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北大才子守护河流14年,和一群“阿宝”种出了最生态的水稻

北大才子守护河流14年,和一群“阿宝”种出了最生态的水稻

“拯救河流迫在眉睫!”喊出这句话的人叫余剑锋,他是民间公益环保组织“公众河流”发起人,也是生态农业种植基地“阿宝农场”发起人之一。

生态种植示范基地“阿宝农场”

生态种植示范基地“阿宝农场”

90年代初他从北大经济系毕业,在重庆一家会计事务所工作,业余时间开始加入一些民间环保组织,做一些环保工作。

2002年,他辞职在重庆绿色志愿者联合会做了一年无薪酬工作。后来因为家庭经济原因,又跟朋友合伙开了会计事务所,期间他一直在工作和环保之间折腾不休。

2012年,他创办了民间环保组织“公众河流”,把会计事务所的工作委托给合伙人,开始全身心投入环保事业。

“我的选择是遵从内心和力所能及的原则,做环保比其他事情让我安心。这不是一个人的事,值得我去投身它。”

“这些年重庆经济增长很快,伴随而来的是严重的环境污染。我们在重庆做河流调查,举报监督污染企业。”

从小生活在小河边的他,对河流有特殊的感情,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自由流淌,清澈的河水。

他希望找到一条河成功治理后,作为宣传典范,重庆大学资环学院教授袁兴中向他推荐了位于金刀峡镇偏岩的黑水滩河。

这条流经古镇的河水,虽然四面青山环绕,但河道也被生活垃圾堆满。拯救它,也是在拯救古镇文化,所以“公众河流”的示范点就落在了黑水滩河。

为了解决生活垃圾随意倾倒的问题,要对家庭垃圾做到源头减量和控制。“公众河流”不定期组织志愿者和村民捡拾垃圾,清理河道。

最开始很多人并不看好他们的治理行为,当村子和河水变得干净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环保行动中来。

到后来,村民在农闲时间,就会自发出去捡拾垃圾,也极少有人会乱丢乱倒。

“公众河流”还在村里修建了专门的垃圾收集区域,分类放置生活垃圾。这种处理垃圾的方式,在基础功能更完善的城市都无法做到,但在这个小村子,它实现了。

有机垃圾制成农田化肥,没有利用价值的垃圾进行填埋处理,热值较高的垃圾做焚烧处置。

这样处理垃圾,减少了垃圾处置量,又提高了回收利用率,是目前最科学的一种管理办法。

“‘公众河流’到我们这里三年多,村里变得干净了。以前夏天蚊虫乱飞,现在已经很少了。”村民向我们讲述环保给生活带来的改变。

生态农业才能让环保持续

生态农业才能让环保持续

仅仅控制生活垃圾,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在农村,农药和化肥是污染的另一大元凶。

“除草剂、农药和化肥,经过土壤渗透到河里,人畜长期饮用这样的水,会生病。残留在食材上的这些有害物,我们天天都在摄入,这是很可怕的!”

坐在干净的农家小院,余剑锋说起化学污染,忧心忡忡

坐在干净的农家小院,余剑锋说起化学污染,忧心忡忡

“唯有改变农民的耕种方式,才能杜绝化学污染。然而这很难,中国农民这样种了几十年地,你不让用农药化肥,他们就不知道怎么种地了!”

“我想到不如来尝试生态种植,如果成功了,就会有农民尝试,才能真正回归原生态,让环保事业持续下去。”

14年底,他和林红、杨军三人发起了“阿宝农场”生态种植众筹项目,30多位同样关注环保和向往田园生活的人一起参与了项目讨论。

“阿宝农场”起名源于电影《功夫熊猫》,就像“阿宝”那样,即使天资平平也会坚持登顶,富有正义感,热爱团队。

两周之内众筹完成,租下的15亩地,是所有人梦想实现的基础。

林红是他在一次马来西亚公益环保行中认识的,她曾说:“人始终是自然生物,无论世界怎么发展,进化过程中我们DNA里就刻下对自然的眷念。”

生态种植对选址很严苛,它必须是与其他田地隔开的,而且要连片,这样即使有人用农药化肥也不会间接造成污染。

要有独立的水源,所以余剑锋在黑水滩河架了水车,把河水引流到“阿宝农场”的稻田。虽然每年夏季发大水都要损失一部水车,但做到了水源控制,才能长出好稻子。

不能使用农药,除草成了最繁重的农活儿。余剑锋在稻田边圈了一块池塘,养了一群鸭子,在稻子开花之前,由它们完成除草任务。

“鸭子除草很有用,但水稻开花以后就不能用它们了,所以人工除草目前还是主力,很累,但必须这样做。”

不能使用化肥,肥料是混合了菜枯、豆饼沤出来的,在村里,到处都有这样的沤肥池。

杀虫就更像是一场战斗了,农场生产负责人员胡师傅是专家,对于不同的病虫害,他有不同的应对方法。

“卷叶虫用矿石灰粉洒;稻虱用烟叶、苦楝子熬水喷;坐株就撒柴灰……”

在 完全遵循“古法耕种”的稻田里,鱼稻共生,青蛙回来了,泥鳅回来了,虫子们回来了,杂草丛生….

水稻产量并没有大面积地减少,这完全得益于所有耕种着这片稻田的人,日复一日为它操心坚守。

从插秧到最后的大米成品,不光是一百多个日子的阳光雨露,还有一整年的辛勤耕作。

当然,这种身体力行的耕种活动,自然少不了勤劳的“阿宝们”,参与农场众筹的成员,也体验到了“粒粒皆辛苦”的春种秋收。

去年“阿宝农场”的丰收季我们没有赶上,这次来到偏岩,稻子已经开始收割。

余剑锋带我们见识到了传统的打谷子场景。这样的场景,是否只停留在你儿时的记忆里?

“阿宝农场”的稻米,如去年一样,还没收割完就被订购地所剩无几,很多农户开始向余剑锋咨询“生态种植”。

在一片叫“小沟湾湾”的区域,是当地农户划出来的生态稻田,依照“阿宝农场”的种植标准,这里的水稻今年也丰收了。

打下来的谷子,要在晒谷场上完全晒干才能脱壳。重庆一到秋季,天气就变得阴晴不定,所以晒谷子也是在跟老天打游击。

之后是装袋,脱壳,就变成了一包包生态大米。

这样的米,或许不如超市的米那么华丽好看,但却让人放心,这才是食物原本的模样。

这些耕种的艰辛你无法体会,但也许明年,我们就有机会一起去参与劳作,亲眼见证一粒好米是怎样得来的。

余剑锋作为“公众河流”和“阿宝农场”项目执行人,在上茶腊坝村孤身住了三年。

曾经的北大才子,会计事务所合伙人,放弃高收入和舒适生活来到这里,如果一定要找个理由,我想是因为他深沉地爱着这片土地。

他这样形容自己的心情:“我觉得我适合做环保,这也是我这么多年笃定的人生追求。在解决了经济问题后,它成了我的精神和情感依赖。”

没有更多的故事可讲,只希望通过我们的关注和传播,让余剑锋的环保事业得到更多人的支持,也让这即将成为历史的传统农耕方式活下去。

毕竟,城市的进步,应该伴随古老的记忆,也要愈合污染新生的疮口。

图文来源:咪食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