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茶桌上经常被忽略的一个群体

茶桌上经常被忽略的一个群体

城市方便高效的生活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顿化了我们的思考。当我们打开水龙头的时候不会去想水从哪里来。我们在茶桌上悠闲的喝着茶不会去想这个茶长在什么样的环境,管理茶园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这么适口。我们侥幸过着比他们更富足的生活,而很少有人关心他们在远方的一瓢羹,一口粥。当我们在城市抱怨糟糕的雾霾天只是选择戴上口罩出门,当我们茶桌上那杯茶变味了,我们只是在抱怨茶农的逐利和厂商的无良,忽略了我们消费者和他们生产者之间的关系。

守山人罗哥在茶地

守山人罗哥在茶地

2013年和朋友一起上山探望山里的母亲,那是和守山茶农罗哥的第一次接触。罗哥是红河洲金平县人哈尼族人,十三年前一家四口来到孔明山,管理茶林180亩。开始的艰辛只有在5杯自考酒下肚后才能听到罗哥说起。180亩山林里是种植了野放生态乔木型大叶种茶。2013年的时候茶树还比较小就能做100多斤毛茶,每年靠公司补贴的生活费和山里产出的100多斤茶维持生计,闲下来就到附近帮人打零工。

罗哥养在自己茶地的土鸡

罗哥养在自己茶地的土鸡

罗哥一家四口2个孩子上学,这看似普通的在普通不过的事情,当时难倒了这7尺大汉。罗哥说一味想放弃女儿上学,家里实在担负不起。我们对罗哥说茶叶以后还是按照生态野放的管理方法来管理,我们负责加工和销售。孩子不能退学,我们每年会有一些资助。转眼6年过去了,女儿现在在勐腊县上高中。罗哥说读好书,以后再也不用回到山里来。我和罗哥说,回到山里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是要带着知识回来,要懂得和外界沟通,要带着自信和信心回来,把山里的信息打开。就是因为信息不对称,山外想买生态产品的人找不到我们。

资助罗哥女儿上学物资,中间为罗哥女儿

资助罗哥女儿上学物资,中间为罗哥女儿

六年过去了,罗哥管理的茶林每年春秋2个季节割草后就地覆盖自然分解为茶树提供了充足的养份。茶树根下扒开覆盖的草可见很多白色的菌丝和大量的有机质,产量也比前些年提高不少。现在罗哥管理的180亩地一年可以产600斤左右的毛茶。罗哥还在茶林里养了100 多只鸡,但是从来不对外卖。他和我说没有卖的,只有自己和朋友来了吃的。每次有茶友和朋友到山里来罗哥都热情的要炖一只自己养的土鸡,做一桌子山林里的各种野菜,当然也少不了山里的自烤酒。

罗哥家茶地土壤

罗哥家茶地土壤

茶友过来在罗哥家吃饭

茶友过来在罗哥家吃饭

罗哥知道我们山里还有茶地没有管理起来,又找了3户老家的哈尼族过来帮忙管理,并把自己的管理经验毫无保留的分享给他们。守山人这个称呼我觉得是对他们最贴切的称呼,他们懂得靠山吃山,更懂得敬山、守山。

图文来源:山凹凹普洱茶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