有机的人,拿着自己的钱,在耕种保护着这么一块土地,为子孙后代留下这么一块土地,可是这个环境谁来为我们买单?”然后当时等到我说完之后重新开始投票了,结果变成了有九票支持有机,只有一票支持那个卖无公害西瓜的。我越来越感觉到只要把有机真正的意义讲清楚,人们一定会喜欢上有机的。

这二十多年来,许多有机基地的当家人已经成了我的好朋友,只要是我的活动,他们都尽其所能地支持我。我们的“有机生活爱的希望”公益班,也是得到了无数这样的有机基地的支持,才能一期一期办下来,到现在已经帮助到了三千多位肿瘤病人。每次办公益班的时候,大家看我跑来跑去,都觉得我很累,其实我不累,我的力量是哪里来的?就是我们这些学员们给我的,我的梦想就是验证有机让我们健康这个结论,而这些学员都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来帮助我实现梦想的。每次我与学员告别时,几乎所有的学员都会抱着我哭,他们遗憾了解有机太晚了。感恩我们公益班让大家真正了解到有机对身体、对环境的帮助,我们的泪水流在一起,那是我们幸福的眼泪,是我们相约的眼泪。我们要一起把有机做得更好,一起让有机去惠及更多的人,让每一位学员都成为一颗传播有机生活的种子,在祖国各地生根开花结果。

有机,才有未来

有机生活更应该让孩子们先过上,因为他们是我们的未来。在最近几年,我们把重点放在孩子身上。可怕的是,美国的一个报道说美国的胎儿脐带血里面有287种污染物。我们浙江大学医学院的专家带领团队抽检了我们杭州周边一个城市的三百多份脐带血,发现里面的农残品种之多,剂量之高,骇人听闻,把他们全都吓到了。专家们做了一项九个月的跟踪统计,发现出生时脐带血农残含量多的孩子,听力反应就慢。这个结论让更多妈妈们知道了如果自己对饮食安全不注意,会直接影响自己宝宝未来的生命质量,而且这个影响还可能会遗传。蒙牛瑞哺恩有机奶粉在二三线城市举办瑞哺恩有机孕婴大讲堂,将数百位母亲组织起来,让我去讲有机。看到妈妈们对有机的认可,希望这样办大讲堂的企业越来越多,帮助孩子们就是助力我们的将来。

有机需要更多的人去宣传和推广。在九年前,我和禾然有机牵头,跟几百家有机企业一起联手发起了“1117我要有机”活动,把每一年的11月17日定为有机日,呼吁大众与我们一起来为有机鼓掌呼吁,我们一年会确定一个主题,动员更多的消费者去了解有机。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宣传推广,让全国人民每年哪怕只过一天有机生活也是好的,这样对有机的产业支持也将是非常巨大的。

从2017年11月17日有机日庆典,我们开始走上运用网络现代工具,扩大有机宣传的影响力的道路,当时在千岛湖做有机日活动直播,通过我们媒体义工们的努力,最终达到了50多万人在线观看直播的盛况。

此后,深圳媒体义工们建立了胡删有机分享平台,把有机宣讲的一些要点进行录制,并进行网络传播,让有机知识的传播更简单方便。

2017年我们成立了浙江省有机产业协会,将散在各地的传播有机生活的力量聚成合力,一起推广有机生活。我们开办了六期有机生活馆馆长培训班,请有机生活馆馆长们来传经送宝,手把手地传授有机店的工作步骤,我们讨论如何吸引更多朋友成为有机会员,保持有机店的运营正常而且还有赢利,我们传授社群营销知识,扩大了宣传面,培养了更多有机消费者。2018年在上海义工的努力下,建立了胡删有机吃货群,目前已经有了十个群,其中数千人以消费有机,支持有机产业发展为己任。我们每月销售额不断在递增,让进入浙江省有机产业协会的会员单位的有机产品被广大民众认知并购买。

2018年“1117有机日”,我们邀请了三百位功能医学方面的专家与我们三百多位有机人一起过有机日,真正建立了农业与医学的直通车,让许多医生了解了有机,并喜欢上了有机。尤其是那些转行学习美国功能医学理论的医生,他们每个工具包上写的第一条就是尽量选择有机食物。这对我们推广有机理念有了更强的理论依据,医生们的推广会推动有机消费的下一波热潮。

我们在2019年5月上海有机展会现场做了主题为“莲语”的有机餐品鉴会,一道道有机美食和无油无烟生态烹饪,引导有机餐和有机制作的发展趋势。我们的幸福厨房为各有机基地设计了大量好吃、好看、美味、易做的有机食谱,并且不断在网络进行传授,让制作有机美食不再是难题。2019年5月上海有机展,蒙牛瑞哺恩的有机生活直播现场观看量达到250多万人,再一次说明各个有机企业推广传播有机的力度在不断加码。

一年280多场次的线上线下有机宣讲,普及面越来越广,喜欢有机的人也越来越多,吸引了许多平台都前来合作,共同推广有机。我与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医院治未病与健康管理中心合作的一系列有机调理项目正在积极展开。

2019年的“1117有机日”,我们将在杭州师范大学健康管理学院,把我们一年来在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医院临床验证的、有机生活让我们许多病友变得健康的数据,请医学专家们来宣讲。我们欢迎大家来参加,来不了也可以看直播,总之希望更多人加入到推广宣传有机中来。

中国有机三十年的今天,我参与了其中的三分之二,感恩这二十年来一直陪伴我行进在有机路上的朋友们,这一路上,我看到很多的有机企业后浪推前浪,前赴后继生生不息。我们的有机义工越来越多,推广有机的团体也越来越多,有机三十年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到了一个腾飞的起点,只要我们初衷不变,始终如一地坚持下去。

在这一路追求有机的过程中,相遇了很多的朋友,我们都是因为有机才结缘在一起,我们的有机路上,一群人一起走,肯定可以走得更好。从事有机二十年来的历程,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当我们与蓝天之间被雾霾相隔,我们的河流都成了农药汤,我们的食物里面有数不清的化学物质,我们的土壤里面都已经没有了生命,是这个世界错了吗?其实是我们错了!

我们一直在抱怨,农药怎么用得那么多?因为我们太贪心了,不想给其他生命留下一口可以吃的东西。

我们一直在抱怨,化肥怎么用得那么多?因为我们太贪心了,想让一亩地长出十亩地的产量。

我们一直在抱怨,激素怎么用得那么多?因为我们太贪心了,想让所有东西都物美价廉。

我们所有的食物里人工合成的化学物质越来越多,多到我们已经数都数不清了,因为我们希望自己想买的东西便宜再便宜。

大家都知道,转基因的风险目前没法控制,但是为什么还要做呢?因为我们想赚更多的钱。所以我说这个世界没有错,错的是我们。

所以我们不要去抱怨,所有的抱怨都没有用,只有我改变了,这个世界才能改变。如果我们今天不为有机站台,到了明天,我们会被葬在污染之中。我们与其在那里怨天怨地,不如我们把自己重新改变。学做一个有机人就是改变的开始,我们不仅让自己找到好吃的,让自己的身体健康,我们还可以惠及我们的家人,惠及我们的亲朋好友,最后惠及地球上所有的生命,让大家都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园,这就是有机的力量。

这二十年多来,我一次次地感觉到,有机的力量让我泪流满面,因为它是我生命中的维生素;有机的力量让我每次坚持不住快要趴下去的时候,又能重新精神抖擞地站起来;有机的力量一直驱使着我去追求正义、爱心、良知、诚信,所以我想有机的力量,会让我们更多的朋友慢慢地成长,成为我们这个世界真正的地球公民。

有机在中国已经三十年,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在有机的路上,我会初心不改一直前行。

图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