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长江白鲟没能进入2020年的消息,令人悲伤

长江白鲟没能进入2020年的消息,令人悲伤

由于长江白鲟在长江中处于食物链的顶级,其消失对长江水域生物链、水域生态的破坏会有多严重,目前还无法得知。但其可能的灭绝无疑又敲响了警钟:保护人类以外的生物,至关重要。

1

2003年至今没有发现白鲟

近日,国际学术期刊《整体环境科学》(Science of The TotalEnvironment)在线发布的一篇研究论文(pre-proof)透露,长江白鲟灭绝,这意味着中国长江又一特有物种消失。不过昨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在官方微博表示,最终结果尚未发布,预计将在今年6月发布评估结果。根据目前初步结果,白鲟的情况不太乐观。

这篇名为《世界最大的淡水鱼类之一灭绝:保护濒危动物的经验教训》的论文预校样(pre-proof)于2019年12月23日在线发布。

论文通讯作者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首席科学家、研究员危起伟博士在论文中称,估计2005-2010年“中国淡水鱼之王”长江白鲟已灭绝。“应该早一点公布这个消息。”危起伟告诉新京报记者。

据他解释,没有自然繁殖,又过了该物种自然寿命期限,其间没有发现任何个体,即可认定物种灭绝。白鲟寿命一般在30年左右,中国最后发现白鲟自然繁殖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2003年至今没有发现白鲟,也没有人工养殖个体存留,可以推断其已灭绝。

“白鲟作为长江一个巨型物种,就像山里的老虎。白鲟是吃活鱼的,以鱼为生,长江无鱼,那白鲟就很难存活。”危起伟说。

2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已开展全面评估

上述论文经媒体发布后,引起广泛关注,“白鲟灭绝”的话题冲上了微博热搜,阅读量接近5亿。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作出了回应,该组织在官方微博表示,目前正在开展的亚欧鲟鱼类全面评估最终结果尚未发布,预计将在今年6月世界自然保护大会期间更新受威胁物种红色名录,并正式发布评估结果及相应的级别调整。

在文章末尾,该组织同时表示:“根据目前初步结果,白鲟的情况不太乐观。”

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对“灭绝”的定义,灭绝是一个数量概念,必须在确定某一物种最后一个个体已经死亡后,才能宣布这个物种的灭绝。但是对于大多数野生动物而言,实际上很难获得关于一个物种最后一个个体是否存活的确切证据。

对此,危起伟告诉记者,“(白鲟灭绝)这个结论是科学的,不会改变的。”

目前,长江生态系统中现存的旗舰物种还有中华鲟、长江鲟、长江江豚等。但它们的保护形势也十分严峻,中华鲟、长江鲟、长江江豚等珍稀物种濒临灭绝。“逝者已逝,已经无能为力。我们要让生者更好地生,或为生者不灭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才是道理。”危起伟说。

追问1:近几十年白鲟生存状况是什么?

白鲟身体呈梭形,前部稍平扁,中段粗,后部略侧扁。虽称作白鲟,只有腹部是白色,它的头、体背部和尾鳍均呈青灰色。它长了一个又长又尖的吻,于是也被古人称作“象鼻鱼”;嘴在头的腹面,口中只有一排细小的牙齿。发达的尾鳍上叶大于下叶,被称作歪形尾。

四川渔民有句话叫“千斤腊子万斤象”——“腊子”指中华鲟,“象”,指的就是白鲟。

人们常把中华鲟比作“活化石”“长江鱼王”,其实从化石记录上看白鲟比中华鲟还要古老。

据了解,白鲟和生活在密西西比河的匙吻鲟,是仅存的两种匙吻鲟科鱼类,它们的祖先早在上亿年前(白垩纪)就已经出现在地球上。

但与中华鲟、白鳍豚、江豚等在生态链顶端的物种不同,白鲟的知名度比较低,直到这次的“灭绝”消息才把这一“沉默”的物种推到公众视线。

其实早在1999年初步统计,白鲟资源量已不足400条,而且从1985年以后,全江段未发现过长江白鲟幼鱼的补充群。

当时的国务院环境保护委员会于1983年和1987年两次发布的《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中将白鲟列为一类重点保护的珍贵稀有动物,1988年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1996年被列为IUCN红色目录下的极度濒危物种,并被列入IUCN(1996)CR CITES(1997) 附录Ⅱ(即CITES附录)加以保护。

追问2:最后一次和白鲟联系的情况如何?

2002年12月11日下午2时左右,在长江下关潜洲以北水域捕鱼的渔民捕到一条白鲟。消息传开后,危起伟和另一名专家从武汉赶到南京,就地展开保护和抢救工作。这是一条长3.3米、重130公斤左右的雌性白鲟,年龄15-20岁,正值中年。

这是自1993年在宜昌江段发现白鲟后又一次发现活体白鲟。遗憾的是,经过一个月的努力,这条白鲟最终没有救治成功。

2003年1月,四川宜宾发现一条误捕的白鲟。水科院长江所白鲟工作组的一篇刊文中,记录了这一场放生追踪与信号丢失的全过程。

2003年1月27日下午3时,救治组成功抢救白鲟后,将该白鲟进行声呐标志放流,并由长江水产研究所进行追踪研究。

文中称,2003年l月29日21时58分,白鲟继续向下游移动到达九龙滩江段时,因滩险水急,航道复杂,追踪快艇发生触礁事故,快艇螺旋桨和跟踪设备均被损坏,无法继续追踪。

白鲟工作组分析信号丢失的原因可能有三点:人类对白鲟的分布、行为还知道得较少;河床复杂,形成许多信号“死角”;声呐发生器直接固定在白鲟的身体上,可能发生器脱落后沉积于岩缝或被泥沙淹没。

根据全国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会周晓华2019年9月刊发的《中国鲟鱼保护与产业发展管理》一文透露,2006年4月和2007年1月,科研部门对屏山至泸州弥陀江段进行声呐探测时,在柏溪至南溪江段先后探测到8个白鲟疑似信号。

但白鲟的实体,再无现身。

长江白鲟

公开资料显示,长江白鲟又称作中华匙吻鲟,另名为中国剑鱼,是中国最大的淡水鱼类。长为2-3米,体重200-300千克,最大的体长可达7.5米。因为其吻部长状如象鼻,又俗称为象鱼。

体长梭形,上下颌均具尖细的齿,吻长剑状,其长为眼后头长的1.5-1.8倍,吻部由前到后逐渐变宽,前端钝尖,狭而平扁,基部肥厚。体无骨板状大硬鳞;仅在尾鳍上缘有一列棘状鳞,背部浅紫灰色、腹部及各鳍略呈白粉色。

中国古代白鲟被称之为鲔。春季溯江产卵。主产于中国长江自宜宾至长江口的干支流中,钱塘江和黄河下游也有发现。是中国特产稀有珍贵动物,属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现资源量逐年明显下降,面临濒危,有“水中大熊猫”之称。

观点:长江白鲟没能进入2020,令人悲伤

作为具有悠久历史的物种,长江白鲟没能进入2020年的消息,令人悲伤。

古语有云:“千斤腊子,万斤象”,“千斤腊子”指的是中华鲟,“象”指的就是长江白鲟。长江白鲟体型硕大,据称可长到上万斤,却游速迅疾,被称为“水中老虎”“中国淡水鱼之王”,也是世界上十种最大淡水鱼之一。

由于长江白鲟在长江中处于食物链的顶级,其消失对长江水域生物链、水域生态的破坏会有多严重,目前还无法得知。但其可能的灭绝无疑又敲响了警钟:保护人类以外的生物,至关重要。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于2019年5月发布了一份长达1500页的环境报告,并以严重度排名,列举了物种消失和生态退化的五大原因:缩小或退化的物种栖息地、狩猎或野生动物贸易、全球变暖、污染以及外来物种。这些原因都与人类活动有关。

具体到长江白鲟可能灭绝的原因,目前尚无权威答案,但从常识而言,指向的恐怕还是过度捕捞等人类活动,其灭绝或许只是人类某些生活生产活动“竭泽而渔”后果的缩影。都说“雪崩时,没有一片雪是无辜的”,这类雪崩效应,也会体现在人类活动与生物灭绝的关联上:某些生物灭绝时,那些过度捕捞行为不会是无辜的。

不止是长江,现代人类活动对全球生物圈已经造成毁灭性影响。

据IPBES预测,由于人类生活和生产对环境和资源的过度索取,目前全球物种的灭绝速度较过去1000年来的平均值快了数十到数百倍,且还在加快。这将可能把地球推向自6600万年前恐龙灭绝后的又一次物种大灭绝。

在地球的自然史上,曾发生过5次生物大灭绝。第一次是4.4亿年前导致大约85%物种绝灭的奥陶纪大灭绝,到6600万年前第5次生物大灭绝,也称白垩纪大灭绝和恐龙大灭绝,主要都是自然环境变化的原因。而再次发生生物大灭绝的话,除了自然原因,主要将是人类的自导自演。

生物大灭绝的负面影响之一,就是人类将面临极为恶劣的生存环境。预计全球变暖会导致1/2的植物面临生存威胁,超过2/3的维管植物可能完全消失,数百万种动物消失。人类从这些动植物获取的资源也将减少,甚至无以可用。

长江白鲟的可能灭绝逼迫人们采取行动,保护长江以及其他水域和陆地的生物资源。现在,长江10年禁渔计划已“开启”,但愿这一行动能保护更多的长江鱼类,让人们多年后依旧能看到长江白鱼矫健的身影。

文/田地(专栏作者)编辑 陈静 校对 王心

图文来源:新京报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