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小泽纪美子:日本的自然、环境和教育

小泽纪美子:日本的自然、环境和教育

本文根据 小泽纪美子在“中国自然教育大会 第六届全国自然教育论坛”的自然教育学科研讨会《日本的自然、环境和教育》整理而来,未经本人确认。

小泽纪美子:东京学艺大学荣誉教授,东京学艺大学荣誉教授,日本可持续发展教育学会副理事长,日本儿童环境教育学会会长。

小泽纪美子:东京学艺大学荣誉教授,东京学艺大学荣誉教授,日本可持续发展教育学会副理事长,日本儿童环境教育学会会长。

大家好,我是小泽纪美子。很高兴能来到这里,和大家一起讨论自然、教育和环境教育的问题。我在环境教育领域已经工作了大约 50 年,最初的动力就是《增长的极限》这本书对我的触动。当然,在后来的岁月中,我在日本国内外接触到许多同行,他们也对我影响至深。

我想从日本的现代化谈起。在日本的现代化进程中,两个特别重要的方面都受到了破坏和改造:一是外在的自然(环境),二是内在的自然(人的内心世界)。认识日本的现在,应当要认真考虑这两个方面。在过去的 70 年间在这两个方面的认识和变化塑造了今天日本的自然和社会结构,包括自然、文化、社会、经济的相互关系。从教育的视角来看,有三个关键词需要关注,即热情(Passion)、动力(power)、伙伴关系(partnership)。

首先请允许我介绍一下日本的自然特征。大家都知道日本是一个灾害频发的岛国,位于亚洲季风区的影响范围内,覆盖了从副极地气候带到副热带气候带的气候类型,有着丰富的植被、食物、居住形态和文化多样性。

社会、文化、经济和自然,

交织而成的可持续发展,

其实就蕴含着这样共生、循环的思想。

屏幕快照 2019-12-13 下午7.24.21

这里展示了三个日本汉字:森、水、土。这是从中国传来,经过日本化的汉字。这三个汉字反映了日本人对人与自然关系的认识,即共生和循环。日本有一位哲学家叫梅原猛(他今年刚刚去世),他就是这种强调人与自然共生,人与自然循环的哲学理念的倡导者。他认为,“森林中蕴含的思想可以拯救人类”,现代文明应当从(传统的)“森-水-土”共生和谐的哲学中寻求救赎之道。这种思想能够引导我们走向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我们看由四个要素,社会、文化、经济和自然,交织而成的可持续发展,其实就蕴含着这样共生、循环的思想。

屏幕快照 2019-12-13 下午7.24.28

实际上在日本的传统哲学里面有这样一个思想,就是山川草木皆有佛性,世间万物都是佛。当然这个思想是从中国很早的时候传过来的,就是万物皆有灵的认识。日本人通常认为,世间万物,不管是眼睛看得见的还是看不见的东西,实际上跟人类一样,都是有灵性的。

这种灵性—“可持续性”—是埋藏在时间里的、从过去到现在再向未来发展的、传承的脉络。

屏幕快照 2019-12-13 下午7.24.35

我们的思考和行动必须有三个面向,

即面向历史,面向当下,面向未来。

因此,从日本的经验来看,环境保护也好,环境教育也好,可持续发展也好,我们的思想和行动都必须要从过去(历史)中学习,要更好地理解当下,还要向未来学习。或者说,我们的思考和行动必须有三个面向,即面向历史,面向当下,面向未来。

例如,日本的屋久岛从江户时代开始就形成了以“屋久杉”的开发利用为基础的经济体系,在自然和自然资源方面经历了:1.保护,严格地防护起来;2.保全,完全禁止开发;3.保育,有计划地管理利用等阶段。

屏幕快照 2019-12-13 下午7.23.42

另一个例子,奈良吉野的金峰山寺。日本的这种寺院挺多的,有山、有水、有林。三年前我曾经跟这里的和尚讨论“修验道”和自然保护的关系。在山上有一座关于水的神社。古时候,日本人认为水因山而丰盈,而丰富的水能够让水稻生长,到了秋天水就会回到大山里。因此,水神、山神和稻神是一体的。

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日本的环境省在2014年颁布了《水循环基本法》,旨在“保持或恢复健康的水循环过程”。另一方面,日本还把水的保护和山的保护活动结合起来。日本人将山视为清洁的空气和水、各种生物、以及人的心灵的依托,是“每一个人的共同财富”。基于此,2013 年发起了“山是大家的财富”宪章活动,作为山区利用和开发的指导纲领,包括“谁使用谁付费”、“为自己负责”、“环境教育”、“登山者行动导引”等方面。

在日本的这些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历史、现在和未来的交织,看到人与自然的共生和循环。

自然和人应当是一荣俱荣,

一损俱损的关系。

在日本谈到的自然教育和中国的起源可能是一样的,都来自理查德诺夫的书《林间最后的小孩》。我们都知道这本书让我们形成或重新认识了一些概念,如“儿童野性的丧失”,被“过度包裹”的儿童,缺乏自然体验的儿童等等。我们已经认识到,自然是生活的起点,自然体验是学习的基础,自然体验并不是可有可无的。

日本的哲学家宫泽贤志在一部童话里曾经表达过他对人与自然相处之道的认识。在过去,农地常常会在一些合适的地方自然形成,比如易于耕作,离森林比较近,有干净的水源,有充足的仰光等等。基于此,我们可以认识到,我们不可能一边破坏自然一边享受自然的惠泽。或者说,自然和人应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例如,佐渡的自然保护活动。佐渡的农民在中国的帮助下,完全改变了耕作方式,来保护当地生活的朱鹮。这个案例取得了很好的成果,佐渡被登录为世界农业遗产,目前有 400 多只朱鹮生活在佐渡。这是在今年 9 月底拍到的朱鹮从天空飞过的照片。

另一个例子是我个人最喜欢的日本传统风景,京都的三山町。可以看到漂亮的茅草屋顶。这个地区所有的居民都住在传统的木造的、茅草屋顶的、具有很高火灾风险的住房里。在这里,传统的民居和社区被很好地保全下来。

环境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

旨在重建人与人、人与自然、

人和地方、人和文化/历史、人和地球的关系。

目前我们的教育都是分割的教育形式,接受这样教育的学生很难进行整合的思考。因此,教育是需要转变的。在日本,我们可以看到环境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的这种转变过程。日本的环境教育最初是针对公害问题发展起来的,关注污染的治理,关注“外在世界”的破坏带来的问题,采用分析式的思维方式和社会科学的方法,旨在达成“零污染”的目标。;在第二个阶段,日本试图将“自然”和“环境”的概念融合起来,不仅关注“外在世界”也关注“内在世界”,采用综合的方法解决环境问题;现在可以称为第三阶段,试图建设和创造一个具有“可持续性”的社会,采用整合的、整体的方法来应对环境问题。正如 2014 年中央环境审议会(我也是其中的成员)所提出的,要建立一个环境和生态文明的社会。

我们可以看到其中思想脉络的变化。从如何防止环境的破坏,到如何与自然和环境共存,到如何创造可持续发展的地方和社会。在这个过程里面,还可以看到分析—综合—整全的理念变化。这也是日本环境教育向可持续发展教育转向的过程。

1990 年日本文部省通过发布教学指导材料的方式,全面实施环境教育。当时的教学材料清楚地列举了通过环境教育准备达到的目标(能力和态度)。这些目标受到当时英国的影响。同时,日本环境部建立了一个工作小组,讨论环境教育如何面向可持续发展,并向中央环境审议会提出了报告。我是当时这个小组的主席。报告对面向可持续发展的环境教育提出了一些认识。

我们可以对照 1999 年日本环境部出版的报告和 2004 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教育十年中提出的内容。当时,我们认为环境教育的内容应当包括至少 4 个方面,即自然的运行机制、人类活动对环境的影响、人类与环境的关系、关于人与环境关系的文化和历史。在这里我认为应当特别关注的是“地方意识”。根据 1993 年的环境基本法,日本制定了环境教育推进法。我也是这一法案制定小组的主席。后来该法案还经过了 2003、2011、2018 年的数次修订。

屏幕快照 2019-12-13 下午7.14.07

通过文部省和环境省的这些工作,日本的环境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形成了前后相续的关系。基本上,我认为环境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旨在重建人与人、人与自然、人和地方、人和文化/历史、人和地球的关系。它们不仅提出了环境的议题,而且提出了“教育应当是怎样的”议题。环境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是以环境为主题的学习,能够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做出贡献。对于可持续发展的社会而言,有两个方面必须关注:一是人和自然的关系,二是人和人的关系。这两方面的内容如我的展示所见。

我还想简单地呈现一下日本环境部和文部省为推进环境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而开发的一系列教学材料。例如,这是环境省开发的材料,无偿提供给学习者,其内容也得到文部省的认可。内容分为四个领域,即共生社会、自然和谐型社会、资源循环型社会和低碳社会等。每个领域按照不同的发展阶段来组织内容,即知道和理解、技能和行为、思考和判断。

需要指出的一个方向是2018年7月日本最新修订的“综合学习时间”的课程指引,在学校里环境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主要在这个模块里开展。这个课程指引将会在2020 年正式实施,里面体现了一些核心素养的内容,旨在帮助学习者能够应对生活和社会的变动,比如“掌握有质量的生活必须的知识和技能”、“思考/判断/表达能力”、“培养学习力”、“学以致用”等等。

显然在这样的一个过程里,我们不能够再按原来传统的教育模式来组织课程。因此,需要特别强调主题式的、跨学科的、综合的方式来组织课程的内容,将现实中的发展议题、学校和地方的特色议题作为组织学习内容的主题。在这一方面,日本更多地运用通过行动研究的探究式学习来实现。这幅图展现了日本即将在 2020 年改订的国家课程中,综合学习时间里关于环境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的内容。

此外,我还想介绍一下三重县藤原町的经验,体现了我之前提到的“地方意识”的维度。他们的经验已经被总结出版,称为“区域中的学习场所-没有屋顶的学校”。

他们的理念是把整个町都作为学习的场所,“处处皆是教室”,让8000 市民,450 名小学生和 270 名中学生在这个学习场所中开展关于水的学习活动。

学生们走出教室学习关于本地的自然、历史、文化和人民的内容,把整个地区变成了体验和学习的空间。换句话说,整个地区成了儿童、家长和本地居民参与课程开发的“学校”。

这是去年在日本中央环境审议会上决定的第五个环境基本计划。在这个计划中,环境省明确地提出了建设面向可持续发展的、创新性的社区和社会的目标。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基于传统的哲学理念,森林、河流、村庄和海洋构成一个如图所示的循环结构。每一个地区可以根据自身特点,发挥自身特长,形成一个“自立分散型社会”,如同这里所示的“森+里+川+海”项目。

在环境教育中还需要关注环境伦理。利奥波德在《沙乡年鉴》中提出了“土地伦理学”,认为人们应当从“人类中心主义”转向“生物中心主义”,要把环境伦理的边界扩展到土地上(包括土壤、水、植物和动物)。

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学习方式,

通过合作来学习,通过体验来学习。

屏幕快照 2019-12-13 下午7.13.08

我还想谈一谈环境人才的培养问题。如图所示,日本人认为,环境人才需要有很强的意愿(热情)、有专业性、有领导力。这三个方面构成了环境人才的基本要素。环境人才的培养如图的T形结构所示。A是专业能力,B是跨学科的知识和广阔的视野,C是对自身专业和环境的连接性的理解。

培养环境人才需要强调基于体验的学习。例如,东海大学人间环境学系的课程计划就加入了环境体验的实习和环境保护的实习。如列表所示,这是四年的课程计划,在课程计划中当然有很多学术课程,但同时非常强调体验。如同照片里看到的,大学生们会到日本的北部、南部,去很远的地方、去不同地域特色的地方来进行体验。目前,日本的许多大学都有着类似的课程结构。

最后,作为结论,我想我们需要一种能够建设可持续发展社会的环境教育,具有6个方面的特征:一,基于地方的多样性和独特性;二,融合文化特点;三,多样的场域;四,结合科学知识;五,推动社会变革;六,多样的人才培养策略。

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学习方式,通过合作来学习,通过体验来学习。我们需要强调学习的过程,促进行为改变,强调对话、参与、合作和情感表达。当然,应当把“森林哲学”作为基础。我们不能仅仅学会学习,还需要学会如何作为人类与其他方面共同生活。如同联合国在1996年的著名报告所言,“学习,财富蕴藏其中”。要学会知道,学会做事,学会共生,学会做人。这个过程可能很缓慢,但会是彻底的。

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自然教育论坛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