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话养生 > 一个挑剔消费者的自白: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很难

一个挑剔消费者的自白: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很难

image_1575635915.611727

天天做的成都名小吃“冰粉”

认识天天是在2018 年底沃土农耕学校组织的广东游学,当时写了一篇文章《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青年》,讲述我接触的17 位有意返乡的沃土青年,他便是其中之一。因为都是成都人,所以我们偶尔会见面,吃个饭,聊个天。我原本打算采访他,然后写一篇《挑剔的消费者》,没想到他主动投来了一篇稿件。没到 10 点,他把稿子发来就睡觉了。我大半夜怀着好奇心看完稿,记住了“其实最好的补是清心少欲,早睡比啥都好”这句话。在这里,我祝福每一个转型到生态农业中的人。

上次在成都生活市集见到有机会网主编张茜的时候,她说要采访一下我,选题是挑剔的消费者。我当时就本能地质疑了她:我算挑剔的消费者吗?我哪里挑剔了?后来想了一下,我好像是比很多人焦虑。

成都的天气到了秋天就开始有点阴郁,我多年在四川盆地生活加上早年的持续不良生活习惯,导致有点阳虚,还有点肝郁。这可能就是我成为了他人眼中挑剔的人的原因之一吧。我的这种挑剔,有时候是对人的刻薄,有时候是对事情的较真,有时候是对自己的不放过。表现在食物上面,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总是想穷尽一切细节和源头性的问题,有时候像发出一系列的“天问”。

以前还只是对地沟油这类的初级社会问题的关注,后面发现坑太多,简直防不胜防,好好地吃一顿饭,简直要把自己逼迫成长为一个科学家。读大学和有“正当”职业的时候,总是觉得食堂虽然口味差一点,但至少食品安全还是有保障的,偶尔出去换换口味也无妨。后来辞职不干了,就有时间在家自己捣鼓一些东西,虽然吃货的天赋造就了下厨的原始动力和一丢丢的做饭手感,但是自己还是挑剔自己,嫌弃自己。于是一边多去吃,一边也想要解决这个问题。

image_1575635875.027827 image_1575635878.023680 image_1575635872.073864

image_1575635919.972318

天天搞研究

有时候我们的表达取决于我们接受过的东西,比如语言文字,比如绘画和书法,等等,当然吃也是这样。对于一个不吃麻的人,你跟他说麻——中麻——特麻——老麻的区别,犹如鸡同鸭讲,根本无法沟通,而不吃麻的人也是做不出麻婆豆腐的。在烹饪学校学习的时候,遇到一个不吃麻的福建同学,他就无法理解这个麻,因为只要放了花椒,他说吃所有的东西就都是一样一样的了,这是后话。

吃得多了,渐渐的也就有了一些觉悟,晓得啥是对的口味,哪道菜跟哪一家的味道不一样,再想一下为啥不一样,不一样在哪个地方。有时候可能是醋的比例不一样,有时候可能是醋的来源不一样,四川人爱吃的就是保宁醋,而其他地方的人可能是陈醋或者甜醋。出于对知识的渴求(其实是闲得发慌),我报了一个厨师培训班,要做就做到我能达到的极致,所以我报了川烹非学历教育的最长的一个培训班。用了半年的时间,坐地铁转校车每周五天来往于家和学校之间。这种对自己的狠劲,在外人看来好像也是比较“挑剔”吧,他们估计会想:“对自己都那么狠,对别人肯定也是容不下的吧。”

在川菜领域里面,提到“烹专”,是个极致的概念,这个学校走出了很多很多优秀的川菜大师,也是唯一的学院派,学生更是各大川菜酒楼的扛把子。院校合并的时候,他们把自己经营多年的金字招牌改成了一个野鸡大学的名字,现在招生还不如某东方。但是这种老单位有个好处就是底子扎实,虽然没有满口“您您您”的服务,但是教学过硬,培训班也有教授上课,很难得了。现在很多本科生都难得有教授。

我在这个学校学到了很多很多菜式,也基本掌握了原料处理,加工技法,味型调制,切配,上灶操作,还有做好一道菜应该有的心法。当然第一周是磨刀,相当于少林寺的挑水砍柴。

image_1575635880.246921 image_1575635889.996895

image_1575635918.074196 image_1575635907.201332

 

image_1575635883.186183

抄手、饺子、月饼、桃酥、馒头

学了半年的川菜,问题又来了。自己做,真的就干净吗?

当时还没有吃素的我,开始慢慢地了解食材的问题。最开始也只是停留在味精不能高温加热这样的小白问题。慢慢的各种挑剔来了,对动物性原料的区分,我现在不愿意多说,因为转素食了以后,这些功课就不用做了,真是省心又省事。

那就吃菜吧,吃菜多健康。鸡的屁(GDP)吃不得,牛放屁引起全球变暖,吃素拯救全人类。所以那段时间我吃了很多现在看来相当于毒药的蔬菜。

菜市场,那些豆腐制品、那些泡水的蔬菜,你知道是怎么生产出来的吗?我真的不想去妖言惑众,不想去引发焦虑然后抓住你的焦虑消费你的焦虑。用我母亲最无奈的一句话就是:“那咋办喃?大家都在吃哒。”我其实无法回答她的这个问题,绝大多数的人是没有办法解决这样的问题的,提出来引起焦虑,我又不能种菜给大家吃,说了等于放屁,一辈子学闭嘴,这是个好机会。

所幸,我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折腾,我在成都某著名寺院素食餐厅做义工的时候,遇到了几个有机农场的农场主,或大或小,但是通过接触都是比较靠谱的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谁比较可信还是有一定的辨别能力。虽然也有很多次不知道是盲目自信自己的判断力还是盲目地相信了对方,吃了不少的亏,但是我还是比较愿意去相信别人,不随时提防着别人其实真的很舒心。

通过这些农场主,我又和专门服务川渝地区小农以及有机农场为主的成都生活市集接上了头。生活市集一个月开一次,去买菜也相当于见见朋友。没开集的日子,就在爱生活家合作社选菜,有时候也直接找相熟的农户买东西。只要想办法,总能克服各种各样的困难。

天天在逛市集

天天在逛市集

感觉开了天眼,真好啊,原来不是我一个人这么作,还有这么多人陪着呢。后来我问张茜,大家都这样,你为啥还说我挑剔。她说我可能表现得很牙尖(编者注:伶牙俐齿或尖酸刻薄)吧。成都生活那么多年,是有点牙尖,其实不好,但是我都这把年纪了,也不想改了,听不得是对方难受,我说了我不肝郁,我又不是乱说,为啥子不能说。于是,继续在讨人厌的路上一路狂奔。

在这期间,我又经历了家里的水和空气质量的改善,真的很不容易,反正一言难尽,也不想多费口舌。

主食,主要的食材,调料,油,基本都被我折腾完了,终于在家就能实现想吃的花样了,家里的厨具也摆不下了,我一个人住也换了600L的大冰箱了,该消停了吧?

并不。

image_1575635898.026544

我在想,哪里来的健康食材呢?都说你吃的东西造就了你,我就想知道这些东西是哪儿来的,是怎么来的。只认识这些农场主还不够,在知识的海洋里,我要做个潜水的妖精。于是我就去北京,去一个有机农场,学了一年的生态农业。这个学校教很多东西,但是不教具体的种地。我们玩泥巴、玩堆肥(其实就是shi),作为学渣,我最终啥都没有种出来。这个学校叫沃土农耕学校,在北京昌平天佑安农场,有200亩地,多是苹果树和大樱桃树,还有一些李子树杏树,一点点桃树和桑葚,还有只开花还没见到果子的梨树。我们17个人,在那儿爱恨情仇,也算是消磨了日子。

在农耕学校我不但是个学渣,对各种农法、各个农场也是一个挑剔的人。我们去看人家的地,总是喜欢踹两脚,看看腐殖质怎么样,然后掐人家作物的叶子,看含水量,有机会的话,我们还会去掏人家的土,看人家的蚯蚓粪和板结层。记得在学生物动力农法的时候,我们玩了牛粪,又跟随拜访了几个农庄。其中一个看上去很高大上,有接待大厅有展示厅有宣传墙,还有景观水池和造型。但是安排在那儿的午餐,一看一吃就不是自家的东西,一个农场招待客人吃的都不是自己出产的东西,本身就可疑啊。

然后我们被安排好路线参观,每个点位的介绍看上去都是天衣无缝的,但是都经不住准备好的说辞以外的知识点的提问。比如按照他们的介绍,他们每年投入的有机堆肥应该在千吨以上,而他们说不出来这么多的堆肥的来源甚至是运输方式。对蚯蚓粪的解释也难以令人信服,他们标榜自己的土壤非常好,因为那么多的蚯蚓粪摆在那儿,可是我们冰雪聪明的小姐姐说,有的土壤因为板结严重,导致蚯蚓钻不下去或者下面没有空气而集中在20cm以上的表层。更可怕的是,我们抓起他们大棚里面的土壤闻了闻,有股子说不清的味道,有人说是药的味道。

最后介绍的人,一再跟我们说他们已经投入好几千万,然而又怎么样呢?做生态农业是积德的事情,没这个心思就不要糟蹋。所幸,我的挑剔让我有了这些机会去学习。做个挑剔的消费者,容易吗?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很难。

在农耕学校

在农耕学校

各大平台的东西,我都有关注和比对,很多能消费的也都在自己消费着、体会着。今年年末,突然画风转了一下,我南下到广州,参与到连接消费者和生产者平台的工作,真是有意思。这些也是后话,以后张茜要赚稿费的时候,还可以找我做个采访,我又不是原来那个挑剔的消费者了,至少应该是个有相关从业经验的挑剔的消费者。

其实对我自己来说,也在逐步的使自己变得生态,广州正好进入冬天了,这个冬天商家包括很多著名的诊所,都跟你说要补,其实最好的补是清心少欲,早睡比啥都好。我真心希望自己最终能转变成一个生态农业的生产者,半农半X的提法很时髦也很诱人,但其实是一种贪念,跟“出走半生,归来还是少年”一样,凭什么?!

希望大家都能吃得好一点,吃少一点也没关系,最好再吃得素一点。其实,吃素,只要学会一些技巧,色香味和所谓的营养,是完全不成问题的。我这么挑剔的人都能接受,希望大爱和不那么挑剔的您也慢慢能做到。

此,我的自白。

2019-12-05,番禺。

文章来源:有机会网

有机会特约作者
有机会实名认证,特约达人陈薇。80后,使用研究有机护肤品6年之余,曾就职于一家有机茶企业担任品牌运营。喜好简单健康的乐活方式。热爱煮食、手工制作、旅行摄影、插花小画、香薰皂等。目前在读营养师二级。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