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农村垃圾分类太难了?别慌,他们有这些妙招

农村垃圾分类太难了?别慌,他们有这些妙招

屏幕快照 2019-12-13 下午7.06.29

与城市相比,传统农村有着推行“无废”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

记得小时候,吃不了的东西可以拿去喂猪、鸡、鸭子,粪便返回到田里,形成良好的循环;落果、秸秆等有机垃圾,几乎家家户户都会进行堆肥。

但时代变迁带来了生产生活方式与消费观念的巨大变化,农村无法处理的各种垃圾越来越多,随意倾倒垃圾、垃圾围村的现象日益严峻。

2016年,住建部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城市垃圾每年清运量1.79亿吨,农村垃圾每年产生量是1.5亿吨左右,而城市的垃圾处理率可达90%多,农村垃圾处理率只有50%左右。

以往的垃圾投放处理方式,已不能满足农村生产生活的需要,如何破解这一难题?

11月19-20日,万科公益基金会举办了“社区废弃物管理论坛”。本次论坛还举行了6个分论坛,聚焦废弃物管理6大关键议题,其中一个分论坛为“农村社区废弃物管理”。

分论坛邀请到了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研究中心主任常镪、北京泽乡惠众生态环境研究院创始人唐莹莹、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东阳乡乡长刘德意、零废弃村落发起人陈立雯、贵州省贵安新区综合行政执法局业务科科长卢春生和北京慈海生态环保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张兰英。

这些发言嘉宾来自学术界、社会组织和政府基层管理部门,虽背景各异,却都不约而同强调农村废弃物管理中的“整全思考与精细操作”,二者缺一不可。
来自北京、江西、贵州等地的实践案例,让与会者看到了现代化背景中的乡村社会虽面临垃圾挑战,却有其自身内在活力去调试与回应。

常镪:农村废弃物处理的优势

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研究中心主任常镪,发表了题为《废弃物处理与乡村整全发展》的演讲,指出农村废弃物处理有着天然优势。

他从儿时的经历出发,介绍了农村废弃物的循环应用有着丰富的场景:基本每家每户都有一个菜园,一个堆肥厂,一个茅厕;粪尿进了茅厕,担大粪浇到地里;基本没有塑料,塑料袋会用很多遍。

但随着时代变化,塑料及包装、化工洗涤用品、地膜、棚膜的大量使用,食物浪费,湿垃圾大量增加,衣物过剩,尿粪废弃等破坏了这种传统的良性循环。

他指出,废弃物处理是乡村振兴、整全发展的最有效抓手之一,是乡村振兴发展的突破口,生态宜居的基础,绿色产业的起点,乡村治理的镜子,更是乡村文化的载体。要重视乡村治理,用整全观念多方联动处理废弃物,打造“小而美”的乡村。

唐莹莹:农村垃圾分类的兴寿模式

北京泽乡惠众生态环境研究院创始人唐莹莹分享了《农村垃圾分类的”兴寿模式”》,讲述了垃圾分类实践从0到1,从一个辛庄村到一个兴寿镇的探索历程。

北京昌平区兴寿镇从2016年开始在辛庄村探索农村垃圾分类的技术和方法,形成了一套接地气、可操作、易推广的农村垃圾分类“兴寿模式”,目前已经在全镇13个村得到有效的推广。

垃圾减量达到60%左右,村民参与率、知晓率达到95%,正确投放率达到80%以上。

她将“兴寿模式”提炼为六点:

1、撤点建站,垃圾不落地。撤掉垃圾桶,建本村垃圾分类站;

2、党建引领,宣传引导,村干部做宣传教育;

3、倡导源头减量,两统两箱分类;

4、定时定点上门回收;

5、环保酵素的制作和使用;

6、因地制宜、变废为宝。集中收集农业废弃物、落果,和垃圾搅拌做堆肥。

她表示将继续探索“兴寿模式2.0”,并从垃圾治理一步步走向生态乡村建设,努力打造一批“垃圾不落地、污水不入土、田园无污染、产业有链条、治理有体系”的新时代乡村。

刘德意:垃圾分类的经济账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东阳乡乡长刘德意讲述了垃圾分类在东阳乡的实践经验。

2018年12月,东阳乡启动垃圾分类。到2019年5月底,全乡12个村垃圾分类工作全面铺开。目前农户分类知晓率达到90%以上,分类准确率70-90%,通过简单的干湿两分法,湿垃圾堆肥资源化,运往填埋场垃圾减量达50-60%。

刘乡长还算了一笔垃圾分类的经济账,分类前垃圾处理年费用是212.25万元,分类后是每年228.7万元,平均每人仅增加约5元,垃圾分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陈立雯:一个海归的垃圾分类实验

来自零废弃村落的陈立雯,以东阳乡为例,讲解了垃圾分类治理体系的保障和长效机制。

她介绍,东阳乡垃圾分类有从上到下的监管。东阳乡充分发挥乡党委政府、行政村村委和垃圾分类企业“三驾马车”的合力,从管理到后期保障,社会管理、硬件设施的到位,打造了一个体系的保障,在管理上实现可持续的运行。

卢春生:农村包围城市

贵州省贵安新区综合行政执法局业务科科长卢春生介绍了贵安新区生活垃圾分类的实施经验。

他总结了做好垃圾分类的四个工作策略:

1、舍得,舍得投入人力、物力、情感;

2、情感策略,和村民交朋友,比如利用端午节时,组织村民包粽子比赛,利用各种方式跟村民加深感情;

3、认得,把一些好的做法固定下来;

4、值得,让村民觉得做垃圾分类这件事情是有意义的,把“要我做”变成“我要做”。

他表示,可以把垃圾分类工作作为村里面谋发展的重要契机和平台,吸引社会人士,整合资源,让村里获得很好的发展契机,带动村里的经济发展。

张兰英:整全思考与精细操作

有十几年废弃物治理经验的张兰英,从努力与现实、分类与处理、管理与治理、末端与前端、整全与部分五方面,分享了她关于农村废弃物处理的整全思考与精细操作。

她指出,随着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如今农村垃圾中的塑料等不可腐烂垃圾的比重越来越大,是无废的主要阻力。现在的废弃物管理工作只是强调前端的分类、中端的运输和后端的处理,但是还需要往上溯源到消费端和生产端。要关注生产端的减量、消费端的生活改变,然后再谈前端的分类、收集转运,才是一个整全的思维。

通过解决垃圾问题,整全处理农业、农村、农民三个关系,结合乡村的特点和传统,找到一条路径,更好地推动乡村走向可持续的社区。

正如嘉宾们说的那样,农村废弃物治理不仅仅是治理垃圾,还关乎乡村整体规划,与农民生活、乡村经济发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管理好废弃物,抓住乡村转型发展的重要契机,才能建设新时代美丽乡村。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的美好农村,又有谁能不爱呢?

文章来源:万科基金会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