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梁海梅:我在云南纳西族社区的工作实践

梁海梅:我在云南纳西族社区的工作实践

中国-东南亚青年可持续生活研修营一期学员:梁海梅 曾供职于中国滋根乡村教育与发展促进会,现为农民种子网络项目官员。

中国-东南亚青年可持续生活研修营一期学员:梁海梅
曾供职于中国滋根乡村教育与发展促进会,现为农民种子网络项目官员。

*以下文字根据中国-东南亚青年可持续生活研修营预备工作坊,梁海梅分享整理。

大家好,我叫梁海梅,来自云南丽江。现就职于“农民种子网络”,驻扎在云南丽江办公室。接下来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机构在云南丽江开展的一些工作,以及我个人的一些社区工作经验。

缘 起

2013年9月,我们宋一青老师带着参与式行动研究团队翻山越岭来到云南丽江宝山石头城。我们想了解这个被藏在金沙江边上,以农业为生的村庄保留着多少农家种子资源。经过几个星期的走访和问卷调查,发现当地农户种植的总品种数量呈下降趋势,尤其是2007年开始,下降速度很快。本地品种和引入改良种的比例也呈下降趋势,而杂交种的比例呈迅速上升趋势。这个距离市区126公里的山地社区石头城村也正遭受遗传侵蚀,但可喜的是有一些妇女表现出了对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农家种子的喜爱。

金沙江畔的石头城

金沙江畔的石头城

2013年12月,我们在云南丽江和石头城举办了“农民的种子及传统文化展示交流会”活动,国内外做参与式选育种的社区代表、研究机构和政府代表都来到了石头城。经过这次交流活动大家的分享,石头城的村民们深受启发,他们决定参与到宋老师的参与式行动研究团队中来,这就是我们在云南丽江的第一个合作社区宝山石头城。经过这些年的沉淀,我们在云南丽江合作的项目社区已经从石头城发展到了现在的四个村落。这四个村子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沿金沙江分布的纳西族村落,气候条件差别不大。

石头城梯田景观

石头城梯田景观

下面我来介绍石头城和油米村的一些情况:

石头城城门

石头城城门

我们在石头城这个村主要开展的内容有这四大块:第一大块是参与式选育种,第二块是社区种子库,第三块是传承本土智慧,第四块是社区联动(社区联动不只是当地村子跟村子之间的联动,它还涉及到跨省的一些社区之间的交流。)

人力运输

人力运输

石头城村的地势地貌是比较特殊的。刚开始整个村子就在你们看到这块大石头上,随着世世代代的繁衍和发展,家户增多,逐渐往城外搬,慢慢的就形成了现在的城内和城外之景。地势的原因,村里的交通不是特别方便,目前仍需人背马驮。

马驮

马驮

我们大家在交流的时候也曾讨论过为什么要做种子的引种试验种植。种子是具有区域性的,因此,我们无法保证这个地方的种子交换到其它地方去种植的时候可以很好的适应种植地的土壤、气候等条件,无法保证它是否依然可以长得很好或者有一定的收成。所以,引进的种子是需要反复做试验种植,以判断种子是否能够适应当地的生长环境。

(举个例子,下图中是我们石头城村的木义昌,他之前做过一个大豆试验种植,他从广西、江苏昆山等地引进了32个大豆品种在自家地里进行试验种植,最后有16个大豆品种有收成,够留种供来年继续试验种植,就是这个道理。)

石头城村的木义昌

石头城村的木义昌

下面这个是种子库。这次来参加工作坊特别高兴,不管是菲律宾的朋友,还是泰国的朋友,以及我们坐在这里的伙伴们,大家都提到了种子,不管这个种子是五谷杂粮的种子,亦或是蔬菜、水果的种子,还是说就对于某一个事情就像一颗种子一样埋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然后它可以慢慢地生根、发芽、成长。

石头城种子库

石头城种子库

我们在云南丽江合作的四个社区他们有意愿建立起自己村里的社区种子库,盘点自村家底。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石头城的种子库最先建成,目前石头城种子库里存储当地的种子超过113个,牧牛科和拉伯村的种子库也正在着手建设中。同时,我们也组织社区与社区之间的种子交换以及社区内的资源登记。资源登记和种子库的更新是我们每年在大春和小春收获的时候都会做的,我们会对种子进行登记。这份种子资源登记表中包括了作物种植时间、植株的生长情况、收获时间,以及当地人为什么要留某个种子等内容,但是无论从饮食还是文化上讲,这都会涉及到一些细致的内容,也欢迎大家借鉴和贡献自己的分享。基于当地土壤、气候等情况的差异性较小,我们也更加鼓励当地社区之间进行种子交换,以确保当地种子的适应性。

种子交流互换

种子交流互换

用草木灰保存种子

用草木灰保存种子

关于种子的保存,方法非常的多样。一把草木灰的智慧,我至今记忆尤新。当时去石头城玩,刚好广西玉米所的一位老师在给农户分享如何保存种子。她将农户家灶下的草木灰放到一个密封的玻璃瓶里垫底,然后再放入种子进行密封保存。燃烧烬的草木灰呈碱性可以吸水,保持种子的干燥。这让我觉得民间智慧非常了不起,从此我对种子及民间智慧兴趣越来越浓厚。当然,也还有一些是用干燥剂来保存种子的,我们也在不断的尝试和探索。

种子田

种子田

关于种子田,种子田是跟种子库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大家可能会好奇,存储在种子库里的种子是怎样保持一种活态的,简单的来说就是如何确保种子来年种下去还能正常发芽、生长。种子田,最先是由石头城的一位妇女姐姐李瑞珍提出来的,她认为种子单单保存在种子库里是不行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管我们是用草木灰还是用干燥剂,不管是哪一种保存方法,一定的时间内种子难免会生虫或受潮发霉,然后这个姐姐就说我们需要把种子再放回到土壤里去,让它活起来,这才有了种子田。

各式各样的玉米

各式各样的玉米

“玉米妈妈”张秀云

“玉米妈妈”张秀云

这位姐姐是张秀云,我们现在都叫她“玉米妈妈”,因为她对选育种特别感兴趣,也特别热爱,她曾向广西玉米所科学家们学习如何进行田间选种、育种等技术,现在她已经可以自己育种了,同时还带领村里的姐妹们一起做传统品种的保育工作。

制作饮品的原料

制作饮品的原料

秀云姐还利用试验种植的黑糯玉米再加上当地的陈皮、酸梅干,少许冰糖一起熬煮,研制出了一种酸甜爽口的饮品,并在村里的姐妹间进行分享,大家都非常喜欢喝,尤其夏天的时候,提前做好冰镇在冰箱里,中午或者下午从地里劳动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喝上。

爽口的鲜饮

爽口的鲜饮

油米村

我下面分享一下油米村的情况。油米村相对比较偏远,我们刚开始从丽江去油米村的时候,要先坐车,然后换乘船渡江,再换乘车,路上差不多需要八九个小时的时间,早上八点钟出发晚上七八点钟才能到,所以每去一次都特别不容易,现在路况倒是比之前好了很多。我们目前在油米村开展的工作主要是文化方面的梳理和研究。

远看油米村

远看油米村

说起油米村的缘由也非常的有趣啊,曾有一种被自己忽悠了的感觉。记得当时我在网上查阅资料,对这个村子的向往是他们那平顶的土掌房,可以走天路的那种,从你家房顶可以直接跳到我家房顶,特别美,想要去见识一下。后来去了才发现,其实他们这个村分为油米上村和下村,总的有八十四户人家,每一家的房子都是隔开的,走不了天路呀。当时去油米村天路是没走,但见识了我们油米村的三大碗啊,一碗自产白酒,一碗自制苏尼玛,一碗清茶。

油米村老建筑

油米村老建筑

油米村也是纳西族,他们通常说自己是纳西族摩梭人,是纳西族的一个支系。油米村里有三大姓氏,姓杨,姓石,姓阿。图中这几位都是油米村的东巴,他们现在还有文字,东巴象形文字跟农耕这块的关系也是比较紧密的,很形象的字体,而且在东巴文化里也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等。

东巴捏制的面偶

东巴捏制的面偶

油米村的东巴文化得到了很好的传承和保护,村里每年都会做各种各样的东巴仪式。东巴们在做祭祀活动时候会根据不同的仪式需要,捏制不同的面偶,举个例子,做消灾仪式的时候,东巴们捏制的面偶会代替家里的人去承担一些灾祸。如果你家里有孩子要出远门读书,在他离家之前就要提前给他做一个消灾仪式。做消灾仪式是希望他一路出去顺利,没有任何的阻碍。这时,他们就会用家里这个孩子日常穿过的一些旧衣服,制作一个假人,然后把这个假人送到离家比较远的地方去,让它代为消灾挡祸。

油米村的“转山”祭祀活动

油米村的“转山”祭祀活动

上图是过完油米纳历新年后祭拜山神,转神山的活动。他们的纳历新年就和我们汉族的春节一样,只是在时间方面比我们的春节早一个月。他们过新年的时候,外出务工的家人也都会回来,特别的热闹。

猪膘肉,为什么会和大家分享这个呢?我不太知道大家之前有没有接触过,这个猪膘肉是当地比较传统的一种腊肉,制作程序比较讲究。现在村里制做这种传统腊肉的人家已经越来越少了,以前每家每年都会做两到三头,但现在基本上都是一头,要么就是没有做了。东巴家里目前每年都还在做一头猪膘肉,因为他们过年的时候要去给东巴师傅拜年,那个时候你必须要带一圈猪膘肉的,所以现在东巴家里依然保持着做猪膘肉的传统。

从油米村远眺无量河

从油米村远眺无量河

最后我想给大家分享这几年在乡村工作的一点点感受。

  • 做社区工作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学会尊重他们,要做到真正的入乡随俗。
  • 要明确自己的定位以及对社区伙伴们的定位。
  • 如果我们是去开展项目的,更多的是要看社区村民的意愿,如果说大家有这样共同的意愿,想要一起去做一个事情,这是最理想的,项目开展的过程也会比较的顺利且彼此受益。
  • 社区及伙伴们的成长就如同我们机构和个人的成长一样,都需要彼此的陪伴。

文章来源:行动源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