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发现 > 王澍:50年后,人们都会住在村子里

王澍:50年后,人们都会住在村子里

正如所有伟大的建筑一样,王澍的作品能够超越争论,并演化成扎根于其历史背景、永不过时甚至具世界性的建筑。

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实在令人困惑:它有24米高,外立面超过2万多平方米,墙面看起来很不平整,里头堆砌着包括青砖、红砖、偏白、偏灰、偏青的瓦片、烧坏了的暗红色瓦片、龙骨砖、破碎的瓦缸片、雕花的屋脊砖在内的20多种从当地回收来的废弃旧砖瓦。施工的时候,整个外墙都是蒙起来的,每一层脚手架只有三米高,只能看到局部,连工人都不清楚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施工完毕,甲方从顶上往下拆了三米就停了,“吓死了,大家就觉得这个是不是一大怪物出来了。”

这个“怪物”是宁波博物馆,而它的设计者是建筑师王澍。甲方当即给王澍打电话,在揭开这个“怪物”的面纱之前,能不能请他来给市民们做个公开讲座,讲讲这个博物馆的设计理念,好让市民们有个心理准备。事实上在设计方案刚出来时,甲方也不接受,“我们设计的这个地方,新的CBD,我们宁波人管它叫‘小曼哈顿’,可是你用了这么脏的材料做了这么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放在这里,跟‘小曼哈顿’的感觉完全不相称,你到底怎么想的?”

1

这和王澍另一个作品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刚面世时备受争议相似,象山校区一期在2004年落成后一度被业内称为“杭州市里能找到的最难看、最丑的建筑”。尽管它们在后来都被接受、认可,直到2012年,这样的争议才彻底没了底气。这一年,王澍获得建筑界最高奖项“普利兹克建筑奖”,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中国籍建筑师,评语这样写道:“通过利用回收材料,他向世人传达了谨慎使用资源和尊重传统与历史的信息。”、“正如所有伟大的建筑一样,王澍的作品能够超越争论,并演化成扎根于其历史背景、永不过时甚至具世界性的建筑。”

获奖后,来找王澍做设计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都提出了相似的要求:能不能来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眼球都掉下来的设计。今年56岁的王澍留着寸头,穿着黑T恤、黑牛仔裤、黑运动鞋,坐在中国美术学院的咖啡馆里告诉《人物》记者:“我一向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的事,因为我做的东西从来都不是这样的……我的作品表面上看甚至有点含蓄,看不太出来它怎么惊世骇俗,但是做完之后,很多人可能说灵魂深处会被震撼到,那才是我的作品。”

事实上,王澍近几年的创作变得越来越含蓄,表达也越来越内敛,它们看起来都用了相似的朴素的材料——无非是土、木、石、瓦、砖,建造手法也比以前更低调许多,「那种刺激的东西减少了」。他的个性也变得更为温和,更有韧性。学生时代他曾放话没有老师能够教他了,大二的时候就写了一篇批评包括梁思成、他的硕士导师齐康在内的十几位建筑大师的文章,总之,“随时处在战斗的状态之中”。如今他意识到“激烈的斗争表面上有的时候会让你自己痛快一下,但是它不解决问题,”他不再会因为做得不顺而愤怒离去,“现在我会坚持斗争下去,而且我最后一定会达到目的。”

2

谈建筑

它是这个文化里出来的,就地取材,朴素自然

《人物》:在你看来,什么样的建筑才能称之为美的、好的建筑?

王澍:因为现在全世界已经变成一个比较容易开放的状态,大家见到的建筑特别多,而且是在各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之下的,所以什么建筑是好的建筑,现在越来越难以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对我来说,我觉得好的建筑肯定是要能够扎根在某一个地方,它就像从土里长出来一样的,它不是那种流行的、商业的那种全球化的那种形式,它实际上是有它自己文化的根源的,它更自然、更生态,它整个建造的逻辑会很清楚地进行表达,而不是用来表演的。

什么建筑是好的建筑,比如在中国,几乎中国所有的传统建筑都是好的建筑,中国所有的现代建筑里面好的建筑是非常非常少的,大部分都是垃圾。我在任何马路边上看到的一个老的农舍都是非常好的,它是这个文化里出来的,就地取材,朴素自然,符合它特有的生活方式,所有东西都是真实的表达,你能看到一种真正平静的美好的生活状态,而且它能够存在很久,它克服了时间,按照今天的话来说,真正可持续存在的一种状态。这种是我评价建筑的一个标准,不论是传统的建筑,还是今天现代的建筑,我都用同样的标准去衡量它。

阅读全文请点击这里

图文来源:人物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