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中国乡村转变为零污染新村革命——南华早报对莲塘零污染生态村报道

中国乡村转变为零污染新村革命——南华早报对莲塘零污染生态村报道

2

在全国80个乡村(社区)推广践行零污染建设后。谭宜永发现自己的家乡反倒是最难搞定的。酵道孝道团队,2019年年初在团队负责人谭宜永的带领下,回到湖南莲塘;从捡垃圾开始唤醒沉睡村庄开始改变,人与人之间变得柔和有活力。在回村的两个月时间里,团队从村庄房前屋后和田间地头清理近20吨垃圾。

“如何将人类对环境的影响降到零?”——这是位于中国中部的一个小山村正在带头解决的现代社会的一个重大课题。

湖南省郴州市桂阳县荷叶镇潭溪村莲塘,目前剩下约30名留守村民,且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其他人都陆续离开家乡,在城里打工或居住,享受那里的便利生活。

2019年2月返乡青年,谭宜永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地方,这次他的返乡遇到了大多数人的不理解,家人的反对。为什么呢?因为他决定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山村好不容易培养的一位走出去的大学生,创业青年怎么能又回到这个穷苦的小山村呢?回来干什么呢?面对家人、朋友、同事、乡亲们的质疑。谭宜永并没有解释,不放弃。他很清楚这次返乡意味着什么,把家乡建设成“零污染生态村”。莲塘零污染生态村,只是全国320.6万个村庄的其中一个。

在2013年,谭宜永就发起一个名为“酵道孝道”的非营利组织,推广环保酵素、零污染家乡建设、健康养生方式——一种利用厨余垃圾发酵而成的酵素,可广泛的用于日常生活、农业和大环境、家居清洁等各个方面。

2016年,该组织聚焦中国农村,经过与几十个社区合作后,谭宜永和他的团队现在正在他的家乡莲塘村推广零污染概念。他们首先花了两个月时间从房前屋后及田间地头收集了20吨垃圾。谭宜永估摸着说:“这可能是堆积了几百年的垃圾。”

几十年来,为了省事,莲塘村居民都把垃圾随意丢弃在房前屋后的灌木丛或沟渠里。政府在村口设置的一个大垃圾桶基本上形同虚设。若是投进垃圾桶,装满后还要打电话出钱请人将垃圾运到最近的垃圾填埋场去。

中国政府已经在46个主要城市推行垃圾分类管理系统,以缓解垃圾填埋的压力,但这套系统和法规还没有到达中国的农村地区。根据农业部的数据,中国,全球第二大垃圾生产国,其农村地区约20%的垃圾仍未得到妥善处理。

在年初发起的全国零污染农村建设前,莲塘村所在的荷叶镇政府一直在鼓励村民每月打扫一次自家房屋和公共区域。但路边仍然可见塑料袋、烟头和其他不可回收的垃圾。

谭宜永说:“目前是我们亲自动手在做这些,但我们的目标是影响居民,并最终让他们自己照着做。”谭宜永的团队在莲塘村有7名全职员工和4名志愿者。经过两个月的清理,该团队开始教村民如何将垃圾分为五大类,如何利用蔬果废料制作环保酵素,以及如何将厨余进行堆肥。

该组织向村民们租赁了一些农田和池塘,展示有机农场,种植蔬菜、水稻,莲藕等。

“他们来了真好。过去我们只是把垃圾扔得到处都是。”村民说。

据莲塘零污染生态村村庄负责人,丁勇介绍从9月份开始,莲塘生态村只叫人来过一次清运垃圾。以前都是三天就要拖一次垃圾走。因此,从村里运往垃圾填埋场的垃圾数量大大减少。他说:“我们把所有的厨余垃圾都加以利用,并将可回收利用的废弃物卖掉,所以外运的垃圾所剩无几了。”

60出头的村民李国峰对这个项目非常热心。“他们来了真好。过去我们只是把垃圾扔得到处都是。现在他们教我们怎么分类处理。我们的村子干净多了,”他说。

李国凤是莲塘村唯一一位还在亲自种水稻的村民。和其他家庭一样,她也免费领到了一个大桶,借助红糖和水,将新鲜的厨余垃圾制作成环保酵素。她刚刚还向丁勇又要了一个桶,接着做第三桶酵素,因为她和丈夫决定用自制的环保酵素代替化肥。

这一小小改变,是团队伙伴足足费了六个月的时间才说服这对夫妇,丁勇介绍说。他现在正试图进一步教他们如何在清洗锅碗瓢盆时也使用环保酵素。

“他们没法理解环境荷尔蒙等高深的东西,但我们会用结果说服他们。”“酵道孝道”莲塘零污染生态村负责人丁勇说。

“将一份洗洁精,一份酵素和十份水兑起来用,清洁效果会更好。更重要的是,洗盘子的废水还可以用来灌溉植物。植物会长得更好!”他向李解释道。“洗澡时,沐浴液也可这样兑着用。”他补充。

丁勇告诉《南华早报》:“他们无法理解环境荷尔蒙等名词,但我们会用结果说服他们。”

丁勇很欣慰村民们不再把他视为搞传销活动。他说:“一开始,他们向镇政府和派出所投诉我们——一群来自城市的人操着普通话,向他们讲述环境保护和健康——这对他们来说闻所未闻。”

“我们从捡垃圾开始,为村民们做免费午餐。他们还认为我们是某种传销组织或旅游开发商——要知道,人们在得到免费的东西时会产生怀疑,”谭宜永补充道。

“但到目前为止,他们至少已经接受我们了。一些村民正试图按照我们推广的方式来践行,用环保酵素种植农田。”

莲塘村只剩下20位留守老人,但人们希望绿色倡议能吸引年轻一代回乡。

荷叶镇镇党委书记肖瑛,积极支持莲塘绿色倡议并希望能成为当地其他村的榜样。

近年来,垃圾处理的压力越来越大,全乡每天收集垃圾15至20吨。

“镇上有三个垃圾填埋场,都已接近饱和。所以我们现在正在建一个焚化厂,明年就要启用了。”肖书记说。“希望莲塘村的经验可以在其他村庄复制。”

据谭宜永介绍,他在建设其它零污染村(社区)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却发现自己的家乡莲塘村比其他村庄更难转变。他说:“这可能是最难说服的一个村,因为这里人太少了——正如我们所说,这是一个‘空心村’。”

“大家都走了。还好,永永回来了。如果有更多的人来就更好了。”莲塘村民卢冠荣说。

中国近几十年来大规模的城镇化,让许多村庄经历了大量村民外流,寻求更好的就业机会,也看到了更好的前景,却抛下大量的闲置土地和空房。

莲塘村有90亩耕地(即6公顷,合14.8英亩),但大部分都荒废了,因为留守的村民大多都是65岁以上的老人了。她们也耕种不了这么一大片土地了。

谭宜永希望,这个村庄做到垃圾污染最小化,也许可以吸引年轻一代回乡。90岁的村民卢冠荣也希望如此。

她是莲塘最年长的村民,一个人住在一间破窗户的砖房里。她有好几个孩子和好多孙子,但他们每年只回来一两次。“大家都走了。幸好他回乡来了,真高兴!”她说,“如果有更多的人回来就更好了。”

本文刊登在《南华早报》:零污染村庄革命,逐村铺开

https://www.scmp.com/print/news/china/society/article/3039058/converting-rural-china-zero-waste-revolution-one-village-time__

图文来源:南华早报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